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捡到一只始皇帝〕〔在港综穿梭诸天〕〔户外直播间〕〔开局地摊卖大力〕〔重生八零大佬要和〕〔重生仙尊归来莫海〕〔仙尊归来莫海〕〔莫海〕〔谢雨桐莫海〕〔莫海谢雨桐〕〔花豹突击队〕〔近身狂兵〕〔李欣雨莫海〕〔元尊〕〔史上最强太子楚墨〕〔主角是莫海谢雨桐〕〔叶辰苏雨涵叶萌萌〕〔修仙琐录〕〔纵横仙界三千年〕〔武神基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幽廷梦 第二十二章 出了大事
    幽廷梦 (..)

    芝兰院内,赵嬷嬷李嬷嬷二人正拿着把戒尺,四处走动。m.kudu.me

    只见宁墨菲跟宁墨枫头上一人顶了碗满满的水,如今已过半个时辰,二人额间早已沁出细密的汗珠。

    宁墨菲有些坚持不住了,她咬了咬牙给身边的宁墨枫使了个眼色:“这可恶的嬷嬷,本以为父亲只是嘴上说说,没想到真的来,今日已经是第三日了。”

    宁墨枫虽胳膊肘子已经抬都抬不起来,但她只忍着,一句话也不说。

    “你说来就来吧,装个面子也就算了,搞得这么…”

    宁墨菲话还没说完,一把戒尺突然伸了过来,她一抬头对上赵嬷嬷凶神恶煞的眼神,她吓得手一抖,头顶上的碗掉了下来。

    “咔嚓”一声,这碗也打碎了,水也撒了一地。

    赵嬷嬷冷哼一声,在她面前来回踱着步子:“我说二小姐,学规矩的时候怎么还窃窃私语,这在宫里可是要打板子的。”

    宁墨菲揉了揉酸痛的胳膊,却丝毫不在意:“我是主子,哪还有奴才打主子的道理?”

    赵嬷嬷严声喝道:“如今是相爷叫老奴教二小姐学规矩,二小姐做的不对,自是要罚。”

    “手伸出来。”

    赵嬷嬷用戒尺指了指宁墨菲的手,没想到宁墨菲耍滑头,手直直的往坏里揣。

    李嬷嬷也上前强行将她摁住,赵嬷嬷这才抓起她的手狠狠打了五下,力道虽不大,但宁墨菲一阵哭爹喊娘,闹的不可开交。

    温氏从房里走了出来,瞧着宁墨菲哭哭啼啼就心烦意乱,骂道:“吵什么吵,嬷嬷过来是教规矩的,闹的跟菜市一样。”

    眼见温氏过来给自己撑腰,宁墨菲立刻从地上窜了起来,扑进她的怀里:“娘,这嬷嬷欺负我,您瞧将我手打成这般模样。”

    说着她还撒娇似的扯了扯温氏的衣袖。

    虽她不比宁墨枫沉稳,但她同温氏无论脾气还是性格都像一些,自然是亲近一些。

    若是搁原来,温氏定会亲亲热热将她拥进怀里安慰道:“菲儿别怕,有娘在看谁还敢欺负你。”

    只是今时不同往日,宁墨颜刚将她的管家大权夺去,还顺手拿捏住她的把柄,在看自己女儿这蠢钝如猪的模样,她就来火。

    就在宁墨菲哭哭啼啼求安慰的时候,一只手狠狠拧了她的胳膊,骂道:“不成器的东西,你父亲也是为了你好,这赵嬷嬷教的都是皇室的规矩,你还不赶紧学着点。”

    宁墨菲挨了一顿拧也老实了,只是她不知道为什么温氏会突然变成这样。

    “娘,我不愿意学,这些太累了。”宁墨菲小心翼翼的挽着温氏胳膊。

    谁知温氏一把将她推开,指着她脸戳着:“看看你妹妹都比你懂事,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蠢货,赶紧给我学。”

    宁墨菲这才看见身后的宁墨枫一直一动不动的顶着碗,哪怕胳膊已经发酸还抖了起来,她都没有放弃。

    被训斥一通她也不敢还嘴了,乖乖的又跪了回去,重新又顶起了碗。

    而另一边婷华院里则是一番悠哉悠哉的状态,如今这府内账本也清了,下人也管教了一番,宁墨颜却闲了下来。

    今日天气正好,院里摆了个摇椅,宁墨颜悠闲的躺在上面晒着太阳,手里还拿着慕风昨日给她写的信。

    慕风告诉他书院最近在举行科举考试,而他也要参加,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他早就胜卷在握。

    若是能中个举人,赢得圣上的赏识,那么慕风便能官运亨通,熬了这么多年也算熬出来了。

    宁墨颜也是真心实意的替她高兴,不过她还没想好给他回什么信,正想着夏至在身旁给她支了个招。

    “姑娘,我听闻这坊间,秀才要去科举考试,家里人都会去庙里求个护身符,也算求菩萨保佑高中,咱们上次去汉山上的寺庙不是也求了一个吗?”

    宁墨颜心中大喜,赶紧吩咐夏至将上次求的平安符找了出来,好歹这也算一份心意了。

    “夏至,你说慕公子会喜欢吗?”宁墨颜将平安符紧紧捏在手心里,脸上却是怎么都藏不住的欣喜。

    夏至笑了笑:“姑娘送的东西,想必慕公子都会喜欢。”

    宁墨颜低头垂思了一番,她似是想起了什么:“今早我亲手包的粽子还有么?”

    夏至有些不解,但还是点了点头:“自然是有的。”

    宁墨颜激动的一拍手:“正好‘粽’跟‘中’谐音,你拿一些给慕公子,想必她一定会明白我的一片苦心。”

    夏至这才恍然大悟,直夸宁墨颜聪慧,拿着护身符跟粽子就出了府,明日就该放榜了,她得赶紧将这些交给慕公子。

    夏至刚出院子,明月便迈着小碎步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擦汗道:“姑娘,不好了,出事了。”

    宁墨颜的心脏跳的飞快,她也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急急的坐直了身子:“什么事?你不着急慢慢说。”塔 .taxiaoshuo.

    明月喘了口气:“蒋嬷嬷去街上买布,不小心撞到一个老爷子,结果这才过了两日那老爷子就死了,如今那老爷子二女正在府外面闹,说要让蒋嬷嬷一命偿一命。”

    “还有这种事?”宁墨颜只觉得稀奇,这不明摆着是碰瓷么,不打发点钱想必是不会走了。

    明月点了点头:“姑娘快去瞧瞧,几个嬷嬷都去赶,他们就是赖着不走。”

    宁墨颜蹭的一声站了起来,将手上的账本子一扔大步向门口走去,刚走了几步就瞧见宁泽涛板着一张脸过来了。

    看宁泽涛的表情想必也是知道的了,宁墨颜暗道不妙,但如今也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给父亲请安。”宁墨颜缓缓福了福身子。

    宁泽涛的脸黑的快掉漆了,他劈头盖脸骂了一通:“请什么安,我还安?蒋嬷嬷是你从凌家带来的,如今人家都找上门来了,你这是置我的脸于何地?”

    宁墨颜不卑不亢道:“父亲先不要着急,事情没了解清楚之前先不要妄下定论,若是有人蓄意给宁家抹黑,这也不是我能看的住的。”

    他现在有些后悔,宁墨颜毕竟是个小丫头,将管家大权交到他手上确实是有些不妥。

    宁泽涛越想越后悔,呵斥道:“早知今日你连个下人都管不住,我就不将管家的权利给你了,如今出了乱子,这若传到圣上耳朵里面,可不是叫我丢了官职。”

    这当朝丞相扯上人命案,就算他官职再大也会应此失了民心,所以他光是想一想就有些后怕。”

    眼见宁泽涛要收回自己管家权,宁墨颜直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父亲,这件事我一人承担,我一定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保证不让宁家蒙冤。”

    宁泽涛撇了撇嘴,哼了一声:“反正我不管,你最好赶紧将这件事给我查清楚,如今是你在管家出了事我便找你。”

    这一句话也正好点醒了宁墨颜,如今她在管家出了岔子这受益人最大便是温氏,她可以借此收回管家权利。

    宁墨颜沉思片刻,拱着手道:“父亲,如今这情况自然是要叫对峙的,我一个丫头片子,他们自然不把我放在眼里,不如将大夫人叫出来,这主母说话自然是不一样。”

    既然温氏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她也不用手软,既然能将整个温家的名声拿来做赌注,她今日就要跟温氏撕破脸皮。

    不是想用宁家的名声将自己捆绑在一起,那么正好她也正好把温氏拖下水,大不了就你死我活,谁也逃脱不了。

    宁泽涛觉得宁墨颜说的有几分道理,便打发了下人让温氏出来主持大局。

    等到宁墨颜赶过去的时候,就瞧见宁府门前被围着水泄不通,人堆里一男一女正在嚎啕大哭着。

    “天爷啊,爹你怎么死的这么惨,我跟玉儿还没好好孝敬您。”

    听着一阵阵哭丧,宁墨颜只觉得头疼不已,这才看见那一男一女身旁铺了张草席子,上面用白布搭着,只露出一双连鞋都没穿的脚,能看出来确实是个老爷子。

    众人纷纷围着指指点点,话里话外都是讨伐宁府的不是。

    蒋嬷嬷被几个看热闹的群众强按着跪了下去,只是她贴青着脸却丝毫不认罪。

    “还是大户人家的嬷嬷,撞死人不负责任,良心被狗吃了吧。”

    “就是就是,没有银子就一命抵一命。”

    “如今咱们命如草芥,人家看都不会看一眼。”

    一人一句唾沫星子都能将蒋嬷嬷淹死,甚至有人还不知道从哪捡的烂菜叶子狠狠砸向蒋嬷嬷。

    只见哪一男一女大概三四十的模样,趴在老爷子的尸体上哭爹喊娘,他们这种草根子命激怒了不少看热闹的群众。

    一时之间宁府门前,菜叶子臭鸡蛋横飞,险些砸到了宁墨颜。

    就在这个时候,温氏被人搀扶着走了出来,有几个眼尖的人出来是宁家的大夫人。

    于是一齐围了上去,温氏被围堵的动都动不了,她扯着嗓子喊了一句:“都安静,今日之事若是咱们宁家的责任,宁家便负全责。”

    众人一听也不闹了纷纷给温氏让了条路,那一男一女想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扑到温氏脚下:“丧天良的东西,害死了我爹,这事咱就不能这么算了。”

    温氏满脸堆笑:“出了什么事?麻烦你们说清楚。”

    那个名叫玉儿的女子,一边哭着一边用手指着一旁老爷子尸体:“俺爹前天回家就说身子不舒服,说一个嬷嬷撞了他,他认得是你们宁家的老妈子,没想到今儿早上就去了,你就说这事跟她个老货有没有关系?”

    温氏看了眼被压着的蒋嬷嬷,问道:“是你撞了他么?”

    蒋嬷嬷腥红的双眼恶狠狠瞪着那个女子,好半晌才开口:“我前日是撞了他,今日他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玉儿一听这话,瞬间就不愿意了,指着她骂道:“俺爹身子本来就不好,你将他撞到了我们咋又看的见,这身体里受的内伤你能看的出来?”

    蒋嬷嬷啐了口吐沫:“我呸,这都能栽我身上?你既然没请个大夫,他要是自己得的病也算我身上?”

    玉儿挽着袖子就要冲上去:“看俺不撕烂你的嘴,咒俺爹是吧,俺爹之前身子硬朗的很,就是前天才说不舒服。”

    眼看这玉儿跟蒋嬷嬷就要扭打一团,温氏赶紧命人将她俩拉开,呵道:“蒋嬷嬷你说的什么话,你明明就是撞到了,扯什么有的没的。”  幽廷梦:://ml</a>

    幽廷梦:://ingmeng/</a>

    幽廷梦:://ml</a>

    幽廷梦:://m.soshuingmeng/</a>

    (第二十二章 出了大事)

    喜欢《幽廷梦》(、),!!(..)

    ,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