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捡到一只始皇帝〕〔在港综穿梭诸天〕〔户外直播间〕〔开局地摊卖大力〕〔重生八零大佬要和〕〔重生仙尊归来莫海〕〔仙尊归来莫海〕〔莫海〕〔谢雨桐莫海〕〔莫海谢雨桐〕〔花豹突击队〕〔近身狂兵〕〔李欣雨莫海〕〔元尊〕〔史上最强太子楚墨〕〔主角是莫海谢雨桐〕〔叶辰苏雨涵叶萌萌〕〔修仙琐录〕〔纵横仙界三千年〕〔武神基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廷梦 第二十章 整顿后院
    幽廷梦 (..)

    翌日清晨,宁墨颜坐在梳妆台前,夏至一边给她顺着头发,她一边拿着本花名册,细细的看着。m.938.

    如今府内账本子她也看的差不多了,今日正好跟下人们打个照面,也算正式接手了府中大小事物。

    这宁府的下人大致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圣上赐给宁泽涛的杂役奴仆,都为男丁,一般就在前院伺候着,不在自己管辖之内,这第二类就是从外面买来丫鬟婆子,不过早已听温氏差遣,第三类就是凌家这几年陆陆续续给她送来的丫鬟嬷嬷,都比较忠心。

    夏至沾了沾头油,顺手给宁墨颜挽了个发髻,上面插着一对儿金银钗,还有几颗珍珠点缀,脖子上又挂了一串珊瑚珠子,这么一打扮颇有当家主母的味道。

    姜嬷嬷站在身后仔细瞧了瞧,忍不住的夸赞道:“姑娘这一打扮果真有点主母的感觉,似是成熟了许多。”

    宁墨颜这才抬头望了望铜镜里的自己,原先散着的头发被高高的束了起来,她满意的点了点头:“挺好,若再跟从前那般软趴趴的,那些老婆子还不得将我往死里欺负。”

    姜嬷嬷笑着打趣道:“姑娘有四位嬷嬷在,哪还有人敢欺负姑娘。”

    宁墨颜将最后一副珍珠耳坠子戴好,见时辰不早了便问道:“什么时辰了?外面的人都来齐了吗?”

    姜嬷嬷含着笑点着头:“都站了半天了,姑娘不着急,您如今是主子,让他们等多久他们便等多久。”

    一番梳洗打扮后,宁墨颜身后跟着四五位嬷嬷,被簇拥着走出了内阁,绕过长廊便瞧见院里整整齐齐站着几百名下人。

    还好院子足够大,要不然这宁家的下人都站不下,宁墨颜在这生活了十几年第一次发现宁家居然有这么多下人。

    想来多数都是浑水摸鱼,一边想着她踱着步子走到院子最前面,只见一把雕花木椅被摆在石墩子上。

    “给大小姐请安。”

    众多丫鬟女侍福了福身子,洪亮的声音直聒的宁墨颜耳朵疼。

    喊了起后,宁墨颜缓缓坐在了椅子上,旁边四角分别站着四个嬷嬷,看上去威武极了。

    “各家现在都干些什么,按浆洗缝扫的顺序站成四列,其他的另起一列。”

    姜嬷嬷嗓门及其嘹亮,底下众人胆战心惊的按顺序排了个队形,其中浆洗的人占一小部分人,扫地看院的也占不少,其他打杂的则最多。

    宁墨颜半眯着眼环视了一圈,底下几十道眼睛齐刷刷的盯着自己,焦灼的目光反倒让她有些不适应。

    过了片刻她轻咳两声道:“相爷既把管家的权利交给我,从今儿起我便是你们明面上的主子,而你们暗地里的主子大家心里都清楚,但若干了些脏事儿龌龊事被我发现了,我便绝不姑息。”

    底下的众人齐齐应了句是,宁墨颜给姜嬷嬷使了个眼色,姜嬷嬷站了出来嗓门不是一般的大:“各家都排好了队,将差事年龄还有户籍都报给夏至姑娘,也好让小姐给大家重新安排差事。”

    姜嬷嬷话音刚落便有几个老婆子不干了,撇着嘴道:“大小姐,那花名册上写的一清二楚的,为何又要浪费时间。”

    “就是就是,咱们都是府里的老人,大小姐难道信不过我们?”

    宁墨颜挤出一抹假笑:“如果没记错的话何嬷嬷是伺候大夫人的,如今府内吃穿用度已经超标,自然是要裁减人员,也要给何嬷嬷重新安排差事。”

    何嬷嬷愣了愣,随即又反驳道:“我都一大把年纪了,伺候大夫人数十年,大小姐要给我安排什么差事。”

    宁墨颜若有所思的想了片刻,微笑道:“何嬷嬷您年纪也大,不如去明辉堂清扫下香火,这种轻泛的活也不用您劳累。”

    表面上宁墨颜处处为何嬷嬷着想,这何嬷嬷是伺候温氏的,往日里经常霸凌下人,背地里帮温氏干了不少坏事,如今宁墨颜一句话就将她挪到明辉堂了,这明辉堂是宁家祠堂,在府里最偏的角落里。

    何嬷嬷一听就不干了,咬着牙道:“自宁府建府以来,我就是这宁府老人,大小姐一句话就将我这个老妈子挪到别处,可有天理王法?”

    “天理王法?”宁墨颜嗤笑一声,继续说道:“何嬷嬷您岁数不小了,那些粗活重活不妨都交给那些小丫头片子,给您安排个轻松的活您咋还不乐意了。”

    “我呸!”何嬷嬷啐了口唾沫到地上:“我瞧大小姐心里也该明白,这宁家究竟谁才是当家主母,您往日是要嫁出去了,以后这权利还不都是大夫人的,您现在在这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宁墨颜望着底下似笑非笑的眼神,便知道他们都在看戏,看来今日非得杀鸡儆猴,他们才肯听话。

    宁墨颜重重的拍了下椅子把手,冷冷道:“我再问你一遍,可否愿意听我安排去明辉堂当差?”

    何嬷嬷插着腰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我就只听大夫人的差遣,大夫人让老奴去哪老奴就去哪。”

    宁墨颜的脸上敛去笑容,严声呵道:“很好,将何嬷嬷的奴籍取出来还给她。”

    众人纷纷在私下窃窃私语着,只见宁墨颜脸色异常难看,便不再出声。

    夏至很快就将奴籍递到何嬷嬷手中,何嬷嬷瞪着圆眼,拿着奴籍翻了两下,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这是何意啊?”

    宁墨颜冷漠的脸上没一点表情,随即一字一句道:“何嬷嬷年岁大了,留在府上也干不了重活,宁家从来都不养闲人的,既不愿听我发配,我就做主将奴籍退还给何嬷嬷。”

    众人大惊失色,好一个狠角儿,这何嬷嬷一大把年纪被赶出府又不能做什么了,最多就是回乡下种地,但哪有待在这里痛快。

    何嬷嬷不敢相信的往后退了两步,手上那张奴籍也纷纷扬扬飘在地上,她这下慌了神哭着喊道:“我不走!你不要仗着大夫人不在就将我赶出去,大夫人要知道了定会要你好看。”

    宁墨颜冷哼一声:“如今大夫人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你去求她也没有用,何嬷嬷我可是给过你机会,你不要怪我狠心。”读读看 .duduaa.

    话音刚落,姜嬷嬷跟李嬷嬷一边一个驾着何嬷嬷抬了出去,走的时候还顺脚在她的奴籍上踩了一脚。

    发配了何氏,底下曾经伺候过温氏的人瞬间后背拔凉拔凉的,吓得浑身直哆嗦。

    宁墨颜神情缓和了不少,但语气仍旧些许严厉道:“如今你们也瞧见了,我先提前说了,背地里有主子的一部分人,若是不愿意听我的差遣,下场便同何嬷嬷一样!”

    最后面站着的几个年纪轻轻的小丫鬟突然站了出来,几人互相推搡着,终于有一个年纪稍大的丫鬟哭着说道:“我们原先都是伺候大夫人的,只是大夫人动不动就打骂我们,求大小姐给安排个好差事。”

    宁墨颜微笑着,上下打量了她们一眼,笑道:“既然如此就先在院子里修剪花木,让孙嬷嬷教你们女红,如何?”

    几个丫鬟只差没有跪着给宁墨颜磕头了,领了差事后就站到了孙嬷嬷身后。

    只剩下几个伺候过温氏的却暗自有些犹豫不决,他们其实也不想伺候温氏,只是有把柄在温氏手上,所以也不敢背叛温氏,不过这些宁墨颜都看在眼里。

    两个时辰后,满院的丫鬟婆子都做好了登记,也分配好了任务,宁墨颜满意的点了点头,她没想到今日之事会如此顺利。

    她发卖了不少奴仆,其中有一些是伺候温氏的,照理说温氏应该过来阻止才对,怎么一上午过去也没看见她的身影。

    就在宁墨颜感到奇怪的时候,茉莉被婆子引了进来,替温氏传了个话,让宁墨颜过去一趟。

    她就知道温氏一定会想办法找她麻烦,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又不得不去。

    于是她同姜嬷嬷李嬷嬷交待两句,让她俩替她多训一会儿话,便跟着茉莉去了芝兰院。

    宁墨颜一走,姜嬷嬷跟李嬷嬷就下去转悠了两圈,仔仔细细的将他们给瞅了个遍。

    蓦地,姜嬷嬷在一个身着墨色衣裙的丫鬟身前站住了,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当差?”

    小丫鬟哆哆嗦嗦道:“我叫彩环,在大夫人处当差。”

    姜嬷嬷直勾勾的眼神盯着她许久,道:“我瞧着你头上戴着的花怕是不合礼数的吧。”

    众人这才瞧见彩环云髻上别着两大朵红花,看上去艳气十足,彩环急急忙忙的解释道:“嬷嬷,这花是我在花园里摘着,这是瞧着好看而已。”

    “好看?”姜嬷嬷也不跟她废话,直接伸手将她头上的花撸了下来,骂道:“我瞧着这哪里好看了?我劝你好好当差,这丫鬟命就是丫鬟命,你戴着这个是想勾引谁?”

    彩环见姜嬷嬷动了怒,扑通一声跪了下来,支支吾吾道:“嬷嬷,我不是想勾引谁,我只是瞧着好看…”

    彩环的声音愈来愈小,姜嬷嬷不知从哪掏出把戒尺,将她缩在身后的手掏了出来,恶狠狠的抽了两下。

    “啊”彩环忍不住叫出声来,才打了两下手上已经冒出血印子。

    姜嬷嬷这才松了手,冷冷的哼一声:“这丫鬟就要有个丫鬟的样子,穿金戴银那是主子干的事,我劝你们都不要坏了规矩。”

    见姜嬷嬷发了飙,其他的丫鬟赶紧摘头花的摘头花,摘耳环的摘耳环,生怕下一个就是抽的自己。

    见训了差不多了,姜嬷嬷清了清嗓子道:“首先得恭喜各位一声,你们便通过考核能继续留在府里,那些不听话的目中无人的都被发卖出去,既然你们目前为止还算忠心,咱们姑娘说了一人赏二钱银子。”

    众人一颗吊起来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这姜嬷嬷不愧是凌府的人,这打一巴掌再给个甜枣,倒让人有些新鲜。

    这几日没去芝兰院,宁墨颜倒有些不习惯了,刚走进院子里,便听到一阵阵惨烈的叫声,还有此起彼伏打板子的声音。

    宁墨颜却没有半分的犹豫,大步就跨了进去,刚一进屋子便瞧见了林氏被两三个杂役按在地上,其中两个拿着板子将她打的皮开肉绽,下半身更是血肉一片。

    “给我打,狠狠的打!林氏妄想谋害主子,真是反了天了!”温氏怒意冲冲的拍了拍桌子,只差没有亲自动手。

    “夫人冤枉啊,我真的没有在您的饭菜里下毒,真的冤枉啊。”林氏痛苦的嘶吼着,仿佛用尽了她全部力气。

    下毒?谋害?宁墨颜在门口听着,她挑了挑眉毛,看来姜嬷嬷的话起了作用,春兰也跑到温氏这里告了状。

    她没猜错的话,温氏这是给她随意安排个罪名将她赶出府,她冷冷一笑,这些都在她计划中。

    不知哪一句话触到温氏一根筋,她开始破口大骂道:“如今认证物证都在,你还不承认了?给我狠狠的打,打废了给我拉出去卖到青楼去。”

    宁墨颜缓缓走了进来,欠了欠身子:“给大夫人请安。”

    当着宁墨颜的面,温氏黑沉沉的脸缓了不少,她不冷不淡的开口:“如今你当家作主,我罚了林氏你可有意见。”

    宁墨颜撇了眼正在地上惨叫的林氏,她淡淡地开口道:“自然是没有意见,林氏犯了错事自是该罚。”

    温氏喘了口气,微微勾了勾唇角:“那明日我就将这贱人发卖出府,留她条贱命都不错了,还痴心妄想。”

    这不知是温氏蠢还是林氏蠢,这姜嬷嬷三两句话就将林氏哄的心花怒放,而温氏也听信了春兰片面之词,误以为林氏已经爬上宁泽涛的床。

    这才将她找了个借口发卖出府,这一石二鸟的好计策,既将自己人安插进了暮云斋,又离见了温氏的心腹。

    如今自己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宁墨颜倒有几分好奇,这温氏到底想让谁顶替林氏的位置。  幽廷梦:://ml</a>

    幽廷梦:://ingmeng/</a>

    幽廷梦:://ml</a>

    幽廷梦:://m.soshuingmeng/</a>

    (第二十章 整顿后院)

    喜欢《幽廷梦》(、),!!(..)

    ,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