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坐忘长生〕〔我什么时候无敌了〕〔薄太太今天又被扒〕〔斑,我八岁才开轮〕〔末日了我竟成了丧〕〔娇美娘子种田忙〕〔签到大恶龙〕〔磨了10年剑的我终〕〔顽贼〕〔修罗殿之战神归来〕〔模拟修仙:我能固〕〔她是时间的嘉许〕〔聊斋:狐妖夫人为〕〔从提AK47到三国种〕〔神诡世界,我能修〕〔快穿之偏执大佬心〕〔我的投资时代〕〔我的怪奇游戏物语〕〔一幡在手天下我有〕〔男人四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蛮妃宠 第100章 真面目
    “寻夫?”慎思顿时气呼呼道,“你被抛弃了?这不合常理啊!”

    “好了!”勿念看出了儿子的失态连忙道,“你既然这么说了,我们也不好留你的,至于救命之恩什么的,修道之人不讲究回报的。只是这正是寒夜,你一个人这么走我们着实也不放心,不如这样,我们三个先找个地方借宿,明日一早你再走!”

    “好!”

    把话说开了,韩玉颜心里也放松了不少。

    明知道没有结果,她可不能白白的让人对她产生不该有的想法。

    更何况这个人很可能是周煊的哥哥。

    这就更不能允许了。

    “你什么时候成亲的?”

    “你夫君是谁?”

    “你是哪里人?”

    “你夫君为什么走啊?”

    “你不是为韩国公主来的吗?”

    “你是不是骗我的?”

    “我觉得你不像是成过亲的啊?”

    .......

    夜间的寒风没能让慎思闭嘴。

    一路上慎思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的问她。

    她也就随口胡乱的回答着。

    赶到勿念说小村庄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农家局促。

    韩玉颜被安排和勿念同房。

    也就眯了一小会,韩玉颜就悄然起身离去了。

    一路施展轻功,破晓的时候,韩玉颜已经离开很远了。

    一夜狂奔,她也没觉得多冷。

    前面是个小镇子,炊烟四起。

    还好,还有些碎银子。

    常年在外,韩玉颜一直有随身带银钱的习惯。

    这些银子还是她提早让花影给换的。

    韩玉颜来到了镇子口卖早点的小铺子。

    她才刚捡了靠边的一张小桌子坐下来,要了一碗汤面,就见对面一黑,慎思黑着脸的坐在了她对面对着小二道:“两碗!不!三碗!”

    “你轻功很好啊!”慎思对着韩玉颜皱眉,“我险些都没追上!你比马跑的还快呢!”

    “你跟踪我?”韩玉颜无奈的笑了。

    “我说了我陪你去的!你怎么能偷跑呢?”

    “你娘呢?”韩玉颜皱眉。

    这时小二已经麻利的送上了三万热气腾腾的汤面。

    慎思先接过一碗汤面放到了她面前,又自己端了两碗在自己面前。

    “我和我娘说过了,她先回道观,我把你安全的送过去,找到你的夫君我就回去。”

    “你和你娘在一个还好说,你单独送我只怕......”

    “不怕!”慎思一挑眉,“他要是敢有怨言我就揍到他没有怨言。我救了你,他要谢恩的。”

    “哈.......”韩玉颜低头吃面,整个脸都被热气笼罩了。

    南边武阳。

    晨曦白雾笼罩。

    武阳城门口,一辆大车缓缓的朝着城门口驶去。

    武阳城里府衙内。

    齐悠远刚刚从冰室里出来,一身寒气,一张脸显得异常的青白。

    “殿下!”金面罩上前禀告,“周煊一个人来投降了。”

    “不是让他带着李威之的头吗?”齐悠远皱眉,“他一个人来什么意思!”

    “他说了,为了公主和赤墨是私,杀李威之是不义,他不能徇私忘义。更不能做大周的罪人。他说了,若是我们执意烧了公主,他就一起死。”

    “哼!”齐悠远顿时火了,“这个畜生!他想死,我成全他!去!把他带进冰窖!我倒要看看他死不死!”

    周煊伤口未愈,这几日全靠药吊着。

    昨日见了赤墨,他越发觉得不对劲。

    赤墨的功夫他是知道的,怎么会轻易被俘虏。

    再说还有韩玉颜的尸身,以赤墨对韩玉颜的感情,就是拼了命也会护住韩玉颜的。

    和赤墨对话的时候,周煊就发现了,赤墨虽然被绑着,但是中气十足,至少没有受伤。

    还有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连凤迪被害,李玉颜失踪这样的消息都能得到,一看就不是俘虏。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赤墨和齐人是一条战线的。

    想通了这一点,周煊也就不害怕了。

    天不亮就让殷墨带着他来城门口叫阵了。

    城门打开,车子一路驶进了府衙的大院。

    金面罩站在大厅门口目光森森的看着周煊在殷墨的搀扶下出了马车。

    “赤墨呢?”周煊对着金面罩问道。

    金面罩没理转身进了大厅。

    周煊跟了上去。

    一路走进了后厅再下了石阶来到了冰室。

    比外头的寒冬又冷了几分。

    殷墨不由给周煊紧了紧披风。

    在张院判猛药下,周煊的伤口愈合了,只是体虚,这才走了几步,周煊头上已经满是虚汗了。

    绕道过一道石墙,就进了冰室。

    金面罩悄无声息的站在了一旁。

    冰室中间是一口冰棺材。

    一个身穿红衣的男子正俯身给冰棺中的女子理耳边的碎发。

    看到冰棺,周煊就僵住了。

    红衣男子正是赤墨。

    或许是听到脚步声,赤墨站直了身子转头看了一眼周煊。

    “过来!”赤墨眉头轻挑,眉心的红色胎记异常的醒目,“你过来看看!”

    周煊缓缓移步。

    冰棺里的女子身上大红的被子一直盖到脖颈,一张脸青白青白的。

    看到女子的脸,周煊眉头就皱了起来:“这不是......”

    “怎么就不是了?”赤墨冷笑,“再仔细看看!”

    很明显,冰棺里的女子已经死去多时了。

    只是一直冰冻着,才没有变样子。

    女子瓜子脸,远山眉,小巧的鼻子微翘,菱形的双唇涂着红艳艳的唇膏,即便是个死人,她也是美的让人心动。

    除了鼻子和双唇,这张脸有些陌生。

    但是鼻子真的很像,很像。

    只是这张脸太白了,根本不是他心目中那微黑的面孔。

    难道是死后连肤色都变了吗?

    “怎么了?”赤墨一旁讽刺道,“娶了新媳妇就忘了旧情人了啊?我呸!这么说简直是亵渎了玉颜姐姐!”

    “我让你来就是要你看看玉颜姐姐真正的样子!就是要告诉你,你骗了玉颜姐姐,玉颜姐姐从来也没有以真面目见你!说到底,她对你也不过如此!”

    周煊像是木雕一样站着没动。

    “但是你欠下的债,不能不还!你是自裁谢罪呢?还是我帮你?”

    “她没有死!”周煊突然道,“赤墨你相信我,她真的没有死!等你见了她就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了!”

    “说到底,九殿下还是怕死啊!”赤墨冷笑,“你不死也行!你救醒她!只要我玉颜姐姐醒了,我可以饶了你!”

    赤墨说完对着金面罩道:“走吧!这里就留给九殿下了!管好石门,人和人都不许进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超神学院:开局穿〕〔偷香(杨羽)〕〔龙宸〕〔苏玥马强马老二〕〔封号兵王〕〔顶级气运,悄悄修〕〔什么叫游走型中单〕〔直播:长得太凶,〕〔赵煦穿越成燕王〕〔战神归来,大佬马〕〔元始医仙江昊〕〔赝太子〕〔轮回者必须死〕〔仙丹给你毒药归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