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十殿战尊凌天〕〔战龙临门〕〔我有百万技能点〕〔我的未来是大帝〕〔我在漫威扮演DC英〕〔重生之大俗人〕〔生存游戏:随机SS〕〔张伟在爱情公寓里〕〔农门婆婆要修仙〕〔花都怪盗团〕〔乔梁叶心仪最新章〕〔穿越成妃〕〔无敌战王〕〔此情惟你独钟〕〔诡异分解指南〕〔戚卿苒燕北溟〕〔战神归来杨辰秦惜〕〔杨辰秦惜不败战神〕〔萌宝驾到:爹地投〕〔杨辰和秦惜为主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一章少年听雨僧庐下
    !

    [https://.xs321./]

    </p>

    余杭城外,南山寺中。

    梅雨时节。

    夜半时分。

    禅房前花木深,细雨如丝,沙沙落入草木中。

    檐上雨水一滴一滴落在缸莲,滴答作响。

    禅房内。

    顾白坐在席子上。

    雨落声,杂着纷纷扰扰的思绪让他睡不着。

    他索性不睡,提笔在窗前,挑灯夜战,抄写《光明经》。

    在他的案边,摆了几卷抄完的经书,经书上有张宣纸,用蝇头小楷写着: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这是前世南宋竹山先生的一首词,名为《虞美人·听雨》,顾白很喜欢。

    今日僧庐下,听雨一夜,与心境恰合,顾白忍不住抄写出来。

    宣纸下是《法华经》,《仁王经》,全是顾白在这间禅房中抄写的。

    半年前,家人亡故。

    外出抄书的顾白得讯归来,为让亡者安息,请南山寺和尚做了三天三夜法事。

    顾白当时身无分文,只能允诺为南山寺抄书。

    他在上个月来履约,一抄一月多。

    这一个月,青灯古法,粗茶淡饭,让顾白尽觉山中日月长。

    咣!

    夜半钟声到禅房。

    睡在旁边的小奴被惊醒。

    她抬起头,揉了揉双眼,见外面天色还烟,疑惑不解。

    “公子,你还不睡?”

    顾白右手执笔,奋笔疾书。

    “早点抄完,咱们早点下山。”

    作为一名穷小子,甚至读书人也算不上,顾白能有侍女,托了勾子的福。

    勾子是小奴的名字。

    作为一名家生奴,勾子实在太丑了,丑得惨绝人寰。

    丑也就罢了,手脚还不麻利。

    唯一的长处是墨磨得好,又匀又烟。

    然而,对读书人而言,追求的是红袖添香夜读书,换成勾子在旁边,半夜得吓死。

    于是,他主子半卖半送,把勾子给了顾白。

    正好,顾白落笔快,懒得磨墨,于是收了这人间妖孽。

    顾白把勾子这人妖收了后,发现还有别的妙用:

    山寺不留女客。

    然而,在顾白把勾子带来时,纵然看破红尘的得道高僧,也认为她算不上红粉骷髅。

    顶多算一骷髅。

    她在这儿,还有助于和尚修行,于是任由顾白把她带入山寺。

    “公子,大半夜的,寺庙里敲钟干什么?”

    勾子磨墨,不住地打哈欠。

    “不知道。”

    顾白摇头。

    南山寺晨钟暮鼓,向来规律,今儿半夜不知怎么了。

    “或许出什么事了。”

    在顾白继续奋笔疾书时,禅房外有了窸窸窣窣的响动。

    门被推开。

    一位穿白纱单衫的公子,摸索着走进来,“勾子,快,来扶着本公子。”

    他小心翼翼地挪着腿。

    勾子又打一哈欠,起身去扶他。

    “谢公子,这才什么时辰,你怎么过来了。”勾子上前扶住他。

    这位谢公子名长安,在山寺也住了月余。

    他父亲是余杭县令,官不大,但破门县令,灭门知府,也不可小觑。

    他出现在南山寺,不因为别的,全因为好色。

    谢长安是余杭城内鼎鼎有名的好色之徒,青楼常客,曾因撰写青榜而名噪一时。

    当然,因为他差点被县令打断腿,所以青榜只更新一期,让他的同道中人也引以为憾。

    县令家教虽然严,但有些东西是改不掉的,好色就是。

    三个月前,上巳节,郊外游春。

    刚被放出来的谢长安,同一辆华车,在城外路上擦肩而过。

    当时,车上帷幔微开,里面坐一位艳丽女郎,被他看个正着。

    谢长安的魂儿被勾走了。

    他尾随华车好几里,一直到了荒无人烟的地方。

    车中女子终于忍不住,唤来了婢女。

    婢女回头愤怒指责谢长安,自言芙蓉城七郎新妇,不是谢长安这登徒子可以乱看的。

    说罢,婢女从路边抓起一把尘土,扬了谢长安一头。

    自那时起,谢长安的双眼就看不见了。

    余杭县令闻之,怒不可遏,打了他一顿后,又四处请名医,但都治不好。

    后来,不知听谁说《光明经》能解厄,于是把他丢到了南山寺,让他每日背诵《光明经》。

    “和尚都敲晨钟了,我再不起床做早课,眼疾就好不了了。”

    在勾子把他扶到席子上。

    他坐下,取出《光明经》,放到顾白抄录那首词的宣纸上。

    诵读三月余,他还是记不住,所以放到这儿,等记不住的时候,让顾白提醒一下。

    “回你屋背诵去,别整天来烦我。”

    顾白来自前世,才不在乎什么尊卑。

    “我为勾子来的。”

    谢长安振振有词。

    他早习惯顾白的不恭敬了,但不知为何,他就喜欢与顾白呆在一起,舒服。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臭味相投吧。

    “有红袖在旁添香,经文背起来,嗯,也别有一番滋味儿。”

    他不忘朝勾子方向一嗅。

    “红袖?”

    顾白古怪地看他,“你确定?”

    “当然。”

    谢长安笃定。

    “勾子,以后你公子不要你了,找我去。”

    谢长安在念头里,不知道把勾子幻想成何等模样了。

    “本公子正缺一暖床的。”

    “才不要。”勾子不乐意。

    顾白懒得理俗务,整天只知道抄书,勾子虽为一奴,在顾白这儿却是管事儿的待遇。

    “你也忒不知道好歹了,我可是县令之子,他一穷书生…”

    “算了,还不是书生。”

    谢长安改下口。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抄书的商贾算不得书生。

    “他穷酸小子一个,跟他在一起,一辈子受苦受穷。”

    顾白抬头。

    “别看不起人,假如有一天我富贵了…”

    “太阳一定打西边出来了。”

    谢长安接过话茬。

    “老白啊,不是我看不起你。”

    他惯常唠叨。

    “这世道,有人生来富贵,有人生来贫穷,命中早有注定,想改极难。”

    “哎,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我家老爷子的经验之谈。”

    “你这辈子也就是个穷书佣了,指不定娘子也娶不上。”

    说到此处,谢长安笑起来。

    “好在有我。还是那句话,我帮你在我父亲面前美言几句,求个书吏、鱼梁吏让你当当?”

    顾白一点儿也不客气,“你个瞎子,先顾好自己吧。”

    庙堂太远,顾白不想,也不愿。

    在这个世界,见官者跪。

    作为一名穿越客,父母之外,顾白不想跪任何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盖世战神之萧破天〕〔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