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墨唐〕〔全球觉醒:从获得〕〔首辅娇妻有空间〕〔大周不良人〕〔清穿十四爷家的娇〕〔退婚后我嫁给了前〕〔你好,1983〕〔新婚夜,大佬调戏〕〔都市超级神医〕〔王妃是个大魔头〕〔快穿国民闺女三岁〕〔禁区守墓人〕〔木叶之极诣须佐〕〔最强奶爸之我的女〕〔永恒之门(赵云柳〕〔八零娇娇被科研大〕〔全民领主:苟出亡〕〔我能召唤秦时高手〕〔横推星际从虫群开〕〔大国风华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苏楠傅邺川 第一章 离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叮咚——

    手机信息提示声音。

    “请尽快去医院献血。”苏楠看到这则信息的时候,神情怔忡了好一会儿,胸口像是被重击。

    发信息的人备注“老公”。

    ——叮咚——

    紧接着另一条信息,银行卡收到转账五十万。

    翻看历史记录:“记得去医院。”

    转账五十万。

    “记得来医院献血。”

    转账五十万。

    “请马上到医院。”

    记住m.42zw.cc

    转账五十万。

    ……

    三年的婚姻,傅邺川的主动联系,都是为了让她去医院献血,不,卖血,卖给……乔婉柔。

    而他对待自己,永远如同一个陌生人。

    这个月,已经三次了,超过了她身体的负荷。

    苏楠坐在沙发上,眼眶不知不觉的有些酸涩模糊,昨天为了等他下班,在门口淋了一个多小时的雨,今天她身体不舒服,头昏昏沉沉的,所以没去公司,傅邺川……大概也不知道她发烧了吧。

    “咳咳……”

    苏楠拿着手机,犹豫着要怎么回复,忽然一个陌生的短信击垮她最后的坚持和自尊。

    “就算你是傅太太,也就是个幌子,你不要脸的占着这个位置三年,傅邺川有多看你一眼吗?他昨晚还是在我这里休息的,我要是你就找根绳子吊死算了,你就是个插足的小三!”

    小三?

    苏楠心情有些压抑的沉重,震撼,她是名正言顺的傅太太,放弃了亲人朋友,经营了三年的婚姻,竟然被冠以这样的卑劣字眼?

    胸口像是被什么重击,那些卑微的日子积攒起来的感情,骤然碎了一地。

    而随后一张照片发到了她的手机里,是傅邺川平静的睡颜,英俊的五官如同雕刻出来的作品,让她飞蛾扑火一般的迷恋,也是仿佛是为了验证刚刚的话。

    而依偎在他肩膀上的女人,就是乔婉柔,二人虽然都闭着眼睛,但是乔婉柔翘起的嘴角出卖了她此刻的清醒。

    他们多像是一对亲密的恋人!

    手机突然响了,是傅家老宅的电话。

    下意识接起来,傅邺川的母亲曲晴开口催促命令,毫不客气。

    “苏楠,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佣人今天休息,你赶紧过来做饭!”

    苏楠冷笑,一言不发的挂断了电话!

    她一直小心翼翼的对待傅邺川,维系着单薄的婚姻。

    在公司,所有人都小瞧她,但依然尽心尽力的扮演着秘书的角色。

    在傅家,傅邺川的母亲和妹妹看不上来历不明的自己,对她阴阳怪气,挑三拣四,做饭洗衣服甚至打扫卫生都让她去做,卑微的像个佣人一样温顺听话,她从来没告诉过傅邺川给他添麻烦,让他为难。

    她已经忍得习以为常了。

    不管别人多瞧不起她,苏楠都愿意为了傅邺川坚持隐忍。

    三年间,傅邺川除了在公司内吩咐的工作、让她献血,给她转账,似乎从未记得她这个妻子。

    这一刻,太累了,她好像坚持不下去了。

    这不是乔婉柔第一次挑衅她这个傅太太,以往那些难听刻薄的话她可以一笑而过,可是这张照片,彻底将她的自尊踩在脚下。

    难堪,凉薄,孤独的寒意席卷了全身。

    三年的婚姻,竟然是一场笑话?

    这一刻,她的脸色难看至极,也下定了决心。

    好,这场笑话,也该结束了。

    苏楠找出来傅邺川的对话框,毫不犹豫的说:“我们离婚吧。”

    头脑虽然昏昏沉沉,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决定没有错。

    傅邺川的电话立即响起,她几乎能意料到他此刻的愤怒,男人声音凉薄冷漠:

    “苏楠,你在闹什么?想要多少钱你开个价,医生说婉柔很危险……”

    楠强忍着昏昏沉沉的脑袋,打断他的话,凉凉的扯了扯嘴角,她的声音也沙哑低沉,“傅邺川,一个小时后我们民政局见,不然就让她等死吧。”

    她说完就挂断了电话,接着一条短信弹了出来。

    收到转账100万。

    “哈哈……”

    苏楠笑了一声,泪水抑制不住的涌了出来,真的是可笑啊,太可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无限辉煌图卷〕〔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她真的不好哄〕〔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我家老婆实在太会〕〔神医豪婿林漠许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