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昊郑漫儿〕〔李欣雨莫海〕〔莫海谢雨桐〕〔谢雨桐莫海〕〔莫海〕〔仙尊归来莫海〕〔重生仙尊归来莫海〕〔重生仙帝归来莫海〕〔剑仙在此〕〔首富娘子:夫君要〕〔秦暮晚墨景修〕〔替身本分〕〔入赘为婿陈江〕〔21948〕〔陈江萧若岚〕〔从斗罗开始抽奖女〕〔21948陈江萧若岚〕〔入赘为婿〕〔秦浩林冰婉〕〔顶级弃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十章只愿君心似我心
    !

    [https://.xs321./]

    </p>

    第十章

    顾白恍然。

    “难怪年掌柜无精打采。”

    新婚燕尔,免不了多做一些运动,白天当然没精力。

    勾子摇头,“不,听说他家闹鬼,所以才被折腾成这样,甚至还死人了。”

    “鬼?”

    顾白有了兴趣。

    勾子压低声音,“大家都说,代替年掌柜去死的大娘子回来了。”

    三年前,年掌柜得了肺病,请了余杭名医也束手无策,直言命不久矣。

    他有两个幼子,大的刚会走路,小的还在襁褓之中。

    一旦年掌柜撒手人寰,那整个家就失去了支撑,其妻子因此日日以泪洗面。

    直到有一天,年大娘子不知从谁处得了一法子,说可以到城隍庙为病人借寿。

    于是,在喂饱两个孩子,打扫干净屋宅后,其妻子丢下两个孩子去了城隍庙。

    她在庙里祷告,称愿把自己的寿命借给年掌柜,以便他把两个儿子抚养成人,娶妻生子。

    但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年掌柜不得再娶。

    年掌柜当时也答应了。

    顾白听到这事儿时惊讶万分,心想这也成?

    结果还真成了。

    自那祷告后,年大娘子身子日渐消瘦,年掌柜的肺病慢慢好起来。

    不出三天,年大娘子撒手人寰,年掌柜则精神抖擞,完全不像大病初愈的样子。

    所以,街坊邻居都说,年大掌柜这条命是年大娘子给的。

    年大娘子这么做,有两个儿子的原因,估计也有爱,奈何年大掌柜不出三年,就又续弦了。

    “我若是年大娘子,我也回来找他。”

    勾子嘀咕。

    她抬起头问顾白,“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

    “一概而论的人往往很肤浅。”顾白不屑一笑,“还有…”

    他瞥勾子一眼,指了指自己,“你家公子要是这样的人,现在早万寿无疆了。”

    勾子无法反驳。

    “还有,别你们男人,你们男人的,你又不是女人。”顾白指正她。

    勾子直起身子,“你什么意思,我还成男人了?”

    “不,不。”

    顾白晃了晃手,“这世上有三种人,男人,女人,还有你,勾子。”

    勾子又觉得心被扎了一下,还能不能好好当主仆了。

    他们又说回年掌柜。

    大娘子死了才三年就续弦,年掌柜是不厚道,书院子弟守孝也要三年呢。

    “死的是谁,年大掌柜续弦的小娘子?”顾白问。

    勾子摇了摇头,死去的不是小娘子,而是一个和尚,一个道士。

    “道士和和尚?”顾白疑惑。

    想来是年掌柜请来驱鬼的,但为什么不是镇妖司的人?

    镇妖司有镇妖、驱鬼之责,有义务保佑一方百姓安宁。

    勾子在打听小道消息方面很有一套,她把这也打听清楚了。

    “坊间流传,镇妖司知道年大娘子换命的事儿,看不起年掌柜的所作所为,不屑管他。”

    顾白不信。

    这只是坊间传闻罢了。

    镇妖司若是看人下菜碟,万一出了岔子,县令大人可饶不了他们。

    毕竟,对县令大人而言,无论是政事,还是修行,保一方百姓平安都是他分内之事。

    县令绝无理由,对治下之民被鬼纠缠而坐视不管。

    这其中有玄机。

    但顾白想不明白,索性不想了。

    用过午饭之后,顾白抄书一直抄到了晚上。

    五个时辰,每日只要笔耕不辍的抄够这段时间,顾白的寿命就会增加一天。

    今天回来后,顾白或许时间不够,但算上早上在山寺的用功,那就足够了。

    他刚放下笔,徐娘就派人来请他。

    顾白带着勾子前去赴约。

    徐娘的酒垆不大,入夜后,呆在酒垆里饮酒的,几乎全是街坊邻居。

    顾白进去时,不少人向他打招呼,还有人请顾白坐下来饮酒,被顾白婉拒了。

    “我今儿有人请酒。”顾白笑着点头。

    邻桌的人也拉请酒的人,指了指徐娘,“顾掌柜要喝酒,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哦,对,对。”

    “差点把徐掌柜忘了。”众人笑起来。

    因为是邻居,大多熟悉,所以酒垆里气氛不错,闲聊的,划拳的,很热闹。

    唯独有一处。

    在墙角处的位子上,年掌柜在一个人喝闷酒,一杯接一杯的下肚。

    在他身后,闪出一片空间,酒客们对着年掌柜的背影指指点点。

    “来了。”徐娘迎出来。

    她忙把顾白请到紧邻柜台出的长桌旁,并让后面厨子赶紧上菜。

    五嫂那边也一直盯着顾白。

    这边刚上酒,五嫂就领着女儿端着食盒走进来,不等揭开,喷鼻的鱼香已经让顾白馋了。

    他是付过银子的,因此毫不客气,招呼大家坐下后,提起筷子就吃。

    旁边的五嫂领着她女儿,陪坐的徐娘不断地找话与他聊天,顾白也只是点头。

    顾白在山寺呆了这么多天,真是馋坏了,根本顾不上搭话。

    到了最后,因五嫂想撮合顾白与她女儿,话里话外全是俩人般配的话,惹了徐娘不高兴。

    于是,两人相互呛开了,甚至搬出一些陈年旧事,来暗示对方为人不行。

    两人唇枪舌剑,方便了顾白,他头也不用点,埋头吃就成了。

    五嫂的女儿则是手托腮,痴痴的看着顾白。

    “你也吃啊。”顾白招呼她。

    五嫂的鱼羹真是没的说,是今生顾白吃过的最好吃的鱼肴。

    “秀色可餐,五姑娘看着你就饱了。”勾子手上动作也一点儿不慢。

    “照你这么说,你每天不得撑死。”顾白又叹息一声,“我就惨了。”

    “你惨什么?”

    勾子咬着鱼头,抬头看着顾白,不知他这话从何而起。

    “整日看着你,我总有一天要饿死。”

    勾子捂住胸口,她现在感觉万箭穿心。

    啪!

    他们正用着饭,墙角的年掌柜站起摔杯,把客栈的喧闹压了下去。

    酒垆一下子鸦雀无声。

    五嫂和徐娘停止斗嘴,惊讶地望着年掌柜。

    “你再说一遍!”

    年掌柜手指着邻桌的酒客,一脸醉意与怒气。

    那客人是街上茶馆的乐掌柜,邻居平日里称呼他老乐。

    老乐被年掌柜指着,有一点儿胆怯,故作糊涂:“我,我说什么了。”

    “敢说不敢认的东西!”

    原来,见年掌柜喝闷酒,老乐就与同桌酒客议论起了年掌柜家里的事儿。

    提到他续弦,老乐脱口而出一句“忘恩负义,什么东西”,不巧被醉酒的年掌柜听了去。

    老乐被年掌柜这么当众一指,一骂,面子挂不住,也怒了。

    “怎么,敢做不敢让人说?用娘子的命活着,扭头就续弦的人,他就不是东西!”

    年掌柜大怒,摇摇晃晃的举起酒坛子,“我他妈打死你!”

    老乐也有三分酒意,操起板凳迎上去,“我他妈为民除害!”

    哎,哎。

    众人急忙起身去拦。

    其中拦年掌柜的多,拦老乐的少。

    “放开,放开我。”年掌柜醉醺醺的,“你们敢笑我,我打,打死你们。”

    伴着他举起酒坛子,彻底把所有人得罪了,于是推搡着乱成了一锅粥。

    “住手,住手!”

    徐娘挤到前面去,试图让众人安静下来。

    奈何老乐不住口,年掌柜不住手,想劝下来不容易。

    最后,用了徐娘酒菜,吃人嘴短的顾白上前,把年掌柜扶着拖出酒垆,这才平息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最后一曲倾国倾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