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城战〕〔一戟平三国〕〔闪婚强爱:老公,〕〔穿成男二的白月光〕〔至尊神医〕〔家有悍妻怎么破〕〔杨辰秦惜〕〔超级王者〕〔无敌神婿〕〔苏年〕〔花痴医妃权倾天下〕〔苏年戚卿苒〕〔杨辰秦惜全本〕〔盛世红妆倾天下〕〔陈天阳苏沐雨的〕〔杨辰秦惜〕〔主神挂了〕〔陛下因何造反〕〔鬼神竟是我自己〕〔修仙也要讲科学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三章小楼一夜听春雨
    !

    [https://.xs321./]

    </p>

    “美人?”

    法海觉得谢长安这厮真瞎。

    “看在你痴心一片的份儿上,我更得把她杀了。”

    法海觉得,留着勾子到谢长安双目痊愈时更残忍,不如现在就杀了。

    他身为出家人,这么一想,只觉我佛慈悲,他做得对。

    于是,他又举起刀。

    “住手!”

    顾白大喝。

    法海住了手,看着他,“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我告诉你,若不是看你英俊,我先杀的就是你!”

    顾白就知道,这和尚肯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雅号。

    “我纠正你一下。”

    顾白一本正经的看着他,“我这不是英俊。”

    法海惊讶地看着他,“那你也太谦虚了。”

    “我是十分非常而且特别的很英俊。”

    法海表情垮下来。

    这一屋子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他懒得再与俩人废话,又一次的举起刀。

    “等一下!”

    顾白再次打断他。

    法海不耐烦地看着他,“你想替她死?”

    “那倒没有。”

    顾白右手伸到左手上,把左手上缠着的白布一圈又一圈的解下来。

    “你耍我!”

    法海怒了,让他停下来就为了干这个!

    “当然不是。”

    顾白叹口气。

    “事到如今,我不能再隐瞒了,我摊牌了,我其实英俊的要死。”

    顾白把左手彻底松开,一个苍白的手出现在面前。。

    他握住一支毛笔。

    “敢拿老子开涮,我先杀了你!”

    法海大怒,舍了谢长安和勾子,举刀向顾白杀过来。

    作为习武修行之人,法海一看知道顾白也是个手无缚鸡之力。

    他有把握在王守义等人闯进来之前,把顾白杀了,还能继续挟持谢长安。

    顾白呆在原地不动,只有左手轻抬。

    在门缝透进来的烛光照耀下,他手中毛笔影子一闪,不见踪影。

    再出现时,已经插在法海的瞳孔。

    笔杆穿过瞳孔后击穿他的脑子。

    “你,你…”

    法海余下的瞳孔瞪的很大,惊恐的看着依旧站在原地的顾白。

    砰!

    他倒在地上,正好砸中谢长安。

    谢长安以为是勾子,顾不上痛呼,伸出手去摸,“勾子,你别死呀勾子。”

    待摸到和尚的光头,还有插着的笔杆后,他被吓一跳。

    “怎么回事?”谢长安惊得大叫。

    王守义他们深怕谢长安有什么闪失,闻言推门闯进来。

    待看到法海倒下的身体后,他们也惊住了。

    “这,这是?”王守义一脸懵。

    “法海见到我的样子后自惭形秽,所以直接自杀了。”顾白一本正经。

    “自杀,还用笔?”

    王守义本来不信,但在抬起头看到顾白后,他信几分。

    面前这小子还真是英俊的要死。

    他王守义但凡有个闺女,或者自己是个女的,一定把他抢回去。

    同时,王守义也认出了他,“原来是顾二。”

    顾家乃余杭书船世家,祖辈作书客,以抄书、贩书为生。

    在余杭小有名气。

    书船就是来往贩书的船。

    书客就是抄书客。

    这方世界尚无印刷术,书籍流传以传抄为主。

    穿越而来的顾白,当不了官,也无别的营生手段,于是继承了祖业。

    王守义半年前经手了顾家的案子,对顾二印象深刻。

    当然,这模样,想不深刻也难。

    “王捕头。”顾二回礼。

    “哎哟。”谢长安在地下呻吟,王守义急忙把他扶起来。

    “自惭形秽自杀,这破理由你觉得谁会信?”

    谢长安虽然看不见,但他绝不信法海是自杀。

    王守义:“照公子的意思是…”

    “老顾,想不到你还是个高手。”谢长安面朝顾白,认定了他。

    “公子,你方向反了。”

    王守义扶着谢长安转大半圈,对准顾白。

    “我,高手?你开什么玩笑。”

    顾白再次用白布把左手抱起来,“我只是英俊的要死。”

    “这倒是,公子,你眼瞎了不知道,这顾二,真他娘的英俊。”

    王守义也不信法海是自杀。

    但让他信顾白杀了法海,他也不大相信。

    在这两个理由之间,他更信倾向于法海是被勾子丑的自杀的。

    勾子翻个白眼。

    这智商,怎么当上捕头的。

    她为自家公子作证,“是老和尚自己插死自己的。”

    谢长安指着勾子,“你,想不到美人儿也撒谎,太让我失望了。”

    “美人儿?”

    王守义心有余悸的看勾子一眼,看来公子眼睛是真瞎了。

    但也有勾子的不对。

    王守义指责勾子,“你这小姑娘,居然敢骗我们公子,你当我们公子瞎呀。”

    “哦,对,他真瞎。”王守义及时更正自己。

    “滚。”

    谢长安一脚踢出去,踢歪了。

    这次王守义没有帮他转正方向。

    顾白和勾子坚持法海自杀,谢长安是个瞎子,什么也没看到。

    王守义思来想去,只能给法海定下个走投无路自杀身亡。

    王守义让人把法海尸体搬出去,问起了谢长安半夜在顾白的禅房作甚。

    “起夜后,眼瞎走错门了?”王守义问。

    县太爷也是,居然不派一个下人来伺候着。

    “你奶奶个熊,能不能别一口一个瞎?”谢长安十分不高兴。

    “是,公子您眼不瞎。”

    谢长安这下想把王守义踹死。

    既然还在半夜,谢长安也歇了诵读经书的兴致。

    他让王守义帮他收了经书,念叨着顾白和勾子合伙骗他,回房休息去了。

    王守义匆忙跟上,把经书下的蝇头小楷宣纸不经意间也带走了。

    送他们离开后,勾子忙把门关上,摸了摸自己的小胸脯。

    “公子,差点把我吓死。”她惊魂未定。

    “你们扯平了,你差点也把他吓死。”顾白说罢,把白布裹着的左手摊开,平举在面前。

    顾白为山寺抄书一月有余,早超过了和尚们三天三夜法事所得的报酬。

    不过,对于多付出这些,顾白并不在意。

    因为顾白抄书不止为了阿堵物,也为了性命。

    在他左手上,此时浮现出一面旁人看不见的蓝色半透明方框,上面赫然写着:

    姓名:顾白

    年龄:十六

    余寿:五年三月一十四天

    消耗:击杀和尚法海,消耗一个月。

    增加:抄书一天,增寿一天。

    这是顾白的造化。

    他幼时体弱多病,余杭城的名医全看过了,都医不好。

    一位名医甚至断言他活不过十岁。

    当时,刚经历丧子之痛的祖母不认命,耗尽家资,四处奔波为他叩开名医家门,购买名贵药材。如此才让顾白苟延残喘到了五岁。

    五岁时,因为治病而家贫,顾白开始习字,在六岁时帮家里抄书。

    也就在那时,他的左手出现这么一个面板。

    这面板只有他看得见。

    虽然在用饭睡觉外,他得抄一天书才可以多活一天,但他已经很知足了。

    更不用说这面板上的寿命还有别的妙用:

    面对不同的人、妖怪乃至鬼魂,一招制敌,消耗相应的寿命。

    所以,顾白抄书,也是为了让自己生存下去。

    不过,今日是为了救勾子损失一个月…

    顾白回头,“勾子,那些碎银子,你记得给我交上来。”

    勾子含糊的应一声,陷入梦想。

    “你倒是不怕。”

    顾白腹诽。

    他可刚杀了一个人,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

    他懒得再抄书,躺在榻上,听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他渐渐陷入沉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斗战仙穹〕〔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最后一曲倾国倾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盖世战神之萧破天〕〔重生八零养娃日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