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我为尊〕〔这个体质便宜卖〕〔三界缉凶〕〔寒门仕子〕〔亮剑:代管独立团〕〔开局约会绝色校花〕〔穿梭万界:从要听〕〔西游:我为唐僧,〕〔白衣军主〕〔三国:五岁熊孩子〕〔至尊丹皇〕〔神王令〕〔女神总裁的贴身龙〕〔一胎三宝:直男爹〕〔第一兵王于枫杨黎〕〔重生过去有亿点物〕〔相亲对象是神明之〕〔网游之开局获得成〕〔穿越世界的赛亚人〕〔天降七宝,团宠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蛮妃宠 第98章 陪
    傍晚,望江阁。

    韩玉颜穿着鹅黄的棉裙,披着一身大红色,滚着雪白毛茸茸边的披风,坐在了韩真人面前,仿若含苞待放的花朵。

    慎思还是一身粗布衣,披着黑色披风,稳稳的坐在了韩玉颜身旁。

    韩玉颜要见观主,勿念答应了,恰好,观主也差人来请韩玉颜。

    慎思以韩玉颜带着利器怕对观主不利为借口硬是跟着韩玉颜一起来了。

    道童上了茶之后,韩观主一脸平和的望着韩玉颜。

    “不知道姑娘要见本道所为何事?”

    “韩老鬼!”韩玉颜看着面前仙风道骨的老人,眼前顿时浮现了,她父皇和太子哥哥一起和老人论道的情形。

    最近的一次是去年,大约也是年前的样子。

    那时候她只顾着和顾逸兴说笑,在这里呆了没多会就拉着顾逸兴出去玩了。

    “这个称呼您还记得吧!”韩玉颜一时红了眼圈。

    “记得!”韩真人连忙道,“姑娘可是认识先帝?还是受先帝所托?”

    “我是受长公主所托!”韩玉颜忍着翻江倒海的情绪,“不瞒真人,我和长公主是好友。才走了半年,没想到就发生这样的事了。听说她被人带到了观里,我想见见她。”

    韩真人伸手抚了抚长须,似乎在沉思。

    “真人和先帝先太子都熟悉,但是和长公主不熟悉。如果我没说错的话,这里长公主只来过两次。一次是四年前加笈先帝太子带着她来祈福。第二次是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跟着先帝一起过来游玩的,两次长公主都没和真人说过话。对不对!”

    韩真人微微点了点头。

    “长公主加笈的时候,真人送了她一枚如意玉佩。去年长公主来的时候,临走跟真人要了一本真人新写的道经,叫朝阳观注。”

    “噢......”韩真人长长舒了一口气,“姑娘若是要看的话,本道倒是可以带你去看看,但是事关长公主,此事万万不可对外人说起。”

    “真人放心!”韩玉颜红着眼圈颤声道,“长公主若是知道死后还是劳烦真人收尸,当初就该多来拜拜真人的。”

    “不是本道!”韩真人叹了口气,“是一个叫赤墨公子,他拿着剑硬是让本道让出了冰窖。不过就算他不用剑,本道也会让出来的。”

    “他还在吗?”韩玉颜顿时觉得心猛烈的跳了起来。

    或许见到赤墨,她就不会这么无助和害怕了。

    “走吧!”韩真人站了起来,“姑娘随本道去一趟冰窖就清楚了。”

    朝阳观的冰窖她是来过的。

    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她就和赤墨跑进了冰窖。

    冰窖很大,才进了石门就能感觉到寒气袭人。

    这里的冰是从千里雪山采来的千年寒冰,比外头的冰要寒上许多倍。

    进了冰窖,绕过几道石墙,韩真人停了下来。

    指着一处还铺着狐皮褥子的大冰块道:“长公主之前就躺在那里。”

    韩玉颜愣住了。

    那冰块上铺着厚厚的狐皮垫子,周围的冰块上有斑驳的血迹,矮一点的冰块上更是。

    “当初,长公主被人射杀在城门口。”韩真人见韩玉颜俯身摸着冰块上的血迹解释道,“听说那大周的九皇子抱着长公主在雪地里坐了三天三夜。赤墨赶过去的时候,抢走了长公主。当时,这里都是周军。赤墨一个人背着长公主的遗体杀出了重围,来到了这里。”

    她真的是在顾逸兴怀里死去的。

    他抱着她坐了三天三夜。

    可是他早干嘛去了?

    在她绝望的四处找他的时候,他去哪里了。

    当时她多想找到他,让他告诉她,他根本不是大周的皇子。他只是她的顾逸兴……

    “周军紧追不舍!将整个朝阳观都包围了。后面不知道为什么又突然撤走了!”

    “赤墨带着长公主,来到观里就央求本道无论如何都要救活长公主。”

    “长公主都去了三日了,他非说长公主还活着,又是熬药又是治伤口的。甚至......”

    韩真人长叹了口气:“甚至用自己的血来喂长公主.....”

    她和赤墨青梅竹马。

    赤墨比她小一岁,在她心里,赤墨就像是自己的亲弟弟。

    她加笈之后赤墨似乎给她表白过几次心意,但是她都以为他是开玩笑的。

    后来她和顾逸兴好了,赤墨就赌气走了。

    一直到她被人射杀,赤墨都没有再出现。

    若是他早一点出现,又会是怎么样的局面……

    “本道也劝了他几次,但是他就是不听。他说长公主只是睡着了,他一定能将长公主救活的。他每日都在熬各种各样的药……”

    “半月前,他突然不见了,连着长公主的遗体都不见了。我们也是事后才发现的。他具体什么时候走的,如何走的我们都不知道。”

    “这事只有本道一人知道,一直也瞒着。谁知道,四皇子不知道哪里知道了消息,这才特意跑过来查看的。本道是真的不知道他们去哪儿了……”

    “我知道!”慎思一旁悄声道,“我们途中听说齐人用韩国公主的冰棺和一个叫做赤墨的性命胁迫大周九皇子投降的消息。如今看来,十之八九是真的了。”

    “有这事?”韩玉颜顿时看向了慎思,“消息可靠吗?”

    齐人用韩国公主的遗体和赤墨来要挟周煊的事,她在凤迪那看到过的。

    当时她还感慨韩国公主真倒霉,死了也不得安宁。

    她当时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死了都不得安的韩国公主就是她自己。

    对于赤墨在齐国的事她也是半信半疑的。

    她更相信赤墨还在韩国给她守灵的说法。

    所以她一路狂奔而来。

    “道听途说!”慎思望着韩玉颜微微皱眉,“不过结合真人的话,我估摸着那些传言很可能是真的。”

    “你真是韩国公主的好友?你若是去南边的话,我陪你去!”

    “你?”韩玉颜微微蹙眉,“你已经救了我两次了.....”

    “所以救人救到底啊!”慎思打断了韩玉颜,“再说了,我们母子本就是在游学,去哪里不是去呢!”

    “那边是战场!”韩玉颜盯着慎思的眼睛,“很可能有性命之忧。”

    慎思微微一笑:“就是因为危险,我才打算陪你去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