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汉承天予杨辰秦惜〕〔神医毒妃不好惹〕〔磨了10年剑的我终〕〔一拳和尚唐三藏〕〔璃王妃 云若月〕〔王妃投湖云月若和〕〔楚玄辰云若月〕〔我强我嚣张〕〔冷面王爷云若月〕〔云若月〕〔圣医商道〕〔武侠世界里的强盗〕〔种田系修仙〕〔凤落蛮荒〕〔退役战神杨辰秦惜〕〔逍遥神医〕〔我真不是角色球员〕〔小阁老〕〔从木叶开始逃亡〕〔我不想受欢迎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咸鱼皇妃升职记 第111章 出事可她已经算不上少女了,这春情未……
    夏桐虽不解其中缘由, 可见皇帝这般恋恋不舍的情状,心里还是挺有感触的。她轻轻往前,将头偎在皇帝胸口。

    刘璋抚着她柔滑青丝, 一时间亦百感交集, “桐桐……”

    然则还不待他开口邀请爱妃跟自己同去, 爱妃就已从他身上起来, “陛下, 您还是快些去吧,别让太后娘娘等急了。”

    刘璋:……

    莫名有种被嫌弃的感觉有木有?

    不过他也不敢带夏桐到庵堂去, 倒不是怕自己定力不够亵渎了神佛——这妮子简直是个异数, 哪怕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却并未因此变得端庄木讷, 眼角眉梢反而尽是煞不住的风情。

    宫人们都偷偷说冯氏是狐狸精变的, 他看这一位才是万狐之首。

    刘璋望着她水红润泽的唇瓣,下意识『舔』了『舔』嘴角, 想到还有不少日子得熬, 他忽然觉得去庵堂斋戒也不算坏事, 正好可以静静心,锻炼一下自己的意志。

    最后勾着夏桐的脖子来了个缠绵的湿吻,他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去。

    夏桐一直恭送他到关雎宫前的长街,之后才默默回去。不过等回到内殿后她就换了一张脸——终于自由了!

    当然她并不讨厌皇帝啦, 可她对这个男人始终抱着十分复杂的感情,有憧憬也有崇敬,好比面对一位严厉的老师, 固然知道他处处为自己着想,有时候也会觉得喘不过气。

    天地君亲师,这位爷的地位比老师还高呢, 带给人的压力自然也更大。

    能稍微放松几天还是很不错的。

    可惜古代娱乐方式欠缺,夏桐翘着二郎腿磕了会儿瓜子便百无聊赖起来,因怕上火,并不敢多吃。

    春兰道:“奴婢让人蒸碗酥酪来罢?”

    还以为她因皇帝走了而闷闷不乐,想着吃甜食可以转换一下心情。

    夏桐想起李蜜那儿的手艺是最好的,便带着春兰往景福宫去。

    这景福宫所在的地方十分偏僻,其实算不上好去处,可当初李蜜急于搬出柔福宫,好逃脱王静怡的魔掌,夏桐才忙里偷闲为她挑了这所宫殿。

    虽然不宜接驾,拿来做科研却再方便不过了。

    李蜜听到侍女通报,慌得连手都没洗就匆匆出来,又不敢朝夏桐发火,只嗔着春兰,“深秋霜冷,你还带娘娘出来瞎逛,也不怕娘娘冻着!”

    夏桐笑道:“不关她的事,是我偶然想跟你说说话,妹妹不会怪我不请自来吧?”

    “怎会?”李蜜忙道,“姐姐肯来看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努力的堆出一脸笑,眼角都泛起褶子来,实在有些不忍直视。

    夏桐知道对方不欢迎自己,只若无其事的道:“妹妹在忙什么,浑身脏兮兮的?”

    李蜜忙将那只黑不溜秋的手藏起来,“没什么,方才不过在后院侍弄花草,一时忘了清洗。”

    夏桐却认出她手上沾染的并非尘沙,而是黄泥陶土之类,看来做玻璃是件辛苦活。

    夏桐知她想藏私,也不拆穿,只笑眯眯的道:“一路行来正好有些口渴了,不知妹妹这有热饮供人舒缓心肺?”

    李蜜心道你丫就是来蹭饭的吧?面上却只能不情不愿的道:“姐姐稍等,随后就来。”

    等她端着两盏热气腾腾的百合银耳红枣汤出来,就发现夏桐盯着窗台上一只耳瓶细瞧,里头『插』着花房新配置出的绿菊,颜『色』相得益彰,甚是好看。

    夏桐的注意力却不在花上,而是器皿,那瓶盏其实已经颇有玻璃的形制,不过质地不那么通透,颜『色』也不十分纯净,更带些墨绿——应该是混有杂质的缘故。

    看来李蜜的工作已经颇有进展,只剩最后一步了。

    夏桐一边啜饮香甜的汤羹,一边问道:“先前我借给妹妹的玻璃瓶,妹妹可还完整保留着么?”

    原来是来讨债的。李蜜暗骂一声小气鬼,倒也不觉得十分为难,转身就去内殿取了出来,“喏,东西就在这儿,姐姐若要,只管拿去。”

    夏桐借着日光端详了一会儿,只见内壁光滑,半点痕迹也无,心里便知底里——她之前给李蜜的那只却有一道细碎的裂纹,是从波斯国经船运来时颠簸出的。

    看来李蜜已经把先前那只熔了,另外仿造出新的——这姑娘的本事比她想象中还大。

    夏桐笑了笑,将东西递回去,“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岂有再要回来的道理,妹妹你就好生留着吧。”

    心里不禁泛起嘀咕,李蜜明明造出玻璃,却迟迟不跟皇帝禀报,应该是在琢磨怎么谈条件吧,她想要什么,总不成一步登天想当上个皇后?那也太异想天开了些。

    按捺下满腔思绪,夏桐回到关雎宫。天『色』已晚,宫内已经掌灯,周『奶』娘上前禀报,“小皇子已经睡下了,适才因不见娘娘,很是哭闹了一阵,奴婢们劝了好久呢。”

    许是那灵泉水的缘故,敦敦生下来便身强力壮,比别的稚童更爱折腾,夏桐也不十分担心,只问起敦敦的饮食,“那汤羹小皇子还吃得惯么?”

    周『奶』娘道:“小皇子先时有些不适应,吵着要奴婢们喂『奶』,这些天亦好了不少。”

    夏桐准备的辅食是跟平姑琢磨着弄出来的,将蛋黄、苹果、牛『乳』、鱼肉等研磨成浆,虽营养丰富,喝起来却有种泥沙的粗粝感,敦敦不怎么爱喝,还是馋『奶』水,后来夏桐想了个主意,喂食后再兑点清『露』用来爽口,口舌生津,敦敦便喜欢多了。

    夏桐道:“好生照顾小皇子,日后有你们的好处。”

    周『奶』娘垂首,眼中却有些酸楚之意。小皇子既开始断『奶』,她们这些『奶』娘不久也是要辞退的了。虽说夏主子如今腹中又怀了个,可『奶』娘肯定会早找新的——历朝历代皆是如此,为防止『乳』母跟皇子公主过于亲近,基本不会共用,何况一母所生。

    想到家中孀母弱弟,皆仗着她在宫中当差一点俸银过活,周『奶』娘眼角便有些濡湿之意,又怕被夏桐看见责备,忙抬手抹去。

    夏桐叹道:“你放心,本宫可没打算辞退你们,虽说小皇子已渐渐长大,可本宫这一胎生下来,还是得有人用心照拂,你们又怎会无用武之地?”

    她跟皇帝已商量过了,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且这几个『奶』娘尚算老实本分,再招进来的未必会更好,何况,蒋家本就因皇帝对她的过分抬举而虎视眈眈,再大张旗鼓招『奶』娘进宫就太显眼了——她也怕蒋家人在里头做手脚。

    周『奶』娘惊喜不已,忙伏地叩首不迭,再三保证会尽心竭力服侍小皇子,绝不辜负夏主子的期望。

    夏桐让春兰将她搀起,又细看了一回敦敦恬静的睡颜,这才打着呵欠回寝殿去。

    可惜脑中虽然困顿,这一觉睡得却并不十分好,一会儿想着皇帝这会儿是否在潜心礼佛,禅房总该是一人一间吧?就算是夫妻,去寺庙歇宿也没有开大床房的道理。

    一会儿又想着蒋碧兰会不会别出心裁,穿着一身禁欲感满满的尼姑袍去夜叩禅门,来个制服诱『惑』——别说,她那张脸淡妆素裹起来没准颇有奇效,何况听说有的尼庵表面道貌岸然,内里专做这种皮肉生意,保不齐还有师太替她们牵线搭桥呢。

    皇帝这回没准羊入虎口,险象环生。

    夏桐越想越觉得不安,尽管她明知道,蒋碧兰即使得手了也没什么好怕的——孩子不是那么容易能怀上,何况皇帝一向最恨诡计多端之人,事后回想起来也会倍添厌恶。

    可不知怎的,夏桐就有那么点不舒服。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她也担心皇帝会被蒋碧兰的甜言蜜语所蛊『惑』,万一、万一他真的移情别恋了?毕竟是青梅竹马的表妹,感情基础不是旁人能比的。

    不过根据青梅往往打不过天降的原则,夏桐觉得自己的胜算还是要大些。

    她就这么一会儿紧张,一会儿放松,在床上翻来翻去辗转反侧,跟滚钉板似的。

    睡在外间的春兰也察觉了,『揉』着惺忪两眼进来道:“娘娘是觉得冷么?奴婢再为您灌个汤婆子来。”

    夏桐倒是不冷,就是想找人说说话。她拉着春兰上榻,推心置腹问她,“你有过相好的人么?”

    春兰唬了一跳,睡意也醒大半,“当然没有!”

    她可不像蒋碧兰身边的荷花那样不自重,暗地里会跟男人私定终身,甚至可说是宫里最清白的人了。

    夏桐却不想审查她的品行,只跟小姐妹那般围炉夜话,“从前也没有么?”

    春兰犹豫了一下,其实是有的。那时候她相当中意村里一个俊俏后生,虽然从未勇敢地表『露』过心迹,可却相当注意对方的行踪,连他家里有几口人、喂了几头猪,每个时辰会去什么地方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好像无形中便记在脑海里了,比她自己的事还关切。

    不过,后来那人中了秀才,两人便再未见过面。对于这桩无疾而终的暗恋,春兰不是不惆怅的,但比起后悔,还是怀念更多。她那时候若真说出口了,或许一切便变了样,倒不如现在,让一切宁谧美好的风景成为回忆,这样她心底总有个念想。

    夏桐听得神驰,“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滋味?”

    “有点甜,有点酸……总之,会想方设法打听他的一切吧。”春兰捂着脸吃吃笑起来,害羞不已。

    这么说,夏桐觉得自己离那个境界也差不多,仅仅一天不见,她就食不知味,睡不安寝——难道真是少女怀春?

    可她已经算不上少女了,这春情未免来得晚了些。

    正沉『吟』间,忽见秋菊匆匆破门而去,焦急的道:“娘娘,不好,静慈庵出大事了!”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