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小娇妻有〕〔穿书后我抱上了最〕〔太宗皇帝成长计划〕〔武功自动修炼:我〕〔炮灰女配修仙回90〕〔第一兵王于枫杨黎〕〔父皇为何造反〕〔大唐小书生〕〔某霍格沃茨的魔文〕〔献祭之主〕〔悬剑峰上有剑仙〕〔重生:回到1993当〕〔爹地给力妈咪又怀〕〔穿越远古野人老公〕〔女总裁的极品护卫〕〔轮回世界:傅青海〕〔我是第五天王〕〔我明明只想当龙套〕〔影视从海豹突击队〕〔我真是佞臣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蛮妃宠 第94章 放声大哭
    “说!”韩玉颜嘶吼,“四殿下怎么说的!”

    副将罗云握紧了黄娟沙哑的回道:“人在!城在!国在!”

    “人在!城在!国在!”围在她马前的残兵干涩沙哑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对!”韩玉颜握紧了长戟,“我们还有这么多人在!阳翟还在,韩国就一定还在!他们是骗我们的!不可乱了军心!先回阳翟,休整之后再迎战!”

    开战一来,韩国节节败退,如今只剩下韩都阳翟了。

    李辉带重兵越过大川谷,她带兵迎战,四皇子韩霖风坐镇阳翟。

    阳翟北靠大山,南望大川谷,因为大川谷的天险,周军才没有像其他郡县一样势如破竹。

    风雪越来越大,韩玉颜带着仅有的残兵缓缓的朝着阳翟赶去。

    风雪中,阳翟的城楼稳如磐石的耸立着。

    韩玉颜的心里稍稍安稳了些,只要阳翟还在韩国就不会亡的。

    风雪中城头有大旗迎风飘扬。

    韩玉颜只觉得那大旗有些晃眼。

    莫非她眼花看错了?

    韩国的红底黑龙旗怎么变成了大周的黑底金龙旗了?

    那黑甲将说的都是真的?

    韩玉颜心头一颤,这三日来,她只顾着大川谷中和周军拼杀了,她以为挡住了大川谷的周军,韩都就保住了。

    周军是从哪里攻进去的!

    韩玉颜直勾勾的看着城头的大旗,雪花中一支长箭破风而来,贯穿了她高高扬起的脖颈。

    那长箭力道极大,韩玉颜被穿透脖颈,整个人也从马背上飞落而下。

    风雪中,阳翟的城门打开,一队黑甲军飞马而出。

    跑在最前面的黑甲将,飞马来到韩玉颜身前,蹲在了鲜血染红了一片白雪的韩玉颜面前,扭头看向了城墙声嘶力竭的吼道:“是谁放的箭!”

    这声音她很熟悉,是顾逸兴的。

    韩玉颜瞪大了眼睛,只看到一个黑漆漆的侧影。

    虽然看不清楚,但临死前,她还是见到了他的。

    是他带人攻破了阳翟!

    这个妖孽骗了她的真心,骗的韩国亡国,又亲眼看着她死了,真的就是功德圆满了。

    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不让这个妖孽好过!

    韩玉颜瞪大了眼睛,咽下最后一口气。

    ………

    韩玉颜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星光满天了。

    她竟然睡着了。

    方才厮杀和惨死的场景,究竟是回忆还是梦境,她也不想弄清楚了。

    一段又段的记忆不停的涌现,这些日子她的整个头脑都是混乱不堪的。

    韩玉颜动了动,才发现那匹陪着她一路狂奔的马就趴在她身旁,恰好为她挡住了如刀割般的寒风。

    这马是她离开金陵的时候用金钗换的,一路上她都没让马儿歇息过。

    一路跑来,马儿也是精疲力尽了吧。

    伸手抚了抚马鬃毛,韩玉颜抱着马脖子泪水不由的就涌了出来。

    由一开始默默的,到哭出声音,再到放声大哭。

    似乎只有放声大哭才能疏解她这些日子满心的煎熬。

    意识到她是韩玉颜的时候,她就盘算着要为自己报仇了。

    可是真的杀了凤迪又看着凤国公抱着孙儿自焚,她又觉得自己太残忍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已经换了一具身体,可以安安稳稳的做李玉颜,可是一幕幕的记忆让她坐立不安。

    她之所以投署着韩国公主名字的血书,就是不想连累李家。

    她已经占了李玉颜的身体,若是再因为她害的李家满门抄斩,那就罪过了。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感觉到马儿转头蹭她,韩玉颜才止住了哭声。

    国破家亡,物是人非。

    连她自己都不再是原来的自己了。

    天大地大的,她却不知该往哪里去。

    知道自己是韩玉颜的时候,正好面对着凤迪,她就顺手给毫无防备他下了毒。

    下了毒之后她心里却没有丝毫的轻松感。

    凤迪和周煊一样和她也是有三年的交情的。

    特别是看着风烛残年的凤国公抱着凤迪的尸体躲进祠堂,她的心就软了。

    之后一路狂奔的来到了韩国,来到了她曾经的战场。

    当初,她那么迫切的要见大周九皇子。

    没想到死了一会,她竟然成了他的妃。

    想起这段时间和周煊的相处,韩玉颜心里也是五味陈。

    她扎扎实实的捅了他一刀呢!

    当初,两国交战,她都没想过要杀周煊的。

    她只是想向他问清楚,他对她到底有几分真。

    她不信,他只是利用她的。

    死了不信,如今活了还不信。

    韩玉颜抹了抹眼泪,又摸了摸腰间的匕首。

    对了!

    她还可以找赤墨的。

    韩玉颜仰头看了看满天星斗。

    都已经来到韩国了,距离阳翟也不远了。

    她还是先去找韩霖风。

    如果周烁那晚说的都是真的,那么韩霖风才是她最大的仇人。

    如果周烁那晚说的都是真的,那么韩霖风才是她最大的仇人。

    就算她已经脱胎换过了,亲人的仇她不能不报。

    韩玉颜擦干了眼泪,拍了拍马脖子。

    马儿很配合的站了起来。

    她已经好几日没有进食了,就算她抗的住,马儿也扛不住。

    韩玉颜牵着马儿缓缓的朝着阳翟走去。

    寒冬腊月,又是下半夜,寒刀霜剑的苦不堪言。

    好几日没有进食,又在寒夜里睡了一晚,哭了那久,韩玉颜没走多远,脚下一软人就倒下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一个暖呼呼的房间里了。

    “醒了?”一个身穿道袍慈眉善目的妇人对着她笑道,“可是饿了?我摸着你脉搏虚浮可是饿了许久了?”

    “慎思!”妇人冲着门外喊道,“端些热汤水过来,这姑娘醒了。”

    “好嘞!”

    随着一声回应,一个身穿黑色粗布棉袍的男子端着热气腾腾的汤水走了进来。

    “小姑娘,能坐吗?起来喝点!”

    男子约莫二十岁的样子,五官极美只是面皮有些黝黑,一看就是常年风吹日晒的。

    “给我吧!”妇人笑道,“她应该饿了好几日了,又着了风寒,哪里就起得来了。你去把药熬上。等她把这热汤喝了,再吃药。”

    妇人前面皮白净,一身粗布道袍在她身上也显得气度非凡。

    还有她说话的样子,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超神学院:开局穿〕〔偷香(杨羽)〕〔龙宸〕〔苏玥马强马老二〕〔封号兵王〕〔顶级气运,悄悄修〕〔什么叫游走型中单〕〔直播:长得太凶,〕〔赵煦穿越成燕王〕〔战神归来,大佬马〕〔元始医仙江昊〕〔赝太子〕〔轮回者必须死〕〔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