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医妃俏王爷安〕〔都市我为尊〕〔至尊丹皇〕〔天降七宝,团宠妈〕〔云婷君远幽〕〔带着系统穿年代文〕〔信我,我真想当救〕〔未来之绝世猎人〕〔皇太子在现代开马〕〔蕲爷家的神棍小师〕〔斗罗之圣银箭弩〕〔穿越香江之财富帝〕〔我,上古祖龙,被〕〔都市医流高手〕〔玉京山上的树〕〔从霍格沃兹开始掌〕〔相声贵公子〕〔一代狂君〕〔全人类消失后,我〕〔美艳总裁爱上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蛮妃宠 第91章 谈
    武阳府衙大堂内。

    齐国小皇子齐悠远盘腿坐在暖榻上,金面罩站在一旁低声转述密探带回来的消息。

    听到某处,齐悠远原本敲击桌面的手指顿了一下:“弄清楚了?到底是谁借着韩国公主的名义发的血书?”

    “还没有!”金面罩声音沙哑,“但是从大周那边的反应来看,应该是以为是我们大齐或者是大梁的暗桩所为。那边正满城捉拿暗桩,我们的人大部分都已经撤出了金陵。属下已经让人查过了,不是我们的人,也不是梁国那边的。”

    齐悠远手指又节奏极快的敲击着桌面,眉头也紧紧的皱了起来。

    “殿下!”金面罩感觉到齐悠远的变化连忙道,“您还记得一开始那个周煊说玉颜殿下还活着的吗?”

    见周煊不说话,金面罩继续道,“殿下,我们的人也查过了,的确是李玉颜毒杀了凤迪,她之前还捅了周煊。属下也让人查了,李玉颜生性懒散,杀人这样的事应该不会做的。不然之前她也不会选择自杀了。”

    “你什么意思?”齐悠远显得不耐烦了,“你不会告诉我这个李玉颜是玉颜姐姐吧!你不觉得荒唐吗?”

    “可是……”金面罩忍了忍又道,“可是探子们说,那个李玉颜当初真的已经断气好几日了。还有就是周煊对她的态度。”

    “别给我说他的态度!”齐悠远一拍桌子。“他就是个畜生!”

    “殿下!”金面罩好声道,“凤迪死了,那个凤国公也自焚身亡。周太子已经安排人手去除掉周焰了。其实只要梁国那边再加把劲,攻下大周不是难事!”

    “是吗?”齐悠远冷笑,“周煊那边知不知道凤家的事?如果不知道的话差人告诉他!”

    这时就见一个小将急匆匆的进来:“殿下,大将军,大周那边把周煊抬到城门外口口声声要见赤墨。”

    “好呀!”原本还怒不可遏的齐悠远顿时来了精神,“走!咱们去看看九殿下。好久没见了,该好好聊聊了!”

    武阳城北门外,一群铁骑军簇拥着大车矗立在弓箭射程之外。

    武阳城头上手持弓箭的齐兵虎视眈眈的看着远处的周军。

    只要周军上前,他们便会乱箭齐发。

    金面罩跃上城头垛墙,大红的披风迎风招展。

    “见赤墨可以!让周煊一个人进来!”

    声音层层的传过来。

    骑马立在周煊车旁的李威之小声道:“殿下不可!让他们出来!”

    不等周煊回话,李威之就喊了出去:“让赤墨出来,中间地带见面!”

    李威之喊话,铁骑军齐声呐喊。

    听到周军的喊话,金面罩从垛墙上跳了下来。

    “可以!”站在垛墙后的齐悠远嘴角一斜,“你们绑着我,把我送出去就可以了。”

    “殿下!”金面罩不放心道,“刀剑无眼……”

    “没事!”齐悠远一扬手,“别忘了,赤墨是你们的俘虏!再说,周煊也是重伤,他们自顾都难呢!最关键的是,你殿下我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伤到的。”

    “好吧!”金面罩闷声道,“殿下放心,属下会盯着李威之的。”

    很快。

    武阳城门大开,两队齐人押着一个身穿黑色布衣,五花大绑,黑布罩头的人走了出来。

    “如何证明她是赤墨?”

    李威之不放心的对着齐人喊道。

    “顾逸兴!”黑衣人突然大喊,“你这个恩将仇报的畜生!我就是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老实点!”金面罩坐在马上遥遥的看着李威之,“他是不是自有你们殿下证明。他被绑着了,你要是不放心,大可上前查看!”

    “不必了!”周煊坐在车上费力的说道,“他是,他的声音我听的出来。放心吧!”

    “殿下!”李威之想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敢告诉周煊凤迪出事了。

    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李威之第一个念头就是这绝对不可能!

    如果可能的话,那个嫁给周煊的李玉颜早已经不是他的妹妹宝儿了。

    李威之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想是真的。

    李玉颜在上吊的时候就死了,而这个醒来的不是李玉颜。

    李威之忍不住住给家里写了信,说明了这里的情况。

    齐人拿韩国公主的尸体做章,周煊对韩国公主情根深种。

    李临川虽然给李威之传了信让他安心领兵,但是知道凤迪被毒杀,李玉颜失踪,李威之就是满心的悲痛。

    他是心疼自己的妹妹早就死了,还是死不见尸的那种悄无声息的死了。

    李威之也说不清,他是不是恨周煊。

    周煊要见赤墨的时候,他没有阻拦。

    “殿下一切小心!”李威之也不知道该如和面对周煊了。

    “放心吧!”殷墨低声道,“有我呢!我会护着殿下的。”

    齐人将五花大绑的齐悠远放在了一处空地就撤了回去。

    殷墨驾着马车缓缓上前。

    马车来到齐悠远面前缓缓停了下来。

    “打开车门!”周煊躺在车上吩咐殷墨,“你走远点,不许听!”

    “殿下!”殷墨不放心,“属下入耳不闻。”

    “哎!”罩着黑头罩的齐悠远叹气,“什么是做贼心虚你就是!连自己的世卫都放着,九殿下啊,你累不累?”

    “到底怎么回事?”周煊不顾齐悠远的嘲讽关切的问,“你怎么会来这里?素行……”

    “你说我怎么会来?”齐悠远冷哼,“亡国之奴,还有的选吗?你不配叫素行!你哪来的脸叫素行?”

    “她到底在不在!”周煊突然声嘶力竭的喊道,“你说!她到底怎么样了?”

    “你说呢?”齐悠远冷笑,“你还问我们干什么?九殿下不是新婚燕尔才抱了美人归吗?”

    “是谁说此生非素行不娶的嘛?怎么一转眼就娶别人了呢!”

    “噢……对了!那个发誓娶素行的是顾逸兴。而您是大周的九皇子周煊,所以誓言不作数的对不对?”

    “赤墨!”周煊深吸了一口气,“素行没有死!她还活着的。她真的没有死!”

    “骗你自己吧!”齐悠远冷笑,“这样你的良心就安稳了?真是太会自欺欺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