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小娇妻有〕〔穿书后我抱上了最〕〔太宗皇帝成长计划〕〔武功自动修炼:我〕〔炮灰女配修仙回90〕〔第一兵王于枫杨黎〕〔父皇为何造反〕〔大唐小书生〕〔某霍格沃茨的魔文〕〔献祭之主〕〔悬剑峰上有剑仙〕〔重生:回到1993当〕〔爹地给力妈咪又怀〕〔穿越远古野人老公〕〔女总裁的极品护卫〕〔轮回世界:傅青海〕〔我是第五天王〕〔我明明只想当龙套〕〔影视从海豹突击队〕〔我真是佞臣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蛮妃宠 第95章 熟人
    妇人接过了汤碗,对着她笑道:“别逞强,等你好了再谢也不迟。”

    韩玉颜没有逞强,因为她真的没办法逞强了,浑身酸软,连张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她动了动嘴唇才发现喉咙干的生疼。

    妇人拿着小勺子将温热的汤水送到了她嘴边。

    韩玉颜张口喝下了汤水。

    很快一碗热汤就喝光了。

    喉咙不那么疼了。

    “这是阳翟城东的道观。”妇人不等她问便主动介绍道,“我们也是借宿的。放心吧,观主人很好的,你安心养着。”

    她真的太累。

    喝了汤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一片明亮。

    房里有人在说话。

    李玉颜又闭上了眼睛装睡。

    “娘!我们就这么一直等下去啊……”男子的声音有些无奈,“要不请个大夫再给她瞧瞧,这一直睡可不行啊。”

    “她身体没问题。”妇人轻叹,“看情形应该是数日没有休息没有进食,能睡最养神了。”

    “哎!”男子叹气,“一个姑娘,孤身一声的,肯定是遇到什么不好的事了……”

    “行了!别瞎猜了。人生在世哪有顺顺当当的,能帮一把也算是缘分。你记住了。可不许乱问。”

    “不会!”男子笑道,“儿子早就是方外人了,才不会那么俗气。”

    “行了!”妇人笑道,“去准备点吃的,我估摸着她也该醒了。记得要清淡的,易消化的。”

    男子走后,妇人上前看了看她,便安静的守在一旁了。

    直到睡不下去了她才睁开了眼。

    喝了汤水,服了药,她感觉好多了。

    她很想这么一直躺下去。

    可是这样麻烦素味平生的母子俩,她也是满心不安。

    感觉有了些力气,韩玉颜就自己坐了起来了。

    “感觉如何?”妇人柔声笑道,“千万不要勉强,我们不赶时间的。再过几日就是年关,我们很可能就在这里过年了。”

    一晃都要过年了。

    她被射杀的时候是十月底,算算也就是两个月的时间而已。

    恍如隔世啊。

    阳光明媚,道观里烧着火炕,十分的温暖。

    韩玉颜坐在炕上目光迷离的望着窗外的日影。

    日影外一个人影缓缓走近。

    道观的窗户用的是薄麻布,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那个影子很眼熟。

    韩玉颜不由就从炕上站了起来。

    那个人影似乎只是在窗外一晃就不见了。

    紧跟着人影的还有一群人影。

    很快人影都不见了。

    那个走在最前的人影她太熟悉了,虽然看不清楚人,但是他走的姿势,身形她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那是她四皇弟韩霖风。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道观……

    醒来之后,她连房门都没出。

    道观……

    阳翟城东南的确是有个道观,叫朝阳观,在韩国人们的心目中,这家道观是最具盛名的。

    她的父皇最喜欢来这里听道了。

    几乎年年都会来个两三趟的。

    道观的观主是个德高望重的道士,她也见过一两面,只是没怎么说过话。

    韩霖风也时长来这道观的。

    她要去问问他!

    他为何要卖国!

    韩玉颜才走到门口,就被一个修长的人影拦住了。

    “别乱走!”慎思低沉的嗓音对着她道,“观里来了贵人,你还病着不要乱走。”

    慎思站在门口,和她离的很近。

    只是慎思背着光,整个人显得灰扑扑的。

    但是离的太近,她几乎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檀香味道,韩玉颜不由往后退了退淡淡笑道:“什么贵人?”

    “是郡守大人!”慎思依靠着门框笑道,“两个月前韩国四皇子。”

    真的就是他!

    韩玉颜深吸了一口气,强压着满心汹涌澎湃的情绪:“你认识他?”

    “不认识!”慎思笑着,半边脸沐着阳光半边连隐在阴影中,“听说而已。”

    “你母亲呢?”

    这几日都是那妇人守着她的,这次她睁开眼睛却不见妇人。

    “阳翟今日开庙会,我娘去买点东西很快就会回来的。”

    “那你怎么不陪着她去?”

    慎思整个人进了房间,黝黑的的眼睛显得格外明亮:“我娘走的时候交代了,你还没完全好了,留下我照顾你。”

    “噢……”韩玉颜木然的点了点头,“多谢了。”

    “谢什么?”慎思明亮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李玉颜的脸,“你是不是逃婚出来的?”

    韩玉颜一愣,她不止是逃婚还是逃命。

    但是说到底,她也不知道她是在逃什么。

    “你看,你双手细嫩,雍容华贵,美若天仙的,一看就是非富即贵人家的姑娘。你怎么会孤身一人出现在大川谷中呢?”

    “我娘说你应该是很久没有吃东西,也没有休息了。所以我猜你是逃婚出来的。”

    “你不是说自己是方外人,没那么俗气的吗?”韩玉颜想起装睡的时候,妇人不让慎思乱问,慎思就是这么说的。

    “哈!”慎思往炕沿上一坐,“我还俗了!”

    “噢……”韩玉颜没有看慎思而是笑着转移了话题,“我想去看看那位郡守大人,你陪我去可以吗?”

    “偷偷的看还是光明正大的看?”

    “看情况!”韩玉颜沉思了片刻道,“如果情况允许的话,我想和郡守单独谈谈。”

    “我的天!”慎思火烧屁股一般的站了起来,“你逃婚不会是想嫁给郡守大人吧?我给你说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了?”韩玉颜微微皱眉,“你刚才有人说了我美若天仙的。难道还配不上他了?”

    “不是配不配的问题!”慎思压低了声音对着李玉颜故作神秘道,“郡守大人今日过来是来祭奠的!”

    “祭奠?”韩玉颜眉心蹙的更紧,“祭奠谁?”

    “他妹妹!”慎思也学着李玉颜皱眉,“就是韩国长公主韩玉颜!”

    韩玉颜原本强压着的惊涛骇浪一瞬间就决堤了。

    她死后被安葬在这道观来了吗?

    她问过凤迪,凤迪给她说他和周煊走的匆忙根本没在乎她的身体如何了。

    周煊好像说过,赤墨为她守陵了。那是不是赤墨也在这观中。

    韩玉颜如此想着,人就跑出了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超神学院:开局穿〕〔偷香(杨羽)〕〔龙宸〕〔苏玥马强马老二〕〔封号兵王〕〔顶级气运,悄悄修〕〔什么叫游走型中单〕〔直播:长得太凶,〕〔赵煦穿越成燕王〕〔战神归来,大佬马〕〔元始医仙江昊〕〔赝太子〕〔轮回者必须死〕〔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