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丹皇〕〔超品渔夫〕〔大明第一臣〕〔人道大圣〕〔都市我为尊〕〔云婷君远幽〕〔网游:开局截胡降〕〔儒道神尊〕〔精灵之我挖矿养你〕〔都市妖孽狂婿〕〔女总裁的逍遥高手〕〔国潮1980〕〔绝世战神〕〔剑镇诸天〕〔旅法师之我的位面〕〔游戏制作:从治愈〕〔网游之我锻造的装〕〔全职剑修〕〔海贼之麦田守望者〕〔穿书后男主每天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蛮妃宠 第148章 有花海无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水柔,风轻。

    初春的田野处处花香。

    一幅花毡铺在花间,幕天席地,靠在心上人的怀里,沐阳迎风,每一次呼吸都是香甜的。

    放眼望去,如棉花糖一样的云朵布满蓝天。

    “你说天上的神仙是不是就像我们现在这样?”

    她伸手点了点眼前红润的唇。

    那唇微张含住了她的手指,轻轻咬了一下:“嗯……”

    “你云上是不是也有花海无边?”

    修长温暖的手指握住了她的手放在胸前,“我们现在不就在云端嘛?闭上眼……”

    她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温热的柔柔的唇在她额上轻轻一吻,既而又吻着她的眉梢眼角……

    记住m.42zw.cc

    最终那唇又在她耳边呢喃:“我们在一起的地方就有花海无边……”

    她缓缓睁开眼睛。

    红唇不见了。

    周围的五颜六色的花儿都变成了红色,花海变成了尸海。

    到处都是血肉模糊的断肢残骸!

    柔柔的轻风也变成了凌烈的寒风。

    耳朵里全是铺天盖地的喊杀……

    “顾逸兴!”她缩成一团大喊,“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韩玉颜大叫着坐了起来。

    眼前有灯火点亮。

    披着殷红披风的花影满脸戒备的站在了房间的一角:“姑娘……您是不是做梦了?顾逸兴是什么地方?您还说什么神仙,云朵,花海的……”

    花影圆睁着大眼睛盯着韩玉颜。

    她竟然做梦了。

    第一次梦见了顾逸兴。

    还是那么甜美的梦。

    那时候,她刚刚说服了父皇母后,让顾逸兴做她的驸马。

    确定了婚期,两人躺在驸马府的后花园里度过了好几日没羞没躁的日子。

    那时的日子多甜美啊。

    每天都是笑着醒来的。

    可是现在,她每次都是在噩梦中惊醒的。

    韩玉颜定了定神看到满脸戒备的花影不由叹道:“我是不是吓着你了?”

    “没有……”花影声音有些僵硬,“姑娘以前都不说梦话的……”

    “是吗?”韩玉颜长长叹了口气,“花影,若是有一天,你发现我欺骗了你,你还会跟着我吗?”

    “不知道!”花影回道,“反正你是花影从小服侍大的姑娘,花影早就把你当成一切了。在花影心里,姑娘你,比我娘还重要呢。不然我也不会跑来跟着您了!”

    “若是明日,你娘出战,你如何?”

    “不会啊!”花影连忙回道,“我们不是去林州府嘛?我娘在泗州,我们打不到一起的。”

    “把灯熄了!”韩玉颜裹紧了杯子,她竟然出了一身的冷汗,“再睡一会吧,一旦开战想要睡个安稳觉就难了。”

    “哦!”花影听话的熄灭了灯火。

    房里又陷入了黑暗。

    花影摸索着躺了下来。

    躺了许久,韩玉颜眼前一会是温暖的红唇,一会是战场的鲜血,不管是睁眼还是闭眼,眼前都是红彤彤的一片。

    “花影……”韩玉颜试探的喊了一声。

    花影没有回答,只有细微的鼾声传来。

    想必花影一个人偷跑出来这几日都没有睡过安稳觉了。

    不忍打扰花影。

    韩玉颜一个披衣起来。

    韩玉颜来到房外才发现图案刚刚蒙蒙亮。

    房前的花圃里含苞待放的花骨朵顶着满满的露珠儿正努力的绽放开来。

    韩玉颜大步走向了大堂。

    大堂内还亮着灯火。

    齐悠远正对着沙盘。

    或许是看的太入神,连韩玉颜来到身旁,齐悠远都没有察觉。

    “早起?还是没睡?”韩玉颜来到齐悠远身旁低声问。

    “没睡!”齐悠远似乎一惊看向了韩玉颜,“昨晚和将领们商讨如何占下林州府,一时忘了时间。或许是太兴奋了。将领们走后,我怎么也睡不着了。索性就不睡了。玉颜姐姐怎么起这么早?”

    “做了个噩梦……”韩玉颜苦笑了笑,“再也睡不着了。”

    “玉颜姐姐梦见什么了?”齐悠远顿时关切的问道。

    “陪我出去走走如何?”韩玉颜看了一眼齐悠远,“其实自从我记起以前的事,我就没有睡过安稳的觉……”

    “玉颜姐姐!”齐悠远伸手抓住了韩玉颜的肩头,“我知道你经历了太多。都会好起来的。赤墨会一直陪着你的。走!赤墨陪你去外头走走。瞧着天就快亮了。玉颜姐姐不是最喜欢看日出的嘛?咱们就去看看日出!”

    齐悠远抓着韩玉颜的手缓缓下滑最终握着韩玉颜的手腕拉着她走出了大堂。

    两人的轻功都是极好的。

    晨光熹微,两人跃上了汾州府衙最高的房顶。

    坐在房顶上,两人才发现,汾州府衙东边是一片花海。

    有幽香扑鼻。

    随着光线渐渐变亮,可以发现那边花海是由红色和粉色白色的梅花组成的。

    花海上,红日喷薄而出,那场景美不胜收。

    “玉颜姐姐你看!”齐悠远指着花海中的某处轻声道,“那小蜜蜂起的真早呢!”

    韩玉颜完全沉浸在花海日出的美景中,顺着齐悠远指的方向,看到一只小小的蜜蜂正舞着翅膀从一朵又一朵的花心飞过。

    “是啊!”韩玉颜叹道,“不知辛苦为谁甜?”

    “其实采蜜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晨光中,齐悠远对着韩玉颜展颜笑道,“就像我,明知道玉颜姐姐心里的人不是我,但是就是想让玉颜姐姐多看我一眼,再辛苦也是甜蜜的。”

    “我梦见他了……”韩玉颜望着齐悠远没有任何隐瞒,“梦见他刚刚被我父皇母妃认可的时候,那时候我们真的很好……可是一转眼,那些花海就变成了血流成河了……”

    齐悠远的脸色由白变红,最后又变黑。

    “玉颜姐姐!”齐悠远的声音带着怒气,“要不然,让他过来!你有气可以随时撒气!”

    “玉颜姐姐,我都没和你说。我们让他去守通州,他根本没去。网派去盯着他的人回报。他根本没进通州。而是去了一旁的村子。”

    “他到了那边,又是吃喝又是找最好的客房。你说他这种缺德事做尽的人怎么就能吃的香,睡的稳的?”

    “不行!”齐悠远暗自磨牙,“我得把他弄过来!林州府让他打头阵!”

    韩玉颜没有说话,而是眯着眼看着花海上的红日。

    “玉颜姐姐!”齐悠远又道,“要是您不想见他,我就让他也带个金面罩!”

    “还是玉颜姐姐主意好!让通州的守将带着金面罩。这样泗州的周军,不知深浅,也不敢贸然攻城呢!”

    “但是抗不了多久的。”韩玉颜叹道,“我们占下汾州,周军一定有所行动了。还有,我们没有攻打泗州,而是占下汾州。我们的意图,周军应该也能看清楚了。所以林州府,他们肯定增援了。我们要做的就是在援军到来之前一举攻下。”

    “还用那个法子如何?”齐悠远忙道,“如今的风向还是有利的。”

    “不行!”韩玉颜摇头,“周军有了防备,在用毒就没效果了。”

    “那就硬打!”齐悠远一握拳头,“有我呢!”

    “汾州迎战,是因为轻敌。”韩玉颜摇头,“林州府,势必会吸取教训,闭门不出的。林州府城墙高耸,硬攻只怕有困难。”

    “玉颜姐姐已经有办法了嘛?”齐悠远满眼期待。

    她倒下的时候,王太子还扯着嗓子呼救呢!

    要是知道他当了皇帝之后那么狠心的将她赶尽杀绝,她就不该救他!她不救,就不会被打,更不会被俘。那就没有后来的事了。就算是周国败了,她和她的父兄被当成乱臣贼子处决了,也好过被人利用过后再赶尽杀绝的好。

    “你们如何知道我是周盈的?王太子说的?”她被打晕的时候王太子还清醒着呢。

    “對啊!」小王爺笑道,「你是不是知道,你們那個王太子就是個慫包!被牧雲抓了之後一直求饒的,說什麼謀反都是他父王一個人的事。他本人是不想谋反的,所以他才骗了周大将军的爱女一起出战,为的就是让我们把你们俩活捉了。说你是爹的命根子,只要我们拿住了你,就等于拿捏住周大将军了。还说你是周国一等一的美人,他和你青梅竹马原本都要娶你为妃了。但若是我们两个喜欢,他可以退出的。只要我们不伤害,让他做什么都可以的。”

    竟会是这样?

    只是听小王爷这么说,周盈就觉得血往上涌。

    当年,她费尽了口舌才骗了小王爷带着她见了王太子。

    王太子虽是俘虏,但是也是一个人住着一个大帐子,她和小王爷去的时候,王太子正斜躺在床上喝茶。当时她还觉得王太子果然是当国君的料,身居敌营坦然自若。她没想到,王太子早已经将她卖了。

    “你不信?”小王爷笑道,“我们这边很多人都可以作证的。”

    “我信!”周盈捉着又加快脚步上前。

    自从周显当了皇帝之后她就没怎么见过他了,为数不多的几次犒劳也都是她的父兄去面圣的。

    她一直觉得有一个像哥哥一样人当皇帝,她这一辈除了打仗之外任何事都可以无忧无虑了。可是事实却给她开了个玩笑,她这一辈子,除了打仗的时候无忧无虑之后的任何事都是九死一生的。

    “你信就好了,等你头不晕了,我们就送你回去。你好好劝一劝你爹。”小王爷声如流水潺潺动听,“谋反是周王一个人的事,陛下也已经下了旨意绝不乱杀无辜。你爹带着兵将投诚,等你嫁给了本王,再封你爹一个将军.....”

    即使那次之后她不愿去想,这样的话,她还是记得的。当时她就是这样和小王爷说好的。她嫁给小王爷为妃,保她一家老少周全,保他周家亲兵周全。

    如果当年真的按照她和小王爷的约定的话,她的日子又是怎么样的?

    但是有一点她可以确定的是她爹是绝对不会投降的。

    就算她爹宠爱她,但是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他爹是不会由着她乱来的。

    两人都走的很快,荷香以及河水和泥土的气息迎风而来。

    水池已经很近了。

    水池周围蚊虫较多,并没有营帐,偶尔也只在外围有巡防经过。

    “听!”小王爷转头对着她笑道,“是蛐蛐的叫声呢。这里的蛐蛐叫声真好听。”

    周盈也听到了,那是她哥哥发出的信号,只有他们兄妹俩知道的信号。

    他们从火光中走过来,她哥哥应该已经看到他们了吧。

    马上就要见到哥哥了。

    周盈的心顿时提了起来,若是哥哥也是真实的,这儿很可能就不是幻境了,是她真的重新活过了。

    周盈听的很明白,哥哥很明显已经看到她了,那信号是你还好吗,问王太子呢。

    “是很好听!”周盈距离池塘老远的地方就停住了。离得太近万一小王爷发现了周阳他们就不好了。

    “你看!”王爷站在周盈身旁伸手指了指小池子,“那边一片菡萏多美,明晨又是一片花海。”

    月光如水,菡萏俏立,她喜欢各种花,几乎一年四季的花都喜欢。

    “哎!”周盈对着月下的花苞悠悠的叹了口气,“你们太坏了,那么狠心的给我灌了药。你可知道我从记事起就起早贪黑的练功了,你们一碗药,我十几年的功夫就没了......”

    这话她是说给周阳听的。

    她没有功夫了,他们想救人就要费力气了。

    很明显周阳就听到了,很快就响了两声蛐蛐叫。

    她听的清楚,周阳是在说,别怕,哥救你。

    “本王不都给你解释了嘛?”小王爷接道,“要怪只能怪你们那个王太子,谁叫他说你功夫比姜牧云还高呢,万一被你跑掉了,我们岂不是白费功夫了。”

    “嗯!”周盈紧接着道,“既然他已经和我们大王撇清关系了,我也没必要管他了。我只是个弱女子,还是个废了功夫的弱女子。小王爷如此厚待周盈真心感激不尽。走吧!我突然不想看荷花了,走吧。”

    周阳方才已经问她王太子的下落了。她只回了她功夫被废了。以周阳和王太子的关系,周阳既然来了势必是要救出王太子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