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我为尊〕〔这个体质便宜卖〕〔三界缉凶〕〔寒门仕子〕〔亮剑:代管独立团〕〔开局约会绝色校花〕〔穿梭万界:从要听〕〔西游:我为唐僧,〕〔白衣军主〕〔三国:五岁熊孩子〕〔至尊丹皇〕〔神王令〕〔女神总裁的贴身龙〕〔一胎三宝:直男爹〕〔第一兵王于枫杨黎〕〔重生过去有亿点物〕〔相亲对象是神明之〕〔网游之开局获得成〕〔穿越世界的赛亚人〕〔天降七宝,团宠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蛮妃宠 第1章 只是心很疼
    轻风送流水,明黄倚深红。

    深秋赏枫阁又到了一年中最绚丽的时刻。

    赏枫阁是大周寡居长公主的居所。长公主比当今大周皇帝长三岁,年少守寡,一心向道。

    周皇深感长姐不易将半座栖霞山赐予长公主作为修养之所。

    赏枫阁依山傍水,风景极佳。阁内遍植银杏,每到秋日黄叶红枫交相呼应美不胜收。

    长公主喜静,外围又有侍卫把守,这里景好却不能为外人赏。也只有每年秋日皇子皇女借着探视皇姑的由头来游玩游玩。

    暖阳遍洒,赏枫阁大门两旁黄叶相接,映衬门头上赏枫阁三个红字格外醒目。

    暗红的大门只开了一条缝隙。一个梳着双丫鬓的小女孩时不时的从门缝里探出头望着通往山下的东西两侧的山路。

    小女孩双眼水灵却满是焦躁,直到两辆暗红色的奢华大马车一东一西的在视线里逐渐清晰,小女孩才眸子放光的缩回了门里。

    两辆马车一东一西的在距离赏枫阁门前老远的山道上停了下来。

    青衣小太监将黑色的脚踏放在了车前,足蹬厚底黑色金丝莽靴身穿大红锦缎金丝莽纹锦袍腰缠暗红玉带的两个少年几乎同时下了马车。

    两个少年下车就看到对方,两人似乎都很意外。两人也就对视了一眼就将目光移到了赏枫阁正门,抬步走了过去。

    这两个少年一个是大周七皇子周烁,一个是九皇子周煊。两人只相差一个月降生,同样的玉树临风美若冠玉。七皇子温润,九皇子淡漠,两人素来不和,也极少一同出现。

    两人才走到门前就见暗红的大门闪开一条缝隙,一个身罩雪白披风的少女跳了出来。

    “七哥九哥!”少女满眼焦躁压着嗓子嘘声道,“李姐姐不见了!”

    “她去哪了?”七皇子周烁满脸关切。

    “哪个李姐姐?”九皇子周煊面如冷霜,“你不是说姑姑找我的嘛?”

    “九哥!”少女急的跺脚,“李姐姐就是李玉颜!李相国家三代唯一的掌上明珠啊。”

    “你们下个月就要成亲了!别说你不知道她!昨个她听到你回来的消息就不见了!我们找了一夜都没找到。这才把你们两个都叫来了......”

    不知道是听到李玉颜这个名字还是听到下个月就要成亲了,周煊冷漠的脸上闪过一丝烦躁,蹙眉看了一眼周灿抬步推门进了赏枫阁。

    “六妹妹到底怎么回事?”周烁满脸关切的望着周灿。

    大周皇帝后妃众多,子女也是众多,共有十一位皇子,六位公主。

    作为皇室目前唯一待嫁的六公主周灿这两年来备受宠爱。

    六公主自幼丧母是七皇子的母妃将她养大,两人关系比其他兄弟姐妹要亲厚许多。

    “瞧瞧!他什么眼神!”周灿对着周煊的背影撅了噘嘴,“我们原来都是好好的,就是因为他要回来,一切就乱套了!”

    “先是三哥四哥五哥被罚,接着就是李姐姐被赐婚。李姐姐喜欢的人明明是七哥你,我都准备求父皇给你们两个赐婚了,偏偏他回来了。”

    “他不愿意这门婚事为何不找父皇去说清楚!害的李姐姐都寻了短。好不容易活了过来,却得了失魂症,原本在这里好端端的静养。知道他回来的消息就不辞而别了。”

    “李姐姐差点就死了,那次李家都闹到父皇面前了,这次要是知道李姐姐不见了,还不知道又要闹成什么样子.......”

    “好了!”周烁拍了拍周灿的肩膀,“不能这么说你九哥,父皇赐的婚,他如何敢抗旨!走!进去说!”

    一个月前,大周皇帝为李相国的嫡亲孙女李玉颜赐婚九皇子周煊。

    得知赐婚的消息,李玉颜当晚就吊了脖子表示抗议。人虽然救回来了,但是救活后的李玉颜神情呆滞,不认识人,不记得事。

    和李玉颜交好的六公主周灿陪着李玉颜到赏枫阁调养由她亲自陪伴照料。李家才没有再闹。李家每三日过来探视一次,直到李玉颜和九皇子大婚。

    两人才要进门,就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

    “是李威之!”周灿急的一把抓住了周烁的衣袖,“七哥,今日恰好是探视的日子,怎么办啊!李家就数李威之的脾气臭了!连我这个公主的面子都不给!要是让他知道李姐姐不见了.......”

    “不怕!”周烁安慰道,“有七哥在呢。我们好好想想......”

    赏枫阁后院的一株大银杏树下,盘腿而坐的周煊接过侍女递过的清茶。

    坐在周煊对面的长公主周钰四十上下,穿着一身发白的粗麻布的道袍,发髻高挽,上插一支白玉簪子。

    多年的寡居使得长公主脸上带着惯有的淡漠,只在面对着周煊的时候眼睛里才有了几分暖意:“一晃三年了,你都长大了,更像你母后年轻时候的样子了.....”

    周煊握着茶杯目光追着冉冉升起的热气:“姑姑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年轻......”

    见周煊眼神闪烁,长公主安慰道:“你在韩国的事姑姑都听说了,弱肉强食,大势所趋,韩国灭国是迟早的事,你无须自责。”

    “侄儿没有自责,只是......”周萱抬头看了一眼长公主,幽深的眸子窥不见底,“只是心很疼......当年姑父走的时候,姑姑是否也是心疼的?”

    听到周煊提起已故的驸马长公主微微抬头目光追着一片飘落而下的银杏叶嘴唇微颤:“不止是当年......”

    “是侄儿的错!”周煊连忙放下了茶杯恭敬道,“只顾自己难过,口不择言的,还请姑姑责罚!”

    “没事!”长公主淡淡一笑,“先把眼下的事处理了姑姑再和你详聊。听!是马蹄声,李家铁骑特有的蹄声。”

    “上次因为李玉颜上吊的事,李家已经向你父皇示威了。最后姑姑出面才安抚了李家。如今李玉颜不见了,只怕李家知道了又要发难了。”

    李相国可谓是大周第一权臣世家。相国李济源膝下三子,一武两文均在朝中担任要职。

    长子李临川为大周第一猛将,手握十万铁骑负责金陵城的城防守备。李威之是李临川的长子在黑甲铁骑军中担任副将,负责金翎西城门的守备。

    李玉颜是李临川的小女儿,是李家三代唯一的女孩儿。李家第三代十几个男孩儿只有这么一个女孩儿,李家人对她的珍视程度可想而知。

    “姑姑受累了。”周煊放下了茶杯,“这件事侄儿路上就听说了。”

    “李玉颜既然不愿意这门亲事,父皇赐婚的时候为何不明说!以李家对她的宠爱又怎么会逼她。我在韩国知道赐婚的消息就给父皇传信不同意这门亲事了,只是父皇说圣旨已下,没有收回的道理。姑姑你说父皇为何就是要乱点鸳鸯了!”

    “你啊!自幼聪慧,又怎么看不透这其中的利害呢。”长公主无奈叹了口气,“李家手握重兵,你太子哥哥想要做好这个太子自然是要李家全心全意支持的。太子和你二哥都已经成亲多年了,你父皇也只能让你和李玉颜联姻了。”

    “谁让你和太子是一母同胞的呢。你母后薨逝,你父皇为了护住太子的位子一直都没敢再立后。”

    “这些年娴妃、淑妃、刘贵妃就连最近生下皇子的余美人哪一个不是虎视眈眈的。“

    “别的不说,单是你三哥仗母妃刘贵妃以及宣德侯府人多势众,他舅父宣德侯又拿下楚国有功,一直想要压你太子哥哥一头。这两年明里暗里的不断拉拢其他皇子以及朝臣为其所用,太子艰难啊......当年你还不为了帮你太子哥哥才去的韩国嘛。”

    “如今韩国归附也算是替你太子哥哥扳回一局了。”

    “你若是娶了李玉颜,那李家自然就会全心支持太子了。有李家铁骑的支持,你三哥就是再有心思也是不敢再动你太子哥哥了。”

    “你是不知道,这两年你三哥和刘贵妃为了拉拢李家下了多少功夫。好在李相国心里只有你父皇。”

    “你太子哥哥生性仁厚,是个好储君。当年你母后一薨,刘贵妃以及刘家就想要那皇后之位的。是你父皇一直没有答应。”

    “你们母后才德双馨母仪天下,凤家也是战功赫赫,无奈你们几个舅父相继战死,你外租经历丧子丧女之痛一蹶不振,剩下一些孤儿寡母的,也不过是苦撑门第罢了。”

    “你们母后是因为生你难产而亡,你二哥自幼体弱多病,你不帮太子,谁又能帮他呢?”

    听到长公主提到母后是因为生他难产而亡,周煊眸子黯了黯垂下了头。

    “姑姑知道你心里苦,可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父皇这么做没有错。”

    “李玉颜虽然说是相国府的掌上明珠,但是有些事,也是由不得她做主的。”

    “你一走就是三年,朝中局势也是瞬息万变的。你也该知道,天家无父子更无兄弟,如今各方势力盘根错节的,你若是不同意这门亲事,有的是人想要这门亲事......”

    “我.......”周煊抬头看了一眼长公主眸中已有泪光闪过,“她尸骨未寒,我怎能成亲......”

    ,精彩!

    (m.d.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