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医妃俏王爷安〕〔都市我为尊〕〔至尊丹皇〕〔天降七宝,团宠妈〕〔云婷君远幽〕〔带着系统穿年代文〕〔信我,我真想当救〕〔未来之绝世猎人〕〔皇太子在现代开马〕〔蕲爷家的神棍小师〕〔斗罗之圣银箭弩〕〔穿越香江之财富帝〕〔我,上古祖龙,被〕〔都市医流高手〕〔玉京山上的树〕〔从霍格沃兹开始掌〕〔相声贵公子〕〔一代狂君〕〔全人类消失后,我〕〔美艳总裁爱上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蛮妃宠 第57章 新婚之夜
    被白萱扶到隔壁暖阁的李玉颜很快被眼前的景象惊住了。

    和喜房的大红艳丽奢华相比,暖阁素净至极。

    暖阁不大,只有一张云床,一张小木桌和几个木凳子。

    临窗放着两盆春兰,青叶白花黄蕊,赏心悦目。

    云床上挂着淡黄色的麻布帐子。

    李玉颜伸手握住了麻帐。

    这间暖阁她似曾相似。

    对了!

    她给那个年轻公子治伤的药庐偏房就是这样的陈设。

    那么说,她的记忆不是前世的?

    也不止她一个人知道的?

    见李玉颜抓着床帐不动,白萱劝道:“已经入夜了,不如早点歇了。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李玉颜不由看向了身旁的妇人。

    妇人四十上下的年纪,面皮白净,慈眉善目的。

    “你真是我师父?”李玉颜望着白萱的眼睛,“可是我怎么只记得我有个姓古的师父,还是个老丈.....”

    “你能记起有个姓古的师父已经很不错了!”妇人笑道,“古先生是你的启蒙师父负责教你识字。后来年纪大了也就换成了秦先生了。”

    “不对!”李玉颜摇头,“他应该是个大夫......”

    “教你医术的是朱先生!”白萱笑道,“今日你给九殿下包扎十分熟练,足见你当时学的很用心。”

    “我是不是还有个名字叫素行?”

    素行这个名字,白萱也是听说了,是李玉颜让李洛之问那把匕首来历的时候,周煊回复的。

    想必李玉颜就记住了。

    这会子说自己是素行,白萱只觉李玉颜是故意使小性子了。

    “先睡吧!”白萱笑道,“睡一觉什么就都能想起来了。”

    “这个房间我很熟悉.....”李玉颜握着床帐坐在了床边,“九殿下说那把匕首是素行送给他的.....”

    李玉颜说着话一把松开了床帐猛地站了起来:“那九殿下就一定认识素行的。我去问问他!”

    白萱一把抓住了李玉颜:“宝儿明日再问吧。你也看到了,方才九殿下出了那么多的血,急让他多休息会。你们已经是夫妻了有什么话,以后慢慢问。”

    “不行!”李玉颜坚决道,“我现在就要问!”

    “宝儿!”白萱叹了口气,“你之前写了那样气九殿下的信,如今新婚之夜又要提匕首的事,这样可不好。”

    白萱说着话对着李玉颜后背一点:“你还是再睡会吧。”

    喜房在后院,和前院隔着内河和花园。

    新人入洞房之后,皇上和众皇子以及后妃都没有走。

    按照大周习俗,大婚当晚是最热闹的。

    皇上特意钦点了戏班子,舞龙队,鼓乐队,歌舞队等等前来助兴。

    一轮轮的节目排下来,夜也就深了。

    这边热热闹闹的庆贺。

    隔壁的七皇子府就显得格外的幽静。

    周烁坐在书桌前,手捧着书本眼睛却一直望着窗外。

    周灿过来之后,周烁一直注意着隔壁的动静。

    听到新人拜了天地入了洞房,周烁的心还是隐隐泛酸的。

    想起他和李玉颜见面的情形,栖霞山上李玉颜抱着他不放,被关进碧水云庄依旧给他传信和他一起远走高飞。

    还有那晚,她一个姑娘家跑进他的寝房要和他做夫妻。

    如果李玉颜不是真心喜欢他,也不会做成这样。

    那日看着李玉颜被急匆匆赶来的李威之带走,他竟然连一句阻拦的话都没有说。

    说到底他真的太弱了。

    李玉颜是被绑着上花轿的。

    即便她不愿意嫁给周煊,如今堂也拜了,洞房也入了。

    在别人眼里,李玉颜就是周煊的妃的了。

    黑影一闪站在了屏风处。

    “周煊传了张太医,怕是洞房那边出事了。”

    黑影的声音带着隐隐的幸灾乐祸,“前头还热火朝天的庆贺着呢。洞房里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了。殿下你猜,李玉颜会不会再捅周煊一刀啊......”

    “噢......”周烁抬头看了一眼黑影,“你没进去看看?”

    “恩德候在。”黑影闷声道,“我只到了喜房外,张太医被急匆匆的叫进去了!”

    “应该没事!”周烁涩涩的笑了笑,“有事的话早就传开了。罢了,你去歇着吧!”

    “不抢亲,抢洞房也行啊!”黑影打趣道,“周煊重伤未愈,这洞房花烛也不过是徒有虚名罢了。殿下就不想去试试?”

    “陛下还没走呢!”周烁苦笑,“再说了,我身手不如你,那边羽林卫侍卫密密麻麻的,我如何去!”

    “那算了!”黑影一扬手,“属下告退!”

    这一夜对周烁来说格外漫长。

    但是对周煊来说却是兴奋的彻夜未眠。

    昨晚之前,他都还只是猜测李玉颜的身体里藏着他的心上人。

    昨晚他就可以百分百的确定了,真的李玉颜没了,这个活着的是他的素行。

    天才微微亮,坤德就进来催促了。

    按照大周礼,皇子大婚次日是要入宫给长辈敬茶的。

    皇后不在,那太后便是第一个要敬茶的。

    虽然一夜没睡,周煊依旧是精神饱满的。

    “殿下!”给周煊更衣的坤德小声道,“王妃还没醒吗?误了时辰可就不好了!”

    “没事!”周煊笑道,“她若是困的话,待会把她抬到车上,反正车子大的,路上她还可以接着睡的。”

    “可是王妃总要更衣梳妆的啊......”坤德忍不住嘀咕,“第一次拜见太后总不能太随意了......”

    “都带着!”周煊依旧笑道,“宫门口再梳妆也不迟。”

    这时就见白萱扶着衣服妆容整齐的李玉颜走了出来。

    盛装的李玉颜美若天仙。

    周煊却只盯着她的眼睛:“玉颜昨晚睡的好吗?”

    “好啊!”李玉颜远山眉轻挑,“我想问你点事!”

    周煊连忙道:“你问!”

    “给我!”李玉颜对着周煊一伸手,“你不是说那匕首是我送你吗?”

    “好!”周煊说着话从腰间解下匕首递到了李玉颜面前。

    “你不是说我想捅你多次都可以的吗?还算数吗?”李玉颜接过匕首望着周煊轻笑,“我现在就捅你一刀如何?”

    “宝儿!”白萱一把抓住了李玉颜的手腕,“不许胡闹!”

    “你呢?”李玉颜继续盯着周煊,“如何?”

    “可以!”周煊微微握拳,“我是你的夫你怎么样对我都也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