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坐忘长生〕〔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薄太太今天又被扒〕〔斑,我八岁才开轮〕〔末日了我竟成了丧〕〔娇美娘子种田忙〕〔签到大恶龙〕〔磨了10年剑的我终〕〔顽贼〕〔修罗殿之战神归来〕〔模拟修仙:我能固〕〔她是时间的嘉许〕〔聊斋:狐妖夫人为〕〔从提AK47到三国种〕〔神诡世界,我能修〕〔快穿之偏执大佬心〕〔我的投资时代〕〔我的怪奇游戏物语〕〔一幡在手天下我有〕〔男人四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蛮妃宠 第86章 假脸
    这字迹她再熟悉不过了,是她自己的。

    李玉颜深吸了一口气强压着满心的震惊,又抽出了一副白色的帕子。

    这帕子只是一幅普通的帕子,只在一角绣着一朵兰花。

    兰花枯瘦,但是徐徐如生。

    “殿下这个太素了吧,要不您选这个红梅的,或者这个金菊也很不错。”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紧接着一个俏皮的面孔在眼前浮现。

    那是一张十六七岁女孩子特有的脸,娇俏艳丽。

    她叫她殿下。

    她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下像是什么崩塌了,又像是什么从水面浮出。

    “兰花好!”又一个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所谓空谷幽兰,和我们殿下岂不是很配。”

    又是一张女孩子的脸。

    她们都穿着粉色的宫装,对她都是一脸的恭敬。

    “收收心吧!”一个温和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一个满脸温柔貌美如仙贵妃打扮的女子在眼前浮现。

    “都十五了!是大姑娘了。你父皇说了,等过了年就给你议亲了。听母妃一句话,不要再出去野了。”

    “母妃!”她撒娇的抱住了那贵妃的手臂,“孩儿还小啊,您和父皇不是都答应过孩儿,让孩子自己选驸马的嘛。”

    “那你也选啊!你说你,整日带着一张假脸终日不见踪影的。你的几个妹妹早就定下了人家。你可是长公主,您不出嫁,让你几个妹妹怎么嫁人?”

    贵妃拉着她来到了铜镜前,按着她坐了下来。

    “你看看你!”

    铜镜里是一张娇小黑瘦的脸和美搭不到半点干系。

    “都回宫了还带着假脸呢!你父皇若是看到了岂不是要生气了。”

    “好好好!”她伸手揭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镜子的脸顿如春花绽放美不胜收。

    “你只知道淘气!”贵妃叹了口气,“外头都传开了,说咱们的长公主丑的厉害呢!你顶着这丑公主的名头,如何找驸马!”

    “难不成母妃希望我的驸马是喜欢我的美色吗?”她对着镜子嘟嘴挤眼,“他们难道都没脑子吗?父皇英俊,母妃又是韩国第一美人,我能丑到哪里去!”

    “母妃我和你说,就是因为我生的太美了,所以才不能以真容示人,只有这样我才能找到真正心意相通的驸马。”

    “你呀!”贵妃伸手指了指她的额头,“满脑子都是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

    “母妃!”抓着了指在额头的手指,“你看我这学医才学了个半吊子,要不再给我两三年时间.....一年。学成之后我就回来,一门心思的找驸马!这总可以了吧!”

    “坐好!”贵妃装怒,“母妃亲自给你梳妆,待会去见见你父皇。看他答不答应再说。”

    李玉颜握着帕子眼泪簌簌而下。

    “姑娘!”挡在李玉颜面前的花影见李玉颜捧着一幅丝帕泪流满面的顿时吓坏了,“您怎么了?”

    这两日李玉颜埋头看书,花影就觉得不对劲了。

    李玉颜最不喜欢的就看书了。

    “没事!”李玉颜吐了口气,将帕子折好。

    帕子旁边是一条毛茸茸的狐尾,赤红色的狐尾。

    李玉颜伸手抓起了狐尾。

    狐尾出手微凉,就像是那次深秋山里的凉风。

    那次和她赤墨一起进山采药。

    老远就看到一个大腹便便的红狐被一个捕兽夹死死的夹住了脖子。

    “还能救吗?”她蹲下身抚了抚红狐的腹部,凉的。

    “可惜了!”眉心带着红色印记的赤墨蹲在她对面,“她抗不过了。”

    “埋了吧!”她叹了口气,“可怜了啊!赤墨你说这猎人怎么就这么狠心呢!这红狐眼见就做妈妈了。”

    “可不是!”赤墨皱着眉头越发显得眉心的红痕迹显眼,“人心很多时候比野兽狠多了。素行你就是太容易相信别人了!你记得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那个姓顾的兄弟俩来历不明,你千万不要被他们的殷勤迷惑了。”

    “你看你!”她望着赤墨叹了口气,“好端端的又说他们做什么!我这不是都离开了嘛?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再说了,他们也没有多殷勤吗!你瞧那个顾逸兴,仗着自己长得好看,都不怎么搭理我呢!”

    “老毛病又犯了!”赤墨气鼓鼓的掰开了夹在红狐脖子上的兽夹,“你自己长的好看还不够吗?他是好看,那也没你好看啊!再说了,你选驸马,也不能只外表啊!”

    “我又没选他!”她对着赤墨笑道,“你放心吧,到时候若是我选不到如意的驸马就拉你过去充数好了!”

    “怎么是充数?”赤墨有些气恼,“你直接选我不就行了!”

    李玉颜抓着狐尾,记忆如排山倒海般的涌现出来……

    这边齐悠远正对着冰棺暗自垂泪。

    之后小心翼翼的伸手抚了抚冰馆中面色苍白的女子:“你是不是怪我……怪我赌气走了……怪我没有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去你身边……怪我去晚了……我要是早一点到你不死……说到底都怪我……”

    金面罩站在齐悠远身后长长叹了口气,“殿下……你又何苦自责,当时娘娘那种情况您又如何走的开!要怪只能怪那个狼心狗肺的周煊!”

    “他欺骗了公主殿下的真心……”

    “他没有!”齐悠远突然对着金面罩大吼,“素行对他才不是真心!从始至终她都是用假脸面对他的!她还在测试他!”

    “是是是!”金面罩连忙道,“殿下说的极是!公主殿下只是气周煊害她国破家亡!所以这个仇我们替她报!”

    “没错!”齐悠远咬牙,“这个仇我一定替她报!你再去叫阵!若是周煊还是装死不出,就将他们周军赶紧杀局,一个活口都不留!”

    “殿下!”金面罩连忙道,“可是探子也说了,周煊真的是旧伤复发昏迷不醒的。这个时候杀了他一点意思都没有!”

    “去!”齐悠远小心翼翼地盖上了冰馆,“私下里给周煊喂点还魂草,让他好好活着!素行没醒过来,他不能死!我要让他亲眼看看素行的样子!我要告诉他,素行从始至终都没有真正爱过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超神学院:开局穿〕〔偷香(杨羽)〕〔龙宸〕〔苏玥马强马老二〕〔封号兵王〕〔顶级气运,悄悄修〕〔什么叫游走型中单〕〔直播:长得太凶,〕〔赵煦穿越成燕王〕〔战神归来,大佬马〕〔元始医仙江昊〕〔赝太子〕〔轮回者必须死〕〔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