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道友你剧本真好看〕〔修炼9999级了老祖〕〔我不是械王〕〔三国:摊牌了,我〕〔爱情公寓:我的女〕〔混沌神王〕〔都市纨绔邪帝〕〔勇者的使命不是推〕〔这个沙盒游戏不靠〕〔凶灵秘闻录〕〔大炼师〕〔低调为王〕〔修仙从沙漠开始〕〔重生年代小娇妻有〕〔穿书后我抱上了最〕〔太宗皇帝成长计划〕〔武功自动修炼:我〕〔炮灰女配修仙回90〕〔第一兵王于枫杨黎〕〔父皇为何造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蛮妃宠 第62章 跑了
    接下来的日子,李玉颜只躲在暖阁里不出头了。

    一晃就到了新人回门的日子了。

    回门礼早就准备好了。

    当日一早周煊便命人备好了车马只待李玉颜出门。

    只是周煊等了许久也没有见李玉颜出门。

    眼看已经接近晌午了,周煊等不及的叩响了暖阁的门。

    开门的是白萱。

    “白姑姑。”周煊陪着笑脸,“时辰差不多了,玉颜可醒了?”

    白萱朝着房里回望了一眼:“你看呢!”

    暖阁很小,李玉颜裹着被子似乎睡的正香甜。

    “要不再等等!”白萱悠悠叹了口气,“她昨夜彻夜未眠,破晓才睡。”

    “这样啊。”周煊点了点头,“再等会!好在离相国府比较近,我差人先将回门礼送过去。就说玉颜随后就到。免得那边等急了。”

    “可以啊!”白萱一脸正经,“待会她若是不醒就直接抬车上好了。总归人去了就可以,醒着睡着的都没多少关系。到时候辛苦殿下多圆场就是了。”

    “好!”周煊点头,快步走了出去。

    又过了大半个时间,周煊再次前来的时候李玉颜依旧没醒。

    “抬上去吧!”白萱叹道,“回去见见人就行了,说不准回去就醒了呢。”

    “总要更衣梳妆一下吧。”周煊探头看了看披散着头发沉睡的李玉颜。

    “行吧!”白萱再叹气,“你叫个人给她梳妆就了。她睡的很沉,很难叫醒的。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去了。”

    “好!”

    李玉颜真的睡的很沉,侍女们给她更衣,梳妆,她都没有醒。

    最后周煊一咬牙将李玉颜抱到了车上。

    九皇子回门的大马车是过了午时才到的相国府。

    除了李相国和相国夫人。

    李临川领着一家老小迎到了大门口。

    李洛之站在人群后一直踮着脚看着大红的马车。

    身穿大红团锦织花袍,披着墨色披风的周煊抱着一身红裙的李玉颜跳下了马车。

    “宝儿姐是一直没醒吗?”李洛之忍不住惊呼,“这一觉睡的也太长了吧。”

    “醒了的!”周煊笑道,“白萱姑姑没有和你们说吗?”

    “白萱?”李临川一楞,“进去说话!”

    由于李玉颜没醒。

    众人引着周煊一直到了李玉颜的闺房。

    将李玉颜放到床上周煊才道:“一个时辰前白萱姑姑说她先回来.....”

    “没有啊!”李临川诧异,“她会一直跟着宝儿的,怎么会先回来呢!”

    “我娘没回来啊!”角落里怯生生的花影见周煊将李玉颜放到床上便慢慢的移到了床边低声道,“我娘之前就交代了,等她回来再换我跟着姑娘的......”

    “这就怪了!”李洛之咬唇,“难不成白萱姑姑有要紧事?”

    “不对!”周煊眉头一皱,看向了床榻。

    床榻上李玉颜睡的很沉。

    一路上周煊脑海里都是韩玉颜的一笑一颦,根本就没有细看李玉颜。

    周煊伸手在李玉颜而后摸了摸之后用力一扯,一张人皮面具就被揭了下拉。

    “我娘?”花影惊呼。

    “天呐!宝儿姐怎么连白姑姑都给放倒了!”李洛之脑子转的飞快。

    眼看着床上躺着的是白萱,李临川的脸都气黑了。

    “去找!”

    周煊深吸了一口气:“私下找吧!外人眼里回来的就是李玉颜!”

    “她能去哪!”李临川有些急了,“若是她易了容,可怎么找!”

    “我知道了!”周煊一咬牙对着身后的坤德道,“你去告诉逸风让他去隔壁看看!”

    “哎!”李临川深深的叹了口气,“臣下教女无方,还请九殿下责罚!”

    坤德已经跑出去老远,周萱连忙叫住了他,“坤德回来!不必去了!我亲自去!”

    “殿下!”李临川连忙道,“还是臣下去吧!”

    “不必了!”周煊连忙道,“岳父大人还需要让外人知道本王和李玉颜都在相国府的!玉颜逃走的消息绝对不可以外传的。”

    周煊随后和坤德换了衣服从后院出了相国府。

    之后一路狂奔的从相国府赶回九皇子府。

    “逸风你给我易个容!”周煊跑进喜房往梳妆镜前一坐,“素行跑了!我得去追她!”

    “我就说这两日她安静的不对劲!”凤迪阴沉道,“原来她把自己的师父都给放倒了。她是怎么做到的啊!那日去后院子,她是不是就计划好了!听说白萱功夫极高,又精通毒术药理,怎么会被迷晕?”

    “素行这么做是为什么啊?她这么一跑是不是就证明了她真的就不记得她恨你的事了?”凤迪从梳妆镜前的暗格里取出了易容用的物件,“你要易容成谁?”

    “赤墨!”周煊望着镜子里自己的脸道,“一个人没了记忆是件很恐惧的事。她一定也是的。”

    “你是觉得她最先记起了赤墨吗?”凤迪说着话,熟练的给周煊易容。

    “你说一个人失去了记忆,突然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醒来,她得多恐惧啊.....”周煊的声音带着焦虑,“你说她到底想起了多少,你说她会去哪里?”

    “我还以为你知道了!”凤迪用软毛笔沾着胭脂红在周煊的眉心细心的画着。

    “外头的雪都化的差不多了。”周煊皱着眉头,“她会不会去还有积雪的地方了?”

    这时就见殷墨快步进来:“回殿下,不在隔壁。”

    “她是化成白萱的样子走的!”周煊望了一眼镜子里的殷墨,“你让人去问,谁注意到白萱的行踪了。速问速回!”

    周煊易容刚好,殷墨就回来了。

    “羽林卫有人看到白萱朝着城西跑去了!当时他还好奇,相国府在东南,她怎么朝着西边去了。当时他也没有注意。”

    “栖霞山!”周煊眼睛一亮,“她醒来之后就被带去栖霞山了,她肯定是去哪里想事情了。”

    “有可能!”凤迪应和,“我陪你去!到时候就说我把赤墨请回来了。”

    “也不对!”周煊又摇头,“你说她会不会出了西门然后去韩国了?上次我给她将我们相遇的情况时,她说过她该是韩人才对!”

    “先去栖霞山!”凤迪语速极快,“栖霞没有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偷香(杨羽)〕〔大隋说书人〕〔超神学院:开局穿〕〔龙宸〕〔直播:长得太凶,〕〔哈迪帝国1945〕〔被迫行走在二次元〕〔苏倾城傅修远〕〔秦云萧淑妃〕〔吞噬古帝〕〔从县令开始的签到〕〔重生成前任叔叔的〕〔我重生成一口大钟〕〔洪荒之佛门弟子〕〔从投靠无天佛祖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