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十殿战尊凌天〕〔战龙临门〕〔我有百万技能点〕〔我的未来是大帝〕〔我在漫威扮演DC英〕〔重生之大俗人〕〔生存游戏:随机SS〕〔张伟在爱情公寓里〕〔农门婆婆要修仙〕〔花都怪盗团〕〔乔梁叶心仪最新章〕〔穿越成妃〕〔无敌战王〕〔此情惟你独钟〕〔诡异分解指南〕〔戚卿苒燕北溟〕〔战神归来杨辰秦惜〕〔杨辰秦惜不败战神〕〔萌宝驾到:爹地投〕〔杨辰和秦惜为主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九章思念顾小郎
    !

    [https://.xs321./]

    </p>

    第九章

    顾白摊开诗集,备好笔墨,抄写起来。

    书屋安静下来。

    但顾白一直觉得有一双眼在盯着他。

    他抬起头,见小翠姑娘的脸快贴到他脸了。

    “咳咳。”顾白提醒她,“小翠姑娘,时辰不早了,你家小姐指不定找你有事。”

    小翠摇头,“不怕,小姐说了,让我好好与你告别。”

    “呃…”

    顾白决定为了银子,出卖一下臭皮囊,“也,也对,应该的。”

    “顾掌柜,我写了一首诗,念给你听?”小翠一双眼眨呀眨的看着他。

    “呃,也行,我洗耳恭听。”顾白点头。

    小翠清一下嗓子。

    “梅子青,梅子黄,梅子青又黄。妹子倚门青梅嗅,思念顾小郎。”

    顾白竖起大拇指,“你别说,这诗比你小姐写的好多了。”

    小翠笑了,“哎呦,顾掌柜,侬真会夸人,你觉得诗的内容怎么样?”

    顾白挠了挠头,“这个,你也知道,我对诗文一窍不通,对,一窍不通。”

    小翠急了,“这么直白,你都听不懂?”

    “小翠姑娘,你也知道,我就是个抄书的,这个…”

    顾白干笑几声,“我还是继续抄书吧,勾子,快送小翠姑娘出去。”

    小翠姑娘跺了跺脚,跟着勾子走向门外。

    刚提起油纸伞,她又走回来,“喏,这是打赏你的。”

    把一粒碎银子丢下,小翠姑娘转身走了。

    顾白起身想把银子送回去,追出去时,见小翠打着油纸伞进入了细雨中。

    或许怕顾白追出来,小翠敏捷的跳过一水潭,头上钗子都溜出来,快速消失在人群中。

    “啧啧。”勾子站在顾白旁边,“又一姑娘的心被你伤到了。”

    她回头望顾白,“你装什么傻,充什么愣啊。”

    “我不装傻充愣,她会被伤的更深。”顾白转身回到席子上,继续抄书。

    陆陆续续的又来好几拨客人,以女子居多。

    西街豆腐西施,东街赛貂蝉,甚至青楼老鸨也来找顾白,请他抄写菜谱或群芳谱。

    偶尔也来几个男的,看顾白的眼神怪怪的。

    每遇见这些人,顾白就让勾子上。

    勾子那副尊荣在他们面前一站,辟邪。

    一会儿的功夫,书屋接了好几笔生意。

    勾子不得不佩服,“想不到关门一个月之久,刚开门,她们全来了。”

    这下她不用愁挣不到银子,流落街头,主人把她卖到青楼了。

    顾白鄙夷,“你若能卖到青楼,你人还会在这儿?”

    勾子捂下胸口,感觉心被扎了一下,“公子,别忘了是谁出去给你买酒买菜。”

    顾白忙端正态度,“我错了,不想被卖到青楼的女子不是个好奴隶。”

    他们正打趣,一男人收起油纸伞,走进来。

    “顾掌柜。”来人有气无力。

    “年掌柜。”

    顾白抬头打个招呼,让勾子沏茶,请顾掌柜坐在桌案前。

    年掌柜也是老主顾,同顾白的兄长是好朋友。

    也是今天这么多客人里,唯一与书屋有正常生意往来,而不是别有所图的。

    年掌柜开了一家瓷器店,经常往府衙和世家豪门送瓷器。

    当然,直接送瓷器是不成的。

    他们经常列一个单子,递到府上,待府上管事的勾选后,再把瓷器送上门。

    这单子,年掌柜常拜托顾白来写——单子看起来赏心悦目会让生意好很多。

    只是这年掌柜,今天精神不大好。

    “老年,你遇见什么事儿了?”顾白在抄书的百忙之中,抬头瞥年掌柜一眼。

    年掌柜摇了摇头,“没,没有。”

    他把自己誊写的单子交给顾白,叮嘱几句后,一口茶也没喝,又有气无力的离开了。

    勾子奇怪,“年掌柜会不会生病了?”

    顾白不答。

    “他可不能死,他的命是他娘子用命换来的。”勾子自己回答起来。

    中午临近,勾子打了油纸伞去为顾白买饭。

    顾白的书屋是两层小楼,还带一后院,后院有一口井,井旁有一厨房。

    但书屋轻易不起火,因为勾子烧的菜要命,顾白还想多活几年。

    勾子去的快,回来的也快。

    她为顾白买回来的是汤饼,大约与前世面片类似,上面浇了肉汁儿,吃起来十分美味。

    勾子还没把饭端出来,顾白已经在磨筷子了。

    “佟大爷知道你回来了,这碗汤饼一分钱也不收。”

    勾子就奇了怪了,“佟大爷年纪大了,又是一男的,怎么也对你这么好?”

    “他有闺女?”她问。

    顾白摇头。

    “那为什么?”

    “因为那老头儿坏得很,经常盗我晾晒的衣服悄悄卖,上次被我抓住了。”

    顾白恨的牙痒痒。

    末了,他叹息一声,“有时候太英俊,也是一个麻烦,太招蜂引蝶。”

    “公子。”勾子看着他。

    “怎么?”

    “自从跟了你,你每天都在刷新我对脸皮厚度的认知。”

    “嘁,我才到哪儿。”

    顾白瞥勾子一眼,“你现在还有勇气活着,脸皮那才是真的厚。”

    勾子觉得心又被扎一下。

    她为了补偿自己,从篮子里取出一馅饼啃起来。

    正在吞汤饼的顾白停下,望着那馅饼,吞一口口水。

    这馅饼不寻常,羊肉切碎,同葱白、豉汁、盐熬熟后,夹在烧饼里再烤。

    等烤熟后,面香与肉香合二为一,别提有多美味了。

    当然,相应的这馅饼也贵。

    “不是,凭什么我吃汤饼,你吃馅饼?”

    顾白现在觉得,他才是奴隶,勾子才是主子,“咱俩伙食费不应该一样?”

    “对呀。”勾子点头,“所以馅饼多处来的钱,我自己垫的。”

    “你哪儿来的钱?”

    “我把你的破衣服拿卖出去了。”勾子眨下眼,反正也要丢的。

    “你!”

    顾白拍桌而起。

    “喏。”

    勾子又从篮子里拿出一馅饼,递给顾白。

    “唔,真香。”

    在山寺粗茶淡饭月余的顾白毫无抵抗力,接过来就啃一口。

    “仔细一想,卖一些旧衣服,改善下生活还是不错的。”顾白说罢,又一口咬下去。

    勾子也吃的津津有味,还为自己倒了一杯青梅酒。

    一口酒,一口馅饼,这另类的搭配,出奇的美味。

    “哎,对了。”勾子擦了擦嘴,“我打听到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年掌柜续弦了。”

    “哦?”顾白有些意外,“什么时候的事?”

    “就咱们在山寺抄书的那段日子,娶了一位小娘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盖世战神之萧破天〕〔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