刚刚更新: 〔冷王宠妻:神医狂〕〔秦偃月东方璃〕〔秦偃月东方璃目录〕〔秦偃月东方璃〕〔冷王宠妻秦偃月〕〔东方璃秦偃月〕〔我真的在打篮球〕〔秦偃月〕〔我滴个良人呐〕〔清宫之娘娘又精分〕〔我的弓箭带八倍镜〕〔我的上单是真的菜〕〔团宠小作精每天都〕〔天幽剑尊〕〔这个世界很危险〕〔老仙儿〕〔大千纪之修罗篇〕〔神医狂妃甜且娇秦〕〔龙王殿〕〔105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第110章 严重就去三天而已,怎么跟生离死别一……
    冯玉贞整个人仓皇无措, 像是地沟里的老鼠,被人发现了穷追猛打,以致于她一时间没听见刘放的说话, 只抱着头啜泣不已。

    刘放看这模样, 她自己是没法回去的了, 只得拿外袍捂住冯玉贞的头脸, 却深深朝上首鞠了一躬, “皇兄,冯婕妤御前失态, 恐无法继续赴宴, 臣弟自请送其回宫。”

    蒋太后的脸冷沉得像亘古不化的寒冰,虽然恼恨儿子糊涂, 可这时候出言制止也晚了——从刘放向冯玉贞走去之时, 他就注定背上觊觎皇嫂的污名,长久以来蒋太后帮他积累的美言毁于一旦。

    就算没有敦敦, 今后也再无法提起立他为皇太弟的话——兄终而弟及, 难道等他上位之后把哥哥的女人也娶了?朝臣们是无法容忍这种荒蛮行径的。

    可见在刘放心中, 江山到底及不上美人。

    蒋太后微微阖目,不忍直视眼前的一幕。

    刘璋却笑意温煦地点了点头,“准。”

    刘放得令,旁若无人地引领冯玉贞出去, 不得不说,两人的背影看起来还挺相配。

    夏桐心里也稍微有点感动,刘放虽然从前花名在外, 可自从死了老婆后一直为了未再娶,就为了等冯玉贞回心转意,这份毅力还是挺值得动容的。

    至于皇帝为何高兴, 她也能理解——有这么个愚蠢的弟弟,还真叫人省心不少。

    冯玉贞这回也算自作自受了,风头没出成倒沦为全场的笑柄,对一个女子而言,这该是多大的屈辱?

    再看萧婉婉和穆欣欣二人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夏桐沉声道:“传本宫旨意,萧修仪和穆修容殿前失仪,各自罚俸一月,不得有违。”

    二人立刻如丧考妣,可以夏桐如今的地位也不敢不应,少不得低眉垂目道:“是。”

    蒋碧兰听在耳里,却莫名有些不舒服,这夏氏从前闷声不响的,连杀只鸡都不敢,如今却也说罚人便罚人了——固然两人的地位已然颠倒,夏氏训诫宫嫔是她的权利,可蒋碧兰还是觉出几分越殂代疱的意味。

    倒不如说这夏氏本就野心勃勃,如今方才展『露』本『性』了。

    刘璋鲜少见她发号施令,却是大为称赏,亲自给她夹了块大鸡腿。

    夏桐就觉得自己像他豢养的一只小猫小狗,不但供她吃饭穿衣,还教她如何看家咬人——这也算变相的调-教吧?

    夏桐的初次立威成效显着,在座嫔妃见她与皇帝相处亲密,原本有不少窃窃私语的,这会子却个个俯首帖耳,噤若寒蝉——可见皇帝的私事是不能瞎议论的,不然一顶大不敬的帽子扣下来,谁受得了?

    次日温德妃与徐贤妃见了她,打趣道:“哟,咱们的宸妃娘娘总算有点妃位样子了?”

    其实她们是巴不得如此的,四妃里头,夏桐是最不爱摆架子的那个,反衬得她们过于严厉,在下人里的名声也不好。原以为夏桐小家子出来,在伯府低声惯了,如今瞧着,人家哪是不敢,只是不愿发脾气。她跺一跺脚,整个皇宫都得抖三抖呢。

    夏桐羞涩道:“两位姐姐说笑了。”

    温德妃语气爽朗,“诶,这有什么,换做是我,也会这么做的,萧氏和穆氏这种人哪犯得着给她们留面子?”

    宫中争风吃醋是常事,可是在皇帝面前还这样咄咄『逼』人,甚至暗中使绊子,这等于败坏嫔妃整体的形象,让那些大人们看了该怎么想?作为统领嫔御的四妃,不就是负责整顿后宫风纪的么——何况上头有蒋太后这位糊涂上司,她们要『操』的心就更多了。

    夏桐深以为然。

    徐贤妃则亲亲热热揽着夏桐的肩,“那冯婕妤到底怎么回事?不是一向美若天仙么,听人说昨晚上倒跟妖怪一般,不会真是妖精变的『露』原形了吧?”

    夏桐:……

    就知道会有这种风言风语,难怪冯玉贞不敢出门。她后悔自己当时心切,早知道就多等两天了,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把爱慕值赔了个精光不说,连苦心经营的女神形象都给糟蹋了。

    唯一令她宽慰的是刘放不曾变心——她还挺意外的。毕竟刘放看起来并不像十分专情的男子,他对自己的注意,更多是因为这份美『色』。可当她面临众人惊惧唾弃的眼光时,却只有刘放勇敢地站出来保护她。

    冯玉贞那颗被坚冰重重包裹的心,终究融化出一点缺口,可她并未表『露』出来。她之前已经拒绝过刘放一次了,这会子再来吃回头草,不就成了妥妥的备胎渣女故事?她做不到这么无耻,更不愿刘放因此而看轻她。

    所以只能继续戴上高冷矜持的面具,这样,才能保留她的自尊。

    刘放早就绝了厮缠她的心思,加之知晓冯玉贞的处境不愿见客,他更不想惹人讨厌。那日送冯玉贞回宫之后,他便知礼的离开,未曾过多逗留。

    再见面时,冯玉贞的脸已好得差不多了,可她仍旧戴着面纱——她希望刘放能亲眼看看她的变化。

    不知为何,想到刘放因此而惊喜的面容,冯玉贞也油然生出几分欢喜之感。

    但刘放却是来辞别的,“藩王不能长留京中,明日我就要走了,特来告诉娘娘一声。”

    他笑了笑,“有些话虽是老调重弹,可我想,还是该让娘娘你知道。”

    冯玉贞内心忽然多了丝希冀。

    刘放澄明的眸子牢牢望着她,“小王的心意去年就曾向你表『露』过,可我总想着,再试一次,再试一次也好,不知婕妤你是否……是否愿意随小王往临江去?”

    冯玉贞默然,“我是陛下的嫔御……”

    她似乎还有下文,可刘放听了这句便不忍卒听——他承受不起更多的失败,只轻轻起身,徒然地笑道:“那么,小王就此拜别,愿婕妤您善自珍重。”

    冯玉贞看着他消失在淅淅沥沥的秋雨中,整个人仿佛化作泥胎木塑,半晌,方轻声道:“其实,他方才若再坚决一点,我说不定就答应他了。”

    可惜她答应得太晚,而刘放又走得太急,世间事往往阴差阳错。

    系统从未见宿主如此伤感,忍不住道:“你真爱上他了?”

    “怎么会?”冯玉贞抬头,细腻的指尖恍若无意从眼角滑过,那里闪闪发亮的不知是珠光还是泪光,她如常微笑着,“我是漂泊的船只,不会因任何一个港口而逗留,就算跟他走,我也一定会后悔的。”

    系统心道,向来不学无术的宿主都会作诗了,看来这回是真伤心。可惜海王的眼泪来得快去得快,根本不值钱哪。

    *

    冯玉贞自此便有些恹恹的,连对皇帝的兴趣都少了。蒋太后倒是关切地问了几回她的病况,冯玉贞只说未曾好全,不宜伴驾,蒋太后不禁疑心这狐媚子故意推三阻四——还没承宠就学着拿腔拿调,真要是侍寝了还得了?

    于是借冯玉贞邀宠的心也淡了,可惜选秀三年一回,暂时发掘不出有用的新人,蒋太后只好窝在屋里生闷气。

    夏桐自然省心不少,她最近也忙,又要养胎,又要盯着绣坊赶制今年过冬的衣裳,闲时陪温德妃徐贤妃她们说说话——这种必要的团建也省不了。

    若还得抽时间争风吃醋,她可真要精疲力竭了,幸好这宫里一个能打的都没有,最能打的如今也兴致缺缺——看来海王也有翻车的时候,冯玉贞人没随刘放离开,心却飞了。

    与此同时,宫里鬼神之说却渐渐盛行起来。冯玉贞平白无故脸上长胡子,多半是小鬼弄的恶作剧。宫里活人多,死的人也不少,前朝阉宦猖獗,更有不少嫔妃宫人横死,这些含冤埋骨的尸首得不到净化超度,岂有不出来作祟的?

    先前王静怡那胸脯子无端大起来,又能泌『乳』,多半便是邪气侵体了,幸好没怀上鬼胎,否则,恐怕连皇嗣都会受到影响。

    夏桐耳听着宫中流言四溢,联合温德妃徐贤妃整顿了几回,奈何收效甚微。加上如今天黑得早,有宫人巡夜时不甚磕破了头,或是在河边跌了脚,都能推到花妖狐鬼上去——这些人没读过多少书,格外信神拜佛,也是常有的事。

    更糟的是连蒋太后也被邪祟滋扰,接连几日梦魇缠身,更添了盗汗夜『尿』等症,皇帝不得已,只得请了几个太后信奉的姑子来讲经,几人一合计,蒋太后决定亲自到静慈庵做场法事,再斋戒沐浴三日,方能消灾解厄。

    而且还得皇帝陪她去,毕竟龙气乃世间阳气之源,有皇帝镇压,妖魔鬼怪消灭起来会更加容易。

    夏桐听了老人家这些鬼话,当场便恨不得翻个白眼,太后为了撮合儿子跟侄女真是不遗余力——听说蒋碧兰已经焚香祷告有一段日子了,连姑子都说她佛『性』最重,由她陪伴太后前往礼佛自然也最相宜。

    怕是蒋太后还想趁机再造个外孙出来——佛门清净地做这种事真不嫌污秽么?

    她连吐槽都懒得吐槽了,只温存地给皇帝理了理腰带,“妾有身孕,就不陪陛下出去了,如此也免得扰了太后兴致。”

    便是蒋太后要她去,她都不会去。就算她受得了庙里那清汤寡水的素斋,她腹中的孩子也受不了。

    刘璋拉着她的手眷眷道:“放心,哪怕身在佛门,朕也会天天想着你,绝无异念。”

    夏桐怪不好意思的,就去三天而已,怎么跟生离死别一般?有那么严重么?

    她却不知,对皇帝而言,这事还真挺严重的——已经好久没试过一个人睡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