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叔好好宠我〕〔都市无极仙医〕〔非著名影帝〕〔我有七个姐姐绝色〕〔替嫁后,纨绔大佬〕〔蛊真人之行天下〕〔大梦万古,我的修〕〔人在木叶,暗部拷〕〔重生从漫改编剧开〕〔斗罗:开局觉醒善〕〔晚唐浮生〕〔重返十八岁〕〔穿书后我抱上了最〕〔想当皇帝的领主〕〔斗罗大陆之我的武〕〔柯南之拒绝告白〕〔乐队的盛夏〕〔联盟之电竞经理〕〔末世觉醒狂潮〕〔荒野求生之我的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蛮妃宠 第87章 您别哭啊
    周煊昏迷了三日才醒来。

    一睁开眼睛周煊就要坐起被张院判一把按住了。

    “殿下不可!”张院判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意思,“伤好之前您都不能动!”

    周煊被用了药,根本使不上劲。

    一双眼睛直直的瞪着张院判,确定自己无法动弹之后,两行热泪从眼角涌入发鬓。

    见周煊流泪张院判手上的力气减轻了些:“殿下不是下官不让您动,您的身体情况真的经不起动了。临走的时候下官跟陛下保证过的,确保九殿下安然无恙,拿全家老小的性命做了担保。求殿下可怜,我双亲白发孙儿襁褓的!”

    闻言周煊闭上了眼,任由泪水流淌。

    许久周煊才睁开了眼睛,动了动嘴唇,却是说不出话来。

    “殿下放心,一切都好。”张院判连忙回道,“有争锋大将军呢!这几日齐人虽虚张声势,但是并没有实打实的进攻。”

    周煊又瞪大了眼睛。

    张院判很快明白了周煊的意思连忙道:“没有!那边城头挂的就是一口空棺。他们一直叫阵,每次争锋大将军都给顶回去了。殿下只管安心养伤就是了。那边既然点名要见九殿下,在没见到九殿下之前他们是不会贸然进攻的。”

    “李……”周煊艰难的想要见李威之,努力了好一会儿只说出了一个李字。

    周煊虽然不能动,但是耳力极好,他隐隐听到了喊杀声。

    外头的情况,绝对不会是张院判说的那样轻巧。

    “李将军刚刚出去!”张院判连忙道,“将军走的时候还特意交代了,若是殿下醒了让下官转告殿下安心养伤就是了。”

    周煊皱眉,但是也无可奈何。

    这时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以及问话声。

    “九殿下在这里吗?”

    是殷墨的声音,周煊顿时看了一眼张院判示意让殷墨进来。

    “这里!”张院判对着帐外喊道,“让他进来。”

    很快,风尘仆仆的殷墨带着冷风就进了帐。

    “你站在屏风外。”张院判连忙道,“九殿下伤重,不能着寒。”

    殷墨能听出是张院判的声音,顿时稳住了心神。

    “殿下没事!”张院判深知殷墨知道周煊旧伤复发肯定是日夜兼程的急赶而来的连忙又道,“旁边有热水,你先喝口再说。”

    殷墨抓起一旁的水壶咕咚咕咚的猛灌了一气才咳嗽了一声沙哑道:“殿下如何了……”

    “刚刚醒来。”张院判没有隐瞒,“性命算是无忧了。”

    “那就好!”殷墨嗓音沙哑道,“收到殿下旧伤复发,侯爷就让小的过来了。小的这就给侯爷去封信,让他好安心。”

    “咳咳……”周煊想要问那边的情况依旧说不上话来。

    听到周煊的咳嗽声,阴墨连忙回道:“殿下放心,那边一切安好。王妃每日足不出殿的很是安分。”

    这时就见一个随性装扮的小兵拿着一封信走了进来:“恩德侯爷写给殷墨的。”

    “给我!”殷墨伸手接过了信。

    “念给九殿下听。”殷墨念出了声。

    “好!”张院判很配合的站了起来,“你换身干净的衣服,洗漱洗漱再进来,正好我要给殿下熬药。”

    殷墨三下五除二的就换好了衣服洗漱完毕的来到了周煊榻前。

    看到榻上的周煊殷墨一下子就愣住了。

    短短数日,周煊就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意气风发,满心愁绪,重伤之下的周煊他都见过。可是眼前的周煊双眼毫无神采分明是一脸的绝望和毫无生念。让人看了忍不住的揪心。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让周煊一下子就变得如此毫无生机了。

    在看到殷墨的时候,周煊眼中似乎有一闪而过的欣喜,然而只是一闪而过就泯灭了。

    “殿下!”殷墨嗓音沙哑满脸的不忍,“你还好吗?”

    周煊将目光看到了殷墨手中的信件上。

    “是侯爷的信!”殷墨坐在了张院判之前坐的小马扎上对着周煊笑道,“殿下卑职念了。”

    周煊眨了眨眼睛。

    “玖煊,你赶紧早点好起来,打败贼人早日凯旋。我昨日回府了,我祖父年纪大了,就盼着我早日成亲,为凤家开枝散叶了。你不回来我就得守着你媳妇。你猜猜你媳妇现在做什么......”

    殷墨咳嗽了两声,看了一眼周煊。

    周煊眼睛似乎亮了亮。

    殷墨连忙接着念道:“她在你书房里看书!都看两日了,用不了多久,就会把你看过的书都看一遍的。你说这算不算是夫唱妇随啊!”

    “记住了,不管战况如何,你都要活着回来!你媳妇还在等你回家呢!我觉得你媳妇越来越你媳妇了……”

    这是什么话?殷墨盯着信仔细的看了又看,他念的没错。

    这恩德侯写信可真有意思。

    周煊的眼睛由半睁变成了圆睁,最后眼睛里被泪水撑满了。

    “殿下啊......”看到周煊哭了,殷墨顿时慌了,“您......是不是卑职哪里错了.......”

    “您别哭啊......”殷墨有些手脚无措了。

    周煊两眼角都是泪水。

    殷墨慌忙拿起一旁的的帕子给周煊擦泪。

    “凤…,”周煊艰难道,“走……”

    “没走!”殷墨连忙道,“侯爷信上不是说了吗,他回去很快就又过去了。殿下您放心,侯爷和坤德都守着呢,王妃有迷上了看书,光是您书房里的书都够她看个大半年的了。到时候殿下就凯旋了呢……”

    “走……”周煊伸手抓住了殷墨的手腕,“让凤迪走!”

    “让侯爷走?”殷墨听清楚了周煊的话,却是不懂周煊的意思,“让侯爷去哪?”

    “回家!”周煊似乎是拼尽了全力在说话,“快!让他回家!”

    “好!”虽不懂周煊的意思,但是既然周煊这么说了他照办就是了,“卑职这就给侯爷去信。”

    “嗯……”周煊似乎耗尽了体力疲惫的闭上双眼眼睛。

    “哎……”殷墨看着周煊叹了口气,“您自己都这样了,还替侯爷着想呢。你放心卑职这就回信。”

    殷墨的信快马加鞭一刻不停的传了回去。

    只是殷墨的信传到金陵的时候凤迪已经再也无法看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超神学院:开局穿〕〔偷香(杨羽)〕〔龙宸〕〔苏玥马强马老二〕〔封号兵王〕〔顶级气运,悄悄修〕〔什么叫游走型中单〕〔直播:长得太凶,〕〔赵煦穿越成燕王〕〔战神归来,大佬马〕〔元始医仙江昊〕〔赝太子〕〔轮回者必须死〕〔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