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医妃俏王爷安〕〔都市我为尊〕〔至尊丹皇〕〔天降七宝,团宠妈〕〔云婷君远幽〕〔带着系统穿年代文〕〔信我,我真想当救〕〔未来之绝世猎人〕〔皇太子在现代开马〕〔蕲爷家的神棍小师〕〔斗罗之圣银箭弩〕〔穿越香江之财富帝〕〔我,上古祖龙,被〕〔都市医流高手〕〔玉京山上的树〕〔从霍格沃兹开始掌〕〔相声贵公子〕〔一代狂君〕〔全人类消失后,我〕〔美艳总裁爱上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蛮妃宠 第56章 没认出
    见李玉颜抱头,白萱连忙上前扶住了李玉颜:“别急,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

    “我是!我真的就是逸兴!”周煊说着话三两把解开了衣袍,坐在了喜床上满眼期待的看向了李玉颜。

    周煊身上大红的里衣的前襟已经湿了。

    “又裂开了!”凤迪顾不上李玉颜对外大喊,“快!传张大人!”

    “不用!”周煊咬牙道,“我要让素行给我治!”

    周煊咬着牙扯下最后的里衣。

    周煊的上身还缠着止血带。可以看到止血带上红色逐渐晕染开来。

    李玉颜抱着头,一眼看到周煊的伤口,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随时待命的张院判跑了进来。

    周煊看了一眼张院判:“药箱给王妃,她来就可以了。”

    周煊说着话,一咬牙扯下了缠在身上的止血绷带,鲜血淋淋的伤口顿时展现在众人面前。

    看着周煊的伤口再次裂开,凤迪急的跺脚:“玖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

    “我相信她。”周煊咬牙忍受着伤口崩裂带来的疼痛。

    张院判都叹了口气将药箱递到了李玉颜面前。

    站在床前的李玉颜一直盯着周煊胸口的伤,伸手接过了张院判手里的药箱。

    “你这伤口太久了不能再拖了!”李玉颜打开药箱,熟练的拿出了清洗伤口的药水,“你躺下!”

    周煊通红的双眼放着光彩,止不住的嘴角上扬笑开了。

    真的就是他的素行回来了。

    李玉颜熟练的清洗,上药,包扎。

    整个过程周煊一直目不转睛的望着李玉颜的眼睛。

    等李玉颜系好了止血带,周煊才笑着轻声问道:“这一次不会再裂开了吧......”

    “不好说!”李玉颜冷着脸,“你要是再作死的话,我也拦不住你!你留这,我会给你包扎。你要是走了,伤了死了,我可都管不着的。要不是看你长得好看,我才懒得和你废话!”

    “我留下!”周煊看着李玉颜笑道,“永远留下。”

    李玉颜盯着周煊眉头又拧到了一起:“你……”

    李玉颜说着话将周围的人逐一看了。

    “这不是回春谷……我怎么会在这里?”李玉颜目光游离了一圈最终又落在了周煊的脸上,“不对,你不是九殿下吗?你怎么又是逸兴......”

    李玉颜举手又按住了额头。

    方才她看到周煊的伤口,某段记忆一下子清晰起来。

    那日她在回春谷里采药。

    大师兄拉着一个半死不活的人进了谷。

    恰好师父出门采药未归,她自告奋勇的救治那个伤员了。

    受伤的是个年轻的公子,脉息微弱。

    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救活,就把人抬进了药庐。

    和受伤公子一起的也是个年轻的公子。

    两人都是浑身血污,憔悴不堪....

    给那年轻公治伤的时候,她才发现年轻公子的伤口极深,离胸口只有半寸。

    她也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重伤。

    按照师父所教清洗了伤口,上药,缝合,包扎......

    她做好这一切的时候,小师弟也给年轻公子擦好了脸。

    她才发现,这个受伤的公子美的让人衣不开眼。

    方才她为何会叫他们顾逸风,顾逸兴,她和他们又熟悉到何种程度,她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还有方才她脱口而出的话,应该是他伤口未愈就跑掉时候说的。

    当时情况又是如何的......

    她的师父应该叫古权子的,是个老头.....

    如此她真的就不是李玉颜了?

    她以前又是什么样子的?

    眼看着李玉颜按着头,白萱上前扶住了李玉颜。

    “冯太医说了,你不要太激动,慢慢的,一切都会想起来的。”

    “我没事!”李玉颜闭着双眼,“让我一个安静会儿。”

    她是李玉颜,周煊的伤还是她亲手刺伤的。

    她方才怎么就去给包扎伤口了?

    还做的那么娴熟.....

    她方才想起来的片段难不成是前世的记忆,她的前世,和这个九殿下的前世是认识的?前世他负了她,所以她觉得他面目可憎?

    “劳烦姑姑带王妃去隔壁暖阁歇息。”周煊整个人都是精神抖擞的。

    白萱扶着李玉颜去了隔壁的暖阁,凤迪连忙让张院判给周煊查伤。

    “伤口就不用查了,王妃处理的很好!下官做也不过如此。”张院判上前搭上了周煊的手腕,“殿下脉相平稳,并无大碍。方才瞧着伤口也只是表皮撕裂,所以下官才没有坚持为殿下治伤。”

    “这下你放心吧!”周煊看了一眼凤迪。

    “好!”凤迪对着张院判点了点头,“有劳张大人了!今日是他们的大喜之夜,九王妃神智有些不清,说的话到大人权当没听好了。还有九殿下伤口撕裂这件事还请大人保密。”

    “侯爷放心!下官明白!”

    张院判走后,凤迪对着周煊叹了口气:“瞧着她方才的神情,对你也是真的关心的。你说她是不是故意伪装的?”

    “为何要伪装?”周煊的目光一直看着隔壁暖阁的房门。

    那里面静悄悄的,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报仇啊!”凤迪压低了声音,“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她早就知道自己谁,也想要向我们两个复仇,但是都没有得手。所以装失忆暗地里和周焰以及宣德侯合作促成了这次袭击!”

    “没有!没有这种可能!”周煊神情坚决的说道,“她方才的神情分明是只记得一部分的事情,她连自己是谁都没有弄清楚,又怎么会报仇呢!”

    “那你怎么解释,她刺了你一刀,又要杀我?”

    “她都没认出我!”周煊摇头,“至于她刺我那一刀只是一种应激反应,至于你,很可能是你带着侍卫闯进去,让她感受到了危险。她只是自保.......”

    “她去了周烁的房间,就是在报复你!”凤迪压低声音,“你听我的没错,多加小心。我总觉得她还会再动手的!”

    “是她就足够了!”周煊嘴角含笑,“至于她要动手,还有想怎么动手都可以,毕竟是我欠她的。”

    眼看着周煊满脸陶醉的样子,凤迪长长叹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