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昊郑漫儿〕〔李欣雨莫海〕〔莫海谢雨桐〕〔谢雨桐莫海〕〔莫海〕〔仙尊归来莫海〕〔重生仙尊归来莫海〕〔重生仙帝归来莫海〕〔剑仙在此〕〔首富娘子:夫君要〕〔秦暮晚墨景修〕〔替身本分〕〔入赘为婿陈江〕〔21948〕〔陈江萧若岚〕〔从斗罗开始抽奖女〕〔21948陈江萧若岚〕〔入赘为婿〕〔秦浩林冰婉〕〔顶级弃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二章不许人间见白头
    !

    [https://.xs321./]

    </p>

    正闲聊,禅房外传来凌乱脚步。

    接着,传来呼喊。

    “在这儿,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告诉你们,跑了和尚,跑不了庙,这和尚逃了,我拿你们回去问罪。”

    外面寂静的夜,霎时间喧哗起来。

    顾白停笔。

    砰!

    旁边禅房的门被大力推开。

    “谁?”

    谢长安喊。

    他双目失明,耳力反而灵敏了,一听就知道自己禅房闯进了人。

    “你傻呀!快闭嘴!”

    顾白骂他一句,一口气把油灯吹灭。

    闯禅房的人听到了这边动静,拔腿来到门前,一把推开大门闯进来。

    他动作很快。

    顾白刚站起身,谢长安已经被来者一把抓过去了。

    也怪谢长安。

    他双目失明,不知发生了何事,慌了神,在来者闯进来时还在问来者何人。

    岂不知,来者就是奔他来的。

    此时,追捕的人也到了门外。

    “他进禅房了,快!”

    “别进来!”

    来者一把扣住谢长安,用刀抵住,“县令公子在我手上,再走近一步,我把他杀了!”

    外面的人立时止步。

    “差爷,县令公子在此间诵经,这,这可如何是好。”

    南山寺住持慌了,围着差爷不知如何是好。

    “我看看,万一不是公子呢。”

    一位差役打着油纸伞走上前,手里提着灯笼,在门口晃了晃。

    来者把县令公子往前一推,“就站在那儿,再往前一步,我让他见血。”

    顾白借烛光,看清了凶手的真面目。

    他光亮脑门,一身僧衣,浓眉大眼,肚子很大,正是南山寺内的一大和尚。

    至于叫什么,顾白记不住了。

    因为这和尚每次见到他,双眼放光,色眯眯。

    顾白觉得这厮或许有什么雅好,于是对他敬而远之。

    差役端量一番。

    “嗨,这不是县令公子,法海,我劝你尽快束手就擒,这人当不了你的挡箭…”

    谢长安打断他。

    “王守义,你瞎了,本公子不是县令之子,难道你是?”

    名为法海的和尚也冷笑。

    “你当我愚不可及,他在寺里呆了三个月,我会不认识他?”

    顾白无奈。

    这俩人脑子里全是水吧。

    还有,王守义,法海,这名字…

    顾白咂摸,居然有点儿馋了,足见他在山寺中日子过得清苦。

    被拆穿的王守义讪笑。

    他向谢长安解释一句,又朝法海喊话。

    “法海,你把公子放了,我们抓你只为问话,不要你性命。”

    “呵呵。”

    法海不理他。

    他把谢长安拉到身边,逼王守义把门关上。

    王守义无奈,依言而行。

    “你呆在屋子里也逃不掉,我劝你趁早出来,一切还有回缓的余地。”

    王守义依旧在院子里喊,“你犯的又不是大案,别把自己推到万劫不复之地。”

    “你当我不知道?”

    法海朝着外面喊,“那座墓找不到了,我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他让王守义等人为他准备一匹健马,一根绳子,再准备白银一百两。

    “白银一百两?”

    顾白惊讶出声,“老谢,以前是我不对,想不到你的命这么值钱。”

    “呸,我家老爷子会出这钱?”

    谢长安自己都不抱希望。

    “嗯?”法海紧一下刀。

    “当然,试一下也是有可能的,毕竟我是老谢家一根独苗。”谢长安谄媚的笑。

    “不可能!”

    王守义在外面断然否定,“公子,上次你欠青楼二两银子,差点被县太爷打断腿。”

    “少废话!”

    法海现在一点儿耐心也没有。

    再者说,欠青楼银子与买命钱,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我现在就送你们县太爷一个见面礼,让他乖乖送钱。”

    法海举起手中匕首,开始寻摸起谢长安身上的物件儿,准备割下来。

    只有见了血,那些人才老实。

    “别,别,少一个东西,可就少一分银子。”

    谢长安哆嗦起来。

    法海觉得有道理,反正是杀人,让县太爷知道他动真格的,杀谁不是杀。

    于是,他把目光移向顾白二人。

    勾子身子微缩,“你,你是出家人,怎么能做伤天害理的事儿。”

    她一说话,让法海目光彻底到了她身上。

    法海借着门缝钻进来的火光,细瞥勾子一眼。

    饶是他见过勾子,知道勾子的丑,还是被吓一跳,手一哆嗦,差点要了谢长安的命。

    “哎呦。”

    谢长安身子一抖,“好汉别激动,勾子虽然漂亮,但别忘了你刀下还有人呢。”

    “漂亮?”法海心有余悸。

    他问谢长安,“你眼睛什么时候瞎的?”

    “我本来就是瞎的。”

    “也对。”

    法海和尚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

    “看你细皮嫩肉的,掉一块肉可惜,还少收银子。”

    说话间,他把谢长安推倒在地,抢先一步抓过勾子。

    不等谢长安站起来,他又返回,提着勾子,一脚踩在谢长安背上。

    这一来一回,快如风,显然是个练家子。

    “不如把她杀了,送给县太爷做见面礼。”他把刀放在勾子脖子上。

    外面的王守义听到动静,推门进来。

    “出去!”

    法海脚踩在谢长安脖颈处,“小心我把他踩死!”

    谢长安手无缚鸡之力,王守义相信法海可以说到做到。

    “别冲动,别冲动!”

    王守义领着人后退,再次把门挂上。

    “你手上的人也是一条生命,法海,你要三思而行。”王守义在外面喊。

    “三思个屁!”法海举起刀,“就她这样子,我是为民除害!”

    勾子身子缩成一团,有了哭音。

    “公子,我要死了,你可要照顾好自己。饭菜你自己做,不可口也得按时吃;衣服自己常洗;对了,在咱们书肆的床下面,我还藏了一丁点碎银子…”

    “我觉得没有你的日子,我这几样过得更好。当然,那碎银子…嗯?你的银子都是我给的。”

    顾白醒悟,怒了。

    “大师,这是我奴婢,交给我来收拾吧。至于你与县衙有冤仇,这姓谢的你剁根手指也无妨。”

    反正县太爷也不会出银子,还是提刀杀过来。

    身为一方一县之主,再酒囊饭袋,县令的修为也不是普通武者能与之相比的。

    谢长安这么废,是他自己不学无术,整天想着下面那点事儿。

    “对,剁我,别伤了勾子,美人有缺,那是世上最遗憾的事。”

    谢长安难得硬气一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最后一曲倾国倾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