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我为尊〕〔这个体质便宜卖〕〔三界缉凶〕〔寒门仕子〕〔亮剑:代管独立团〕〔开局约会绝色校花〕〔穿梭万界:从要听〕〔西游:我为唐僧,〕〔白衣军主〕〔三国:五岁熊孩子〕〔至尊丹皇〕〔神王令〕〔女神总裁的贴身龙〕〔一胎三宝:直男爹〕〔第一兵王于枫杨黎〕〔重生过去有亿点物〕〔相亲对象是神明之〕〔网游之开局获得成〕〔穿越世界的赛亚人〕〔天降七宝,团宠妈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蛮妃宠 第156章 出头(前章已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蛮妃宠

    周煊这边要做的菜才刚刚洗好,司离就赶了过来。

    “走吧!”司离没好气道,“你们李大将军来了!我们殿下和公主殿下都希望九殿下去见见你们铁骑大将军。”

    “来哪儿了?”周煊将洗好的菜缓缓的放在了案板上,眉头微蹙道,“他一个还是带着铁骑军来的?”

    “进来了!”司离不耐烦道,“哪那么多废话!到了不就知道了吗?快点!两位殿下都在外面等着呢!”

    “好!”

    周煊追出去的时候,齐悠远和韩玉颜已经骑着马赶去西城门了。

    距离城门口还老远,就听到了喊杀声。

    “传令下去!”齐悠远对着一旁的亲兵道,“让我们的人让出距离,同时告诉铁骑大将军,就说本王和玉颜要和他谈谈。”

    亲兵去的很快,回的也很快。

    “我们的人都退下了,但是那边还是追杀不已,殿下还是先避一下。他们杀红了眼,说什么也不听!”

    首发

    “司离呢!”齐悠远大喊,“让他叫周煊快点来的,怎么还没有来!”

    这时就见,如潮水般的齐军朝着他们的方向退来!

    远远的就见铁骑大将军李临川和争锋大将军李威之挥动着长枪如猛虎入羊群一般,对着收到命令后退的骑兵穷追不舍。

    眼看着俩家父子就冲到了近前,齐悠远连忙对韩玉颜道:“玉颜姐姐要不先退?他们好像疯了吧。”

    “怎么回事!”韩玉颜望着浑身杀气腾腾的李家父子,“齐赟将军那边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传来!”

    韩玉颜这么一说齐悠远顿时也紧张了起来,“难不成老将军出事了!不会的!昨日那个周烁还给我来信说,他见过老将军登城巡防的。难道他是在诈我?”

    “不管是不是,待会和他们一说就清楚了!”

    “李将军住手!周煊在此!还请大将军快快住手!”

    韩玉颜和齐悠远正说着就见两匹快马从身旁略过。

    周煊和殷墨飞马越过后退的齐军迎上了正在厮杀的李家父子。

    亲眼看到周煊完好无损的从齐军中冲出来还大喊着让他们住手,李临川和李威之都停下了。

    难不成真的像韩玉颜说的那样,九殿下周煊要夺权?

    周煊催着马一直跑到了李临川和李威之面前。

    这次攻城,他们也是趁着齐军不防备,只进来一小队。

    铁骑军勇猛,但是架不住齐军人多。

    方才和齐军拼杀的时候已经折了一部分了。

    跟在李临川和李威之身后的铁骑军也都大多挂了彩。

    这些都是李临川的亲兵,他们也都认识周煊的。

    此刻看着周煊打马来到近前,众人也都停下了砍杀紧紧的跟在了李家父子身后。

    已经足够近了。

    周煊拉住了马对着李临川一拱手:“岳父大人好!”

    李临川皱眉:“九殿下不是在泗州了吗?何时来的此处”

    “刚来!”周煊催马上前,几乎挨着李临川了才压低声音道,“玉颜在这儿了,本王不来如何安心。这不岳父大人也来了。岳父大人放心,本王已经和齐国的小殿下谈好了。”

    “谈好了?”李临川疑惑道,“九殿下谈好什么了?”

    “自然是言和啊!”周煊笑道,“岳父大人您看,咱大周和齐国素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又何必非要你死我活的呢!”

    李临川看了一眼周煊没有做声。

    周煊又凑近他低声道,“岳父大人放心,周煊已经给太子殿下去了信,说明了一切了。”

    听到周煊说给太子去信了,李临川的面色缓和了不少。

    “这样吧!”周煊笑道,“恰好本王刚刚在城郊的村子里摘了些鲜菜,正打算给玉颜做了养神了。岳父大人和大哥不如一起去尝尝?”

    周煊说着话又满脸笑意的看着李威之。

    李威之杀进汾州之前心里都抱着一丝幻想,那就是现在活生生的李玉颜偶尔也会是真正的李玉颜的。

    可是当他看到李玉颜神情淡漠的远远的看着他们厮杀的时候,心里的一丝幻想也没有了。

    眼前的李玉颜太陌生了。他不敢认。

    听到周煊叫他大哥,李威之的心顿时揪了起来。

    他可怜的妹妹早就不在了。

    眼前的周煊越是耀眼,李威之就越是为自己的妹妹难过。

    见李临川和李威之都不说话,周煊转头对着韩玉颜喊道:“玉颜!还不过来见见你爹和大哥?他们也都累了,带他们回去歇息。你们也好久未见了,不如坐下来吃顿饭,好好聊聊呢。”

    原本还是你死我活的拼杀,被周煊这么一说,仿佛是走亲访友的了。

    但是铁骑军没有放松警惕,齐军也没有丝毫松懈。

    毕竟方才双方都是拼死搏杀的。

    眼看着自己的战友死在对方手里,双方也都杀红了眼。

    听到周煊当中叫她,韩玉颜皱了皱眉本不想搭理,但是看到李家父子都朝着她看来,不由缓缓催马上前。

    齐悠远见李玉颜上前,也连忙催马上前。

    来到距离李家父子和周煊一丈远的距离韩玉颜拉住了马,对着李临川微微一笑:“李将军此次前来,可是考虑好了?”

    韩玉颜裹着雪白的披风,双眸晶莹,笑靥如花。

    李威之望着那张宠爱了十九年的面孔说出了让他满心凉透的话,紧紧的握住了马缰绳对着韩玉颜道:“是考虑好了!只不过和你想的不一样!”

    关注公众号:,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为什么?”韩玉颜眯着眼望着李威之,“你为什么要带着对你忠心耿耿的人来送死呢?你们送死不要紧,还连累了无辜的齐军。你可知道,这一场伤亡,根本是不必要的!你们为什么要拼死?”

    “守家国不惧死!”李威之咬牙,“齐人犯我大周,何来无辜!”

    “那你们大周,灭了郑国,吞并楚国,后又占下韩国,那又是为了什么?”

    李威之哑口一时不知道如何对答。

    “天下能者居之!”李临川接道,“难道你没有看到,并入大周的郑人,楚人,乃至韩人早已经和大周融为一体了吗?识时务者为俊杰!人往高处走!这个道理你明白吗?”

    “大将军?”韩玉颜苦笑,“何为高何为低?”

    “大周国力强盛,陛下英明,理当......”

    “原来李大将军眼里只有陛下,没有黎民百姓啊!”韩玉颜叹气,“难怪你们周国的流民成群呢!”

    既然小王爷和姜牧云都以为她五大三粗的,他们又怎么知道她就是周盈呢?

    她一醒来,那个姜牧云就一口一个周盈的叫她了?

    “咳咳咳!”小王爷清了清嗓子才道,“我们原本只是用铁链锁着你的,是你们的那个王太子非说你武功比姜牧云好,我们的监军为了本王的安全起见,就让军医给喝了散功散了。其实也就是一种让几个关键经脉自毁的药,不伤人性命的。你长的这么美,要那么高的功夫干什么呢!牧云说了,你要是废了他要你,他要是不要,不是还有我嘛!”

    她记起来,两军对战的时候,王太子被姜牧云一枪挑下来马。王太子就对着她大喊:“救我!救我!快救我.....”

    王太子和她的哥哥素来亲厚,从小到大,她也一直把王太子当成亲哥哥对待的。看到王太子被打下马她就想上前相救,王太子又呼喊个不停,她一个走神就被人打了闷棍了。

    她倒下的时候,王太子还扯着嗓子呼救呢!

    要是知道他当了皇帝之后那么狠心的将她赶尽杀绝,她就不该救他!她不救,就不会被打,更不会被俘。那就没有后来的事了。就算是周国败了,她和她的父兄被当成乱臣贼子处决了,也好过被人利用过后再赶尽杀绝的好。

    “你们如何知道我是周盈的?王太子说的?”她被打晕的时候王太子还清醒着呢。

    “對啊!」小王爺笑道,「你是不是知道,你們那個王太子就是個慫包!被牧雲抓了之後一直求饒的,說什麼謀反都是他父王一個人的事。他本人是不想谋反的,所以他才骗了周大将军的爱女一起出战,为的就是让我们把你们俩活捉了。说你是爹的命根子,只要我们拿住了你,就等于拿捏住周大将军了。还说你是周国一等一的美人,他和你青梅竹马原本都要娶你为妃了。但若是我们两个喜欢,他可以退出的。只要我们不伤害,让他做什么都可以的。”

    竟会是这样?

    只是听小王爷这么说,周盈就觉得血往上涌。

    当年,她费尽了口舌才骗了小王爷带着她见了王太子。

    王太子虽是俘虏,但是也是一个人住着一个大帐子,她和小王爷去的时候,王太子正斜躺在床上喝茶。当时她还觉得王太子果然是当国君的料,身居敌营坦然自若。她没想到,王太子早已经将她卖了。

    “你不信?”小王爷笑道,“我们这边很多人都可以作证的。”

    “我信!”周盈捉着又加快脚步上前。

    自从周显当了皇帝之后她就没怎么见过他了,为数不多的几次犒劳也都是她的父兄去面圣的。

    她一直觉得有一个像哥哥一样人当皇帝,她这一辈除了打仗之外任何事都可以无忧无虑了。可是事实却给她开了个玩笑,她这一辈子,除了打仗的时候无忧无虑之后的任何事都是九死一生的。

    “你信就好了,等你头不晕了,我们就送你回去。你好好劝一劝你爹。”小王爷声如流水潺潺动听,“谋反是周王一个人的事,陛下也已经下了旨意绝不乱杀无辜。你爹带着兵将投诚,等你嫁给了本王,再封你爹一个将军.....”

    即使那次之后她不愿去想,这样的话,她还是记得的。当时她就是这样和小王爷说好的。她嫁给小王爷为妃,保她一家老少周全,保他周家亲兵周全。

    如果当年真的按照她和小王爷的约定的话,她的日子又是怎么样的?

    但是有一点她可以确定的是她爹是绝对不会投降的。

    就算她爹宠爱她,但是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他爹是不会由着她乱来的。

    两人都走的很快,荷香以及河水和泥土的气息迎风而来。

    水池已经很近了。

    水池周围蚊虫较多,并没有营帐,偶尔也只在外围有巡防经过。

    “听!”小王爷转头对着她笑道,“是蛐蛐的叫声呢。这里的蛐蛐叫声真好听。”

    周盈也听到了,那是她哥哥发出的信号,只有他们兄妹俩知道的信号。

    他们从火光中走过来,她哥哥应该已经看到他们了吧。

    马上就要见到哥哥了。

    周盈的心顿时提了起来,若是哥哥也是真实的,这儿很可能就不是幻境了,是她真的重新活过了。

    周盈听的很明白,哥哥很明显已经看到她了,那信号是你还好吗,问王太子呢。

    “是很好听!”周盈距离池塘老远的地方就停住了。离得太近万一小王爷发现了周阳他们就不好了。

    “你看!”王爷站在周盈身旁伸手指了指小池子,“那边一片菡萏多美,明晨又是一片花海。”

    月光如水,菡萏俏立,她喜欢各种花,几乎一年四季的花都喜欢。

    “哎!”周盈对着月下的花苞悠悠的叹了口气,“你们太坏了,那么狠心的给我灌了药。你可知道我从记事起就起早贪黑的练功了,你们一碗药,我十几年的功夫就没了......”

    这话她是说给周阳听的。

    她没有功夫了,他们想救人就要费力气了。

    很明显周阳就听到了,很快就响了两声蛐蛐叫。

    她听的清楚,周阳是在说,别怕,哥救你。

    “本王不都给你解释了嘛?”小王爷接道,“要怪只能怪你们那个王太子,谁叫他说你功夫比姜牧云还高呢,万一被你跑掉了,我们岂不是白费功夫了。”

    “嗯!”周盈紧接着道,“既然他已经和我们大王撇清关系了,我也没必要管他了。我只是个弱女子,还是个废了功夫的弱女子。小王爷如此厚待周盈真心感激不尽。走吧!我突然不想看荷花了,走吧。”

    周阳方才已经问她王太子的下落了。她只回了她功夫被废了。以周阳和王太子的关系,周阳既然来了势必是要救出王太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