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年代小娇妻有〕〔穿书后我抱上了最〕〔太宗皇帝成长计划〕〔武功自动修炼:我〕〔炮灰女配修仙回90〕〔第一兵王于枫杨黎〕〔父皇为何造反〕〔大唐小书生〕〔某霍格沃茨的魔文〕〔献祭之主〕〔悬剑峰上有剑仙〕〔重生:回到1993当〕〔爹地给力妈咪又怀〕〔穿越远古野人老公〕〔女总裁的极品护卫〕〔轮回世界:傅青海〕〔我是第五天王〕〔我明明只想当龙套〕〔影视从海豹突击队〕〔我真是佞臣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蛮妃宠 第96章 一样的味道
    “哎!”慎思一个箭步追上了韩玉颜一把将披风裹在她身上,“外头寒,你还没好,再冻着,你可要躺着过年了!”

    道观很大。

    她知道观主的所在。

    韩霖风来祭奠她,应该会先去见观主的。

    先不管韩霖风了,她还是先去看看她自己吧。

    “你知道韩国公主的墓吗?”韩玉颜紧了紧慎思给她穿上的还带着体温的披风。

    这个救了她命的陌生人总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就像他给她披上他的披风,动作娴熟的就像是每天都给她裹披风一样的自然。

    有一段时间顾逸兴就喜欢给她裹他身上的披风。

    披风带着他的体温,他的气息。

    就连气味也是一样的。

    这个慎思身上的檀香味和顾逸兴身上的是一样的。

    意识到她又想起顾逸风,韩玉颜的心顿时猛烈的痛了起来。

    他之前给她的温暖也好了拥抱也好,还有那些绵绵情话,原来都是骗她的。

    她死了,他竟然都没有给她收尸?

    不对啊!

    如果像凤迪说的那样,他们走的匆忙都不知道何人给她收的尸,那她死前怎么就看到顾逸兴了?

    弥留之际,她能感觉到,他抱着她的……

    “我不知道啊……”慎思紧挨着韩玉颜低声道,“不过我听说是那位公主的尸身不见了!”

    “不见了?”

    “对啊!”慎思压低声音道,“我还在观主和我娘闲聊的时候无意中听到的。说是有个人给公主做具冰棺,就放到道观后院的冰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人和公主的冰棺都不见了……”

    “那个人可叫赤墨?”韩玉颜捂着胸口极力的平复着满心的情绪。

    “赤墨?”慎思看了一眼韩玉颜,“不知道,观主没提。不过若是你想知道话,我会帮你向观主打听的。”

    真是巧了,她的尸体竟然不见了。

    难不成她见不了自己的尸体?

    那个带走她的人肯定是赤墨。

    她记得,当时她告诉赤墨,她爱上顾逸兴的时候,赤墨红着眼睛给她说,他永远都会是她坚强的后盾。

    如今想想,她和赤墨青梅竹马,若不是顾逸兴出现,她应该早就嫁给赤墨了吧。

    原以为,顾逸兴是上苍次给她的最好的礼物,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天大的陷阱。

    这些日子,他都不去想和顾逸兴之间的点点滴滴。

    但是那些心动过的东西甜蜜过的瞬间如影随形,她不愿意想,记忆偏偏不停的涌现。

    就像慎思给她披披风,她一下子就想到了顾逸兴给她披披风还有他的体温,他的气息,他的味道……

    “喂!”慎思见韩玉颜在发呆伸手在她眼前挥了挥,“发什么呆呀?还去不去?不去的话,我们还是回屋里,外头风大,你不能吹风的。”

    “去!”韩玉颜蹙眉收回了神思,“我要去见见那个郡守大人!”

    韩玉颜和慎思来到望江阁的时候,望江门外站满了手持长戟的护卫。

    这些护卫都穿着暗红色的盔甲,就像之前她领兵作战时一样的暗红色的盔甲。

    看到一对穿着粗布衣跑的年轻男女走到近前,护卫们都警戒了起来。

    “郡守大人和观主有重要事情谈,闲人勿扰!”

    “韩鬼才!”韩玉颜对着望江阁高声喊道,“韩老鬼!我有事要问你!”

    她虽没和观主说过话,但是她母妃却和观主很投缘。她母妃就时常称呼他为韩鬼才或者韩老鬼!

    慎思一把握住了她的肩膀:“别喊!快走!”

    “站住!”随着一声呵斥,望江阁的大门打开了。

    一身雪白云锦,裹着红色狐皮披风面沉如水的韩霖风站在了门口处。

    韩霖风其实只比她晚出生一天。

    在她的印象里,韩霖风乖巧伶俐,不声不响的。总是喜欢一个人安静的呆着。

    她记得小时候,她和三个哥哥一起玩的时候,韩霖风就一个人躲在一旁偷偷的看着。

    她也叫他加入他们,但是韩霖风每次都以身体不好为借口拒绝加入他们。

    韩霖风自幼体弱多病,即便后来好了,他也是总习惯一个人呆着。

    当时二哥三哥战死的时候,她主动请缨去迎战,让韩霖风驻守阳翟。

    不听韩霖风亲口承认,她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周烁所说的话。

    她不信,从小到大最胆小懦弱的韩霖风是隐藏最深害的韩国覆灭的罪魁祸首。

    “你们是什么人!”韩霖风满面寒霜神情凶狠,“竟敢自这样喊叫韩真人,你们可知罪!”

    从小到大,韩霖风都像是一只温和的小绵羊。他说话从来也都是温声和气的。

    从来没有过这样凶狠的样子。

    韩玉颜一时就愣住了。

    难道他和周烁一样,表面上谦卑温和不实际上野心勃勃。

    对了,周烁说过,韩霖风要当韩国的皇帝的。

    为了这个皇位,他害死父皇兄长,周烁则是直接出卖大周的国土。

    这两个人都是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

    “回郡守大人!”慎思伸手揽住了韩玉颜的肩头将她带进了怀里,“我娘和观主是故矫,我夫人淘气,学着我娘叫观主了。还望郡守莫怪。郡守放心,回去,我会好好教导我夫人的。”

    “是的郡守大人!”紧跟着韩霖风出来的一身道袍白须飘飘的朝阳观主对着韩霖风道,“他的确是故人之子。再说了,韩鬼才也好,韩老鬼也罢,也就是个称呼罢了。郡守大人可不要为难他们!”

    韩霖风眯着眼,一直盯着她的脸。

    那目光就像是毒蛇吐信让人不寒而栗。

    仔细想想自己从小到大,她从来没有见过韩霖风的眼睛。

    她每次和他说话的时候,韩霖风不是低头垂目就是看着别处,反正从来没和她对视过。

    “不行!”韩霖风目光一寒,“还是让本郡守帮你调教调教!”

    “去!”韩霖风说着对着一旁的侍卫吩咐道,“她在真人面前出言不逊!掌嘴二十!”

    她都不要问了,单是看到韩霖风的眼中的恶毒,她就相信了,周烁说的都是真的。

    这个韩霖风才是韩国覆灭的罪人。

    韩玉颜韩玉伸手抓住了赤墨匕首。

    她现在就解决了他!替死去的亲人和将士报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超神学院:开局穿〕〔偷香(杨羽)〕〔龙宸〕〔苏玥马强马老二〕〔封号兵王〕〔顶级气运,悄悄修〕〔什么叫游走型中单〕〔直播:长得太凶,〕〔赵煦穿越成燕王〕〔战神归来,大佬马〕〔元始医仙江昊〕〔赝太子〕〔轮回者必须死〕〔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