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医妃俏王爷安〕〔都市我为尊〕〔至尊丹皇〕〔天降七宝,团宠妈〕〔云婷君远幽〕〔带着系统穿年代文〕〔信我,我真想当救〕〔未来之绝世猎人〕〔皇太子在现代开马〕〔蕲爷家的神棍小师〕〔斗罗之圣银箭弩〕〔穿越香江之财富帝〕〔我,上古祖龙,被〕〔都市医流高手〕〔玉京山上的树〕〔从霍格沃兹开始掌〕〔相声贵公子〕〔一代狂君〕〔全人类消失后,我〕〔美艳总裁爱上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蛮妃宠 第90章 惨烈
    周烁是被羽林卫押着入宫的。

    得到消息的周灿连忙赶到了刘贵妃殿中求情。

    “贵妇娘娘!父皇真的动怒了,您一定要救救七哥啊……”

    听说李玉颜毒杀了凤迪,周灿也是吃了一惊。

    凤迪武全才,李玉颜怎么就能杀了他又神不知鬼不觉的走掉了。

    她突然发现她根本不了解李玉颜。

    上次李玉颜刺伤周煊的时候,她还暗自庆幸了许久,这一次她只有震惊。

    “你先去看看情况,若是你父皇真的要罚你七哥本宫再过去说情也不迟。”刘贵妃有些压抑不住的开心。

    凤迪死了,周煊伤了,太子的左膀右臂都没了!

    只要周焰和宣德侯打了胜仗,他们就是赢定了。

    原以为周煊娶了李玉颜有了李家铁骑的支持,他们想要赢还要废一些周折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转机了。

    李玉颜杀了凤迪,比杀了周煊更让刘贵妃开心。

    “好!”周灿抹泪站了起来,“灿儿这就去。”

    已经是深夜了,因为皇上突然吐血昏厥,整个宫里所有人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

    周灿走到德正殿门口就被拦住了。

    “公主殿下,陛下有旨,非宣不得入内!”

    “我七哥还好吗?”周灿泪眼汪汪的望着守门的羽林卫。

    她没有强闯,因为她知道,她也闯不进去。

    好在平日周烁待人和善,这些羽林卫对周灿也是十分和善。

    “公主殿下放心,陛下找七殿下只是问话。放心吧。”

    “我就在等着!”周灿眨了眨眼泪珠子就滚落了下来,“万一父皇宣我呢……对了……父皇到底是怎么了?”

    “别问了!”羽林卫好心提醒,“等着便是。”

    殿里面,周烁跪榻前满面愁绪。

    “父皇!您还好吗?听说您……”

    “住口!”周皇冷脸喝道,“朕问,你来回答,不得有任何隐瞒!”

    “儿臣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李玉颜去过你府里了?”

    周烁一愣,很快想起那晚他和李玉颜说的话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去过!”

    “哼!”周皇冷哼,“你还有脸说啊!那你告诉朕,她去你那做什么了?”

    “没……”

    周皇是在生气但是这种生气绝对不是知道疼对李玉颜说过那些话的生气。

    若是周皇已经知道了,绝对不会这样问话了。

    周烁稳住了心神:“没什么……就是……就是约儿臣私奔……儿臣没有答应,劝她不要再胡闹了……”

    “是吗?”周皇眯眼,“你就没有交代一些事让她去做吗?”

    “父皇?”周烁一脸无辜,“儿臣不明白您的意思!”

    “父皇是说你利用李玉颜杀了凤迪!”太子一旁补充道。

    “大哥!”周烁连忙反驳,“冤枉啊!别的不说,儿臣和逸风无冤无仇的,都是自小一起长的兄弟,儿臣为什么要杀他!”

    “自然是为了帮你的主子清楚障碍!你深知凤迪忠于父皇,也知道凤迪和那边的仇恨!你就是为了讨好他们罢了!”

    “他们?”周烁再次反驳,“臣弟不知道大哥口中的他们是谁?臣弟一心忠于父皇和大哥,天地可鉴!”

    “够了!”周皇沉声道,“你的府和你九弟的相邻,最近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出去。”

    周皇这么问已经是不怀疑他了,周烁连忙回道:“回父皇,儿臣这些日子一直在闭门思过,但是儿臣也知道,九弟为了替父皇分忧去了武阳抵御齐人。儿臣的意思是,齐人的进攻绝不是偶然。他们肯定下足了功夫!说不定早就派暗桩潜入金陵了。儿臣以为是齐国或者梁国的暗桩,利用九弟妹神智不清作出一些事来打击我们大周。”

    “七殿下说的不无道理!”一直静在一旁的李相国开口道,“上次宝儿和九殿下大婚,贼人袭击花车也有可能就是他国细作。”

    李临川差人给李相国传的话是李玉颜很可能就是韩玉颜借尸还魂了。

    但是李相国深知这样荒诞的事是无法说服皇上的。

    想要洗脱李家的嫌疑,只有找出更有力的幕后凶手。

    “太子呢?”周皇微微蹙眉问。

    “这一切都是猜测!”太子周炎眉头不展,“眼下只有找到九弟妹事情才能查清楚,儿臣觉得她没有走远。直接让铁骑大将军撒开人马去找!”

    “至于七弟口中的他国细作,那就由七弟去一个个捉拿归案就是!”

    “嗯……”周皇长出了口气看了一眼周烁又看了一眼李相国,“有意见吗?”

    “没有!”周烁抢先答道,“能为父皇和大哥分忧,臣一定将贼人一网打尽!”

    “老臣领旨!”李相国也表态。

    “去吧!”周皇长叹了口气,“去看看你外祖父,年纪大了,哪里经得起这样的伤痛……好生宽慰!”

    凤国公确实没有扛过。

    醒来之后就让人将凤迪带回来了家。

    之后就把自己和凤迪锁住了祠堂,再也没有出来。

    太子带着人赶到的时候,凤家祠堂的大火已经无法扑救了。

    老管家老泪纵横的趴在祠堂外的地上嚎啕大哭:“国公啊,您真的是要去天上修道了,您不要老奴了嘛......”

    看着祠堂里的熊熊大火再想想幼年时祖父的疼爱,太子周炎缓缓的跪了下来。

    被小厮搀扶着的儿皇子也随着太子跪了下来。

    “二弟!”太子一脸泪花,“这个人好毒啊……”

    “大哥!”儿皇子也是满眼水光,“这个仇我们一定替外公报!”

    “你相信是他国的细作吗?”太子咬牙切齿,“大哥不信!”

    “二弟也不信!”二皇子满眼仇恨,“他们为了那个位置一直就没有停手!可怜外祖一家……”

    “杀了周焰!”太子突然低吼,“二弟你亲自挑人!总之不能让他活着回来!”

    恩德侯暴毙,凤国公抱着孙儿自焚祠堂,铁骑军四处询问李玉颜的踪迹,七皇子带着人铺天盖地的捉拿细作,人人自危。

    腊月的金陵城一下子像是被冻住了。

    武阳战况焦灼,衢州也相持不下,外忧内患之下,周皇的身体也是每况愈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