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昊郑漫儿〕〔李欣雨莫海〕〔莫海谢雨桐〕〔谢雨桐莫海〕〔莫海〕〔仙尊归来莫海〕〔重生仙尊归来莫海〕〔重生仙帝归来莫海〕〔剑仙在此〕〔首富娘子:夫君要〕〔秦暮晚墨景修〕〔替身本分〕〔入赘为婿陈江〕〔21948〕〔陈江萧若岚〕〔从斗罗开始抽奖女〕〔21948陈江萧若岚〕〔入赘为婿〕〔秦浩林冰婉〕〔顶级弃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六章一顾倾人城
    !

    [https://.xs321./]

    </p>

    吃人增寿,提升修为。

    顾白来到这个世界很久,自以为已经习惯了它的光怪陆离。

    但在见到法海写下的这这一页后,方才知道自己还是小看这个世界了。

    他转而想到了自己的寿命。

    若抄书不成…

    顾白摇头,赶忙把这念头从脑子里赶出去。

    他顾白纵然是死,也不会干那么违背道德底线的事。

    若不然,与前世吃人的资本又有什么区别。

    不过,这倒是法海的一个有效罪证。

    他把信笺递给王守义,“你看一下,那些人是不是因为这个,才再也没有回来。”

    王守义大致看明白了。

    “哈哈,终于让我找到法海的罪证了,这次可以结案了。”

    王守义高兴后不忘吐槽,“法海这老和尚,字可真够丑的。”

    顾白却觉得其中还有谜团。

    他提醒王守义,“法海一个人杀死上百号人,可不容易。”

    “所以,水仙我也查出来了,就是那蛇妖!”

    王守义笃定,“这和尚与那蛇妖勾搭成奸,自愿当起了人奸,为此还写了一本书。”

    顾白愣一下,“不是说那蛇妖是公的?”

    “对呀,就因为他是公的,我才这么说。”

    王守义看着顾白,“你不觉得,这和尚在那方面有点儿不一样?”

    “你是说,他喜欢男人?”顾白猜他要说的。

    “你看,连你都看出来了。”王守义摸一下不存在的胡子,“真相就是如此!”

    顾白服了他的脑回路,不得不再次提醒他,“法海与白娘子没有爱情。”

    王守义奇怪的看着他,“谁说白娘子了?我说的是许宣和法海。”

    顾白看着他,想不到老王还有腐的一面,居然万物皆可基。

    不过…

    “白娘子是蛇妖。”

    “这你就不明白了,这是一种什么来着…表达手法。”

    文化人王守义教诲顾白,“白娘子和许宣是同一个人。在法海看来,许宣是白娘子人性的一面,白娘子则是妖性的一面,所以他千方百计要把白娘子关到雷峰塔下。”

    “足见,法海还是有一点儿良知的,期待蛇妖是人,而且是男人,这样他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只可惜,他失败了,而且因为爱情,迷失了理智,最终堕入了妖道。”

    王守义叹息一声,“法海,他太懂爱了。”

    顾白被王守义说的五体投地。

    胡诌的人他见多了,但能胡诌的这么曲折,牵强附会,他第一次见。

    “老王,你不愧是你们差役里最有文化的人,这脑回路…佩服。”

    差役们也听的十分佩服。

    “王头儿,厉害了。”

    “难怪王头儿今早说法海的名字出现在《白蛇传》中不是巧合,敢情您那会儿就知道了。”

    “王头,深谋远虑啊。”

    王守义摆手,“别拍马屁,身为捕头,思维缜密对我而言是最基本的。”

    顾白明白了,顾家的案子只能靠他自己了。

    南山寺离城二三十里。

    一路顺流而下,很快就到了余杭城。

    余杭城内水路相连,到了繁华之地,甚至船头接船尾,船帮挨船帮,跳跃间可过河面。

    纵然是细雨,也阻不住河面上的喧闹。

    有走亲访友的,亦有贩卖瓜果蔬菜与炭火的,还有一些书生,在船上吟诗作对。

    临船有一稚子,他的父亲在船贩黄梅,他手把头撑在船帮上,听书生们引经据典,谈古论今。

    只可惜,这孩子一辈子也不会有进入书塾求学问知的机会。

    他家黄梅在细雨下,闪烁着诱人光泽。

    顾白买了一兜,分给王守义几个。

    他在县衙门前的码头,把王守义几个人送上岸,又向上游走了几个码头后不把船停下来。

    顾白的书屋就在这儿。

    虽不居于闹市中,但距闹市也不远,既可以闹中取安,又可以静中取闹。

    只是,以顾白的样子,终究安静不了。

    书船刚靠岸,书屋旁边酒垆女掌柜徐娘就从店中钻出来。

    “顾公子,来来,尝尝,今年刚酿的青梅酒。”

    徐娘孀居多年,酿酒一绝,她自己也如她的酒,不因岁月而腐朽,反而愈加香醇。

    她这酒垆虽然偏僻,但风姿绰约的徐娘只要在门前一站,生意自来。

    顾白接过徐娘手里青梅酒,“那我就谢过徐娘了。”

    “谢什么谢,咱俩谁跟谁呀。”

    徐娘双眸中的风情在顾白脸上瞥过后,头一扭,宛若鲜花羞答答的开。

    “顾公子,只饮酒也不好,这样,今晚我整一桌好菜,咱们好好喝一顿。”

    顾白有点儿犹豫。

    “怎么,怕阿姊把你吃了。”徐娘笑问。

    “不,不。”

    顾白摆手,虽然他当真有这方面的顾虑。

    “我只是有点儿馋五嫂的鱼羹了。”

    “鱼羹我也会…”

    徐娘话说半截,被五嫂一把推走,“你的鱼羹能与我的鱼羹比?”

    五嫂回头,笑吟吟地看着顾白,“顾公子,那就这么说定了,今晚到我那儿吃鱼羹。”

    “那不成,说好去阿姊那儿饮酒的。”

    “吃鱼羹。”

    “饮酒!”

    五嫂和徐娘谁也说服不了谁。

    造成这一切的顾白装作左右为难。

    五嫂身宽体胖,头有白发,烧的一手鱼肴远近闻名。

    她倒不是馋顾白,是她女儿馋顾白。

    在那日清晨,五嫂女儿小五失足落水,被顾白救下来后,她就立下了非顾白不嫁的誓言。

    大道理上说,小五这是为了报答顾白的救命之恩,准备以身相许。

    但在顾白看来,她就是馋他的身子。

    为了守身如玉,顾白最终决定,去徐娘处饮酒,顺便品尝五嫂的鱼羹。

    这样两者相互牵制,顾白就不至于失身了。

    另外,顾白也是时候满足下口腹之欲了。

    在山寺中整日粗茶淡饭,他的肚子早缺油水了。

    勾子这时停稳船,跟了上来。

    “勾子,把酒钱与鱼羹钱提前付了。”顾白吩咐一句,向两位告别。

    五嫂和徐娘摆手,但最后还是被勾子把银子塞到了怀里。

    “拿着吧,你们也知道,你们不收银子,日后我家公子就不上门光顾生意了。”

    这是一大杀招,五嫂和徐娘立刻不再推辞。

    勾子向她们一笑,跟上顾白。

    徐娘望着勾子,“这么一对比,顾公子可真貌若天仙,倾国倾城。”

    这么看来,对顾白而言,勾子还有衬托的妙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最后一曲倾国倾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