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神医〕〔游戏王之背后灵系〕〔阴倌法医〕〔仙都〕〔麒麟神相〕〔千劫之刃(万劫之〕〔次元入侵现实地球〕〔我的夫君权倾朝野〕〔三国:五岁熊孩子〕〔首辅家的田园悍妻〕〔赵浪穿越秦朝〕〔大秦:不装了,你〕〔大唐:救了你的命〕〔无限重启人生〕〔木叶伪君子〕〔万界卡牌亡灵法师〕〔极品奶奶和她的锦〕〔逃离2207〕〔我的岳父是崇祯〕〔开局十连召唤然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蛮妃宠 第61章 焦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蛮妃宠正文卷第61章焦心齐悠远来的突然,连护卫都没有带。

    就在齐悠远吼李玉颜闭嘴的时候,李临川和李威之一左右夹击对齐悠远大打出手。

    两人出手的同时,周煊一把将李玉颜拉到了一旁。

    “周煊!”齐悠远回击李家父子俩的同时对周煊骂道,“你这个畜生!”

    因为韩玉颜变成李玉颜,齐悠远本就懊恼不已,李家父子又突然对他下手,齐悠远便以为他是被周煊骗过来的。

    随着屋里动手,房外的铁骑军一拥而上过来助阵。

    齐悠远功夫高,但是房内局促,李家父子又是使出来全力,又加上涌进来的铁骑军,一时间,齐悠远被众人围住。

    “周煊!”齐悠远一时间被围住,但是面对众人的围攻依旧是得心应手,“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你竟然利用玉颜姐姐来骗我!你到底还是不是人!”

    众人打斗中,周煊已经将李玉颜拉出了房间。

    “你有毛病啊!”李玉颜一脸的厌恶,“你拉我做什么!我还要观战呢!”

    周煊笑眯眯道:“神仙打架,我们还是离得远点好,免得被误伤。”

    一秒记住.42zw.cc

    李玉颜鄙夷的看了一眼周煊,甩了甩被抓住的手腕娇叱:“松开!”

    这时就听到喀嚓一声巨响,房间的一侧窗梁被打断,齐悠远飞身而出,对着李玉颜扑了过来。

    眼看齐悠远就抓住李玉颜的胳膊,周煊拉着齐悠远一旋躲开了齐悠远。

    “周煊!”齐悠远怒吼,“你等着,我饶不了你!”

    齐悠远还想去拉李玉颜被紧随而出的李家父子和铁骑军又围住了。

    东侧院的打斗很快惊动了周边的齐军。

    一时间整个府衙就变成了厮杀场。

    混乱中,周煊挟着李玉颜就走!

    混乱的只有府衙以及周围的几道街。

    周煊挟着李玉颜一口气奔到了靠近东门的某处隐蔽的巷子。翻墙进了某处院子,进了房间才放下了李玉颜。

    这是个三进大院子,只是空无一人。

    “你干什么!”一路上被周煊扛在肩上风驰电掣的,落了地,李玉颜才有喘息的机会。

    “你好歹也是个皇子,你把我撸到这里来做什么?”

    “你还记得有一次咱们两个为了躲开赤墨,咱们就躲在一户院子呢!”周煊双眸含情的看着李玉颜,“恰好那户人家都出门了。咱们两个还在人家住了一宿。”

    “你瞎扯什么!”李玉颜快步走出了房间,“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更不可能和你出门。”

    此刻太阳已经老高了!

    李玉颜抬头看了看日头。

    方才她被周煊扛在肩上,根本弄不清方向。

    就算是弄清楚了方向,她也不知道府衙在哪里。

    不过没有问题,出去问问就会知道了。

    李玉颜大步往外走。

    周煊连忙追着李玉颜的步子低声道:“不要出去了,外头乱的厉害。我知道,你为了更好的掌控大将军才会装成李玉颜的。但是你也看到了,大将军和赤墨都打起来了……”

    李玉颜也不理一个劲儿的往外走。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掠过,将李玉颜往肩头一扛,撒腿就跑。

    周煊眼看着李玉颜被人抢走,拼尽了全力追了上去。

    那个黑影背着李玉颜一路朝着东北方向飞奔而去。

    眼看周煊就追上了黑影,突然一群黑银人对着周煊就打了过来。

    李玉颜被人劫走,周煊心急如焚,有人来阻拦,周煊自然是招招致命!

    只是那群黑衣人的功夫都是极好的。

    几番交手下来,周煊竟然没有讨到便宜。

    更让周煊焦心的是,那个劫持李玉颜的黑衣人已经不知所踪了。

    好不容易打退了围攻他的黑衣人,周煊却不知道该去哪里追回李玉颜了。

    就在周煊焦急万分的时候,三道打斗中的黑影来到了他面前。

    “玉颜姐姐呢!”齐悠远怒吼。

    “九殿下!小妹呢?”李威之破锣嗓子刺耳。

    “九殿下,小女呢?”李临川声若洪钟。

    三个人都已经停止了打斗,成品字型的落在了周煊周围。

    方才,齐悠远被李家父子和铁骑军围住,眼看着周煊扛着李玉颜就走,他也无心恋战,狠打了几招就追周煊了。

    同样,李家父子,见周煊带走了李玉颜,也都追了过来。

    面对三人的质问,周煊握紧了拳头对着自己的胸口狠狠的捶了一下:“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齐悠远身形一晃一把揪住了周煊的衣领咬牙的咯咯响,“我叫你不知道。”

    齐悠远说着对着周煊就是一拳。

    周煊没有躲。

    眼见那拳打在周煊脸上,李威之伸手挡住了齐悠远的拳头:“先找人!”

    “黑衣人!”周煊颤声道,“东北方向!”

    周煊整颗心都在颤抖。

    他竟然眼睁睁的看着李玉颜被人掳走!

    “戒严!”齐悠远对着紧追着他赶过来的侍卫吩咐道,“全城戒严,务必救回公主殿下!”

    “先找人!”李临川也对着紧追而来的铁骑军吩咐道,“务必找到!”

    齐国的侍卫和李家铁骑都领命找人。

    齐悠远依旧抓着周煊的衣领:“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你连玉颜姐姐都护不住,有什么脸活着!去死!”

    齐悠远说着握拳对着周煊的胸口就打了过去。

    这一拳被齐好赶到的殷墨接住了。

    “不许对我们殿下无礼!”殷墨架开齐悠远的手,对着他连续打了两掌。

    “找死!”齐悠远正在气头上,殷墨居然要和他对战,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对着殷墨就打了出去。

    “够了!”周煊大喊,“那个掳走素行的是个熟人,他不会伤害玉颜的。”

    殷墨已经中了齐悠远一掌,一口鲜血就吐了吐出。

    好在周煊喊话,齐悠远一时分心,殷墨才躲过致命一击。

    “什么熟人?”齐悠远收住了招式对着周煊大吼,“是不是你事先约好的?”

    “是慎思!”周煊大声道,“瞧着身型是慎思!”

    “慎思?”齐悠远一愣,“阴魂不散的!你既然知道是他,那就该知道去哪里找!我给你一次机会!若是玉颜姐姐能够安然无恙的回来我就饶你一命!否则,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掳走李玉颜的的确是慎思。

    他扛着李玉颜一路朝着东北方向,最后跃过城墙,直奔城东的忠德王大营。

    军营中,慎思畅通无阻的来到中央大帐前。

    他带着李玉颜进了中央大帐旁一个只小了一点点的大帐。

    “娘!你看谁来了!”

    慎思将李玉颜往地上一放,大声道,“您不是想她了嘛?儿子把她带回来了。”

    帐子正中间坐着的人是勿念。

    “你呀!”勿念起身上前拉住了李玉颜的手腕,“可还好?你别怪他,姑姑是真的想你了!”

    李玉颜有些迷惑。

    她一直以为这个假道士慎思是大周的八皇子。

    那八皇子的母亲,应该就是皇妃。

    是忠德王的皇嫂。

    她怎么会出现在营地?

    这嫂子和小叔怎么能够一起作战呢?

    “你们是?”李玉颜也不隐瞒自己的困惑,“怎么会在这里?”

    “上阵父子兵!”慎思已经悠闲的坐在了软榻上,自己提着茶壶倒茶喝了。

    “父子兵?”李玉颜顿时听出了慎思的意思。

    “对啊!”慎思笑道,“忘记告诉你了,除了慎思之这个道号我还有个真正的名字,周慎!你没想到吧!”

    “周慎?”李玉颜看向了慎思,“你不是八皇子?”

    “当然不是!”慎思笑嘻嘻道,“我爹就是个王,我怎么说最多也就是个世子啊!”

    “你爹是忠德王?”

    王太子?

    周盈不由又睁开了眼睛。

    阳光很充足。

    两个身穿紫袍的少年一个倚窗,一个坐榻。

    其余身穿华服的众人也都正看着这两人。

    方才应该是他们两个在说话。

    坐榻的少年见周盈睁开眼睛一跃来到了她面前:“周盈啊周盈啊,想不到吧!你被本将军活捉了!你是不是觉得本将军俊美芳心暗许啊!你放心,造反的是周王,和你无关!你要是能将你爹一起劝过来,本将军就许你侯夫人之位。你也是知道的本将军尚未婚配,咱们郎才女貌很般配呢。”

    说话的少年约莫二十岁的样子,光线照在他眉眼含笑光洁如玉的脸上,让她觉得很晃眼。

    “还有我!”倚窗的少年也凑了过来,右手的折扇一合砸在了左手掌心,笑容可掬道,“你要是看不上姜牧云,本王爷总可以吧。本王爷可是万千少女最想嫁的第一人了,你嫁给本王,做个人人羡慕的宠妃,总比跟着周王造反自寻死路的好吧!”

    姜牧云?

    小王爷?

    周盈不觉就瞪大了眼睛。

    她被姜牧云俘虏,还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那一年大周还只是大夏的一个封国。

    那一年她才十五岁,满腔热血的想要成为天下第一女将军。

    那一年,周王正式竖起反旗,其余诸侯国纷纷追随一同要将昏庸无道的夏皇推下皇位。大夏皇帝派出了最精锐的军队来征讨。领兵的是就是姜牧云。

    她灌醉了哥哥偷了哥哥的盔甲,跟着王太子一起去迎敌。王太子周显被姜牧云挑于马下,她拼死救护,慌乱之下一时不防被人一棍打中了头盔,掉下了马。

    周盈悠悠抬手想去摸头才发现双手都带着铁链,她一动铁链哗哗作响。

    “没事!”小王爷看周盈想要摸头,不由笑道,“本王打的轻,又有头盔护着,你不会毁容,再说了,你这小脸本王怎么忍心毁了呢。”

    手腕上带着铁链,铁链上同样缠着丝绸,大红的绸布映衬下,她的手指白皙纤细,连一点点的冻疮都没有。

    周盈没有摸头,而是举起手指放在嘴里狠狠的咬了一口。

    疼的!

    她还活着的。

    “哎!”姜牧云推了一把小王爷,“就你那棍子,还轻啊!莫不是打傻了吧?这小美人这么纤弱哪里经得起你那样打!”

    “傻了不更好!”小王爷邪魅一笑,“只要没毁容傻不傻的有什么关系!”

    她没傻,相反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清醒。

    不管现在她是在梦里也好,是真实活着也好,她脑子里只有那个两个还在雪山洞里的孩儿。她要赶紧回去!洞里那么冷,柴火也不够了。更要命的是她还封了洞口,时间长了孩子就是不被冻死也要窒息的......

    她不怕死,但是怕孩子受罪,怕孩子死。

    周盈再次用力咬着手指,咸腥的味道在嘴里弥散开。

    有鲜血沿着嘴角流出。

    赶紧醒来,她的孩子等不了太久的。

    “哎哎!”小王爷一把拉住了周盈的手,“听说过咬舌自杀的,还没听说过咬手指头自杀的!你别费气力了,我们给你喂了散功散了,你没功夫了。”

    无论小王爷如何拉扯,周盈死死的咬着手指不松口。

    是了。

    她自幼习武,就连她爹也说,她是练武的奇才。十岁的时候她就能轻易的打败哥哥周阳了。十三岁的时候,连她爹周韬都不是她的对手了。她对自己的功夫很有信心的。被活捉后,她被灌了药,一身功夫全没了。

    即便后来她又起早贪黑的练武,也只练成了个半吊子,再也不是功夫高手了。

    姜牧云?

    小王爷?

    周盈不觉就瞪大了眼睛。

    她被姜牧云俘虏,还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那一年大周还只是大夏的一个封国。

    那一年她才十五岁,满腔热血的想要成为天下第一女将军。

    那一年,周王正式竖起反旗,其余诸侯国纷纷追随一同要将昏庸无道的夏皇推下皇位。大夏皇帝派出了最精锐的军队来征讨。领兵的是就是姜牧云。

    她灌醉了哥哥偷了哥哥的盔甲,跟着王太子一起去迎敌。王太子周显被姜牧云挑于马下,她拼死救护,慌乱之下一时不防被人一棍打中了头盔,掉下了马。

    周盈悠悠抬手想去摸头才发现双手都带着铁链,她一动铁链哗哗作响。

    “没事!”小王爷看周盈想要摸头,不由笑道,“本王打的轻,又有头盔护着,你不会毁容,再说了,你这小脸本王怎么忍心毁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误入歧途苏玥〕〔偷香(杨羽)〕〔无限辉煌图卷〕〔秦云萧淑妃〕〔猎谍〕〔我只是外门弟子〕〔舒听澜卓禹安叫什〕〔龙宸〕〔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她真的不好哄〕〔开局六女仆〕〔陆见深南溪免费阅〕〔我顿悟了混沌体〕〔这个衙门有点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