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我为尊〕〔这个体质便宜卖〕〔三界缉凶〕〔寒门仕子〕〔亮剑:代管独立团〕〔开局约会绝色校花〕〔穿梭万界:从要听〕〔西游:我为唐僧,〕〔白衣军主〕〔三国:五岁熊孩子〕〔至尊丹皇〕〔神王令〕〔女神总裁的贴身龙〕〔一胎三宝:直男爹〕〔第一兵王于枫杨黎〕〔重生过去有亿点物〕〔相亲对象是神明之〕〔网游之开局获得成〕〔穿越世界的赛亚人〕〔天降七宝,团宠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蛮妃宠 第42章 不要命
    李洛之又是一夜没睡。

    只不过,这次不是兴奋是愁的。

    上次天不亮他就到了九皇子府,这一次太阳老高他才和花影一起乘车来到了九皇子府。

    昨晚小兄弟三人争论了大半夜,最后还是一致决定实话实说。

    “小公子是没睡好吗?”门前的侍卫打趣道,“怎么眼圈都黑了……”

    他已经连续两天两夜没睡了!

    李洛之对着侍卫笑了笑:“天生的。”

    花影则是跟在李洛之后紧紧握着手里的信件目不斜视的进了九皇子府。

    李洛之和花影进来的时候,周煊刚刚用了早膳。

    由于伤口没有愈合,不能使力,不能大动,周煊只喝了一点流食。

    见李洛之进来,坤德收拾好碗具退到了一旁。

    凤迪长腿阔步的走了进来。

    花影下意识的往李洛之身旁一躲。

    “原来是你这个小丫头!”凤迪见花影满眼皆备的笑道,“你们姑娘的信呢!”

    “是给九殿下的。”花影紧紧抓着信,唯恐凤迪抢去。

    见花影如此,凤迪笑着坐在了周煊床边:“那还是十三公子先说吧。”

    李洛之心虚的清了清嗓子将李玉颜一口都没吃的事实话实说了。

    “九殿下!”李洛之说完又连忙解释道,“肯定是她知道了那两道菜是厨娘特意加的。我又是替殿下传话的。她就是故意的……九殿下您大人大量的不要和她计较……”

    “没事!”周煊嘴角扯了扯,“她高兴就好。”

    李洛之一时又觉得有些眼酸:“九殿下您真是太好了……”

    “好什么!”花影忍不住嘀咕。

    “快!”李洛之只觉得尴尬就想说完赶紧走,“把信给九殿下!”

    花影上前将信递了出来。

    凤迪伸手接信。

    花影躲开:“我们姑娘说了,只给九殿下看!”

    “好!”凤迪笑道,“不过九殿下重伤在身手不大能动。要不你给举着?”

    让她伺候一个姑娘讨厌的人,花影很不乐意看了一眼一旁的太监:“你来!”

    坤德上前接过了信。

    缓缓的拆开信封展开信纸对着周煊。

    偌大的纸上就两行字。

    凤迪站在床边只看到两行小字具体的看不清。他凝神想要看清楚之时,只见周煊猛地一伸手抓住了信纸,整个人也跟着坐了起来。

    为了方便换药,周煊上身只裹着止血带。

    肉眼可见的,周煊胸前雪白的止血带有红色在慢慢晕开,像是一朵鲜红的花绽放开来……

    “殿下!”坤德没想到周煊会突然坐起来惊呼道,“别动!伤口裂开了……”

    “张大人!”凤迪大喊,“快来!”

    李洛之吓坏了!

    眼看着周煊一副不要命的架势抓着信纸坐了起来!

    他可是重伤啊,这样乱动伤口崩开可是要命的!

    花影也吓了一跳,一把扯住了李洛之的衣袖。

    “写了什么?”李洛之暗自磨牙的看着花影两眼喷火!

    花影很老实的摇了摇头。

    她真的不知道。

    李玉颜没让她看。

    她心里有点佩服李玉颜了。

    杀人不一定要拼命,写封信也可以呢。

    张院判领着随从一路小跑的进来。

    一眼看到周煊坐在床上,张院判也是大惊:“殿下!您不要命了啊!快!扶他躺下!”

    “没事!”周煊似乎在笑,“不打紧……”

    坤德眼看着周煊身上雪白的止血带变成红色,红着眼睛上前扶着周煊:“都出血了,怎么会没事……殿下快躺下!”

    “到底怎么回事!”凤迪也扶住了周煊。

    两人一同将周煊慢慢的放平。

    张院判手脚麻利的将染血的止血带换了。

    清洗伤口,重新上药。

    “殿下!”张院判黑着脸道,“伤口裂开了。殿下忍忍,下臣需要给您重新缝合了。”

    “嗯……”周煊两眼放光意识极其亢奋。

    看着周煊的样子。凤迪握住了周煊的手顺势抢过了信纸。

    “匕首给我!下次再捅!”

    凤迪咬牙切齿的念了出来!

    “啊……”李洛之只觉得嗓子眼发干,刚才眼看着张院判给周煊取止血带换药,鲜血淋淋的他就晕了。再听到凤迪念信,两眼一闭就倒了下去。

    幸好花影扶住了他,没有摔得太厉害。

    “把他的抬走!”凤迪没好气道,“到偏殿让太医看看。”

    李洛之被抬走之后,凤迪才又看向了周煊。

    张院判正在飞针走线的逢着伤口。

    周煊额头上渗出了大颗大颗的汗珠。

    好在周煊是清醒的。

    “玖煊……”凤迪握着周煊的手,“你别激动!这话很像是素行的口吻。她这是认出你了……”

    周煊睁着眼泪水滚落:“是她……真的是她……是她的字迹……”

    周煊声音沙哑断断续续的,说了字迹之后双眼便缓缓合上了。

    “如何?”凤迪见周煊闭眼问张院判。

    张院判已经缝好了伤口,又涂了厚厚一层止血膏。

    做好这一切,张院判握住了周煊手腕,仔细的诊了脉才对着凤迪道:“脉息还好。殿下怕是疼晕了……”

    “噢……”凤迪放心的点头,“有劳张院判了。”

    “侯爷!”张院判吐了口气,“九殿下重伤未愈怎么能这么激动呢!还望侯爷多劝劝他!还有啊……”

    张院判忍了又忍才道:“九殿下就是被李姑娘捅的,如今伤口未愈,怎么能让她再来气殿下……”

    “张大人!”凤迪连忙道,“这信的事只有我们几个知道。大人该知道不可外传的。”

    “恩德侯放心,这点医德下官还是有的。但求侯爷多劝劝殿下!这次算是抢救及时,伤口并未完全裂开。万一……”

    “不会有万一!”凤迪道,“大人放心!从现在起!本侯亲自守着他!”

    眼看着周煊眉心微蹙两眼紧闭,凤迪拿起帕子擦去了周煊额头上的汗水。

    “给我……”周煊昏迷中哑声道,“信给我……”

    凤迪这才再次看向了信纸。

    不会错。

    信纸上真的就是韩玉颜的字迹。

    一开始他都没有注意到。

    周煊之所以如此激动,就是认出了韩玉颜的字迹。

    他之前说这个醒来的李玉颜是韩玉颜只是为了安慰周煊,让他好好养伤,他自己是不信的。

    但是此刻看着那再熟悉不过的字迹,凤迪的额头上也滲出了细密的汗珠。

    韩玉颜能认出周煊就能认出他……

    她真是韩玉颜的话,那就一定会找他偿命的。

    但,大仇得报前他不能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