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昊郑漫儿〕〔李欣雨莫海〕〔莫海谢雨桐〕〔谢雨桐莫海〕〔莫海〕〔仙尊归来莫海〕〔重生仙尊归来莫海〕〔重生仙帝归来莫海〕〔剑仙在此〕〔首富娘子:夫君要〕〔秦暮晚墨景修〕〔替身本分〕〔入赘为婿陈江〕〔21948〕〔陈江萧若岚〕〔从斗罗开始抽奖女〕〔21948陈江萧若岚〕〔入赘为婿〕〔秦浩林冰婉〕〔顶级弃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十二章故事里的事
    </p>

    “找到水仙,直接问他谁是凶手。”

    至于找的办法,法海那本邪门至极的占卜书已经写出来了。

    顾白本是随口一说,怎料王守义还当真了。

    “你别说,是个办法。”

    “你不会真去找水仙吧?”顾白惊讶地看着他。

    他已经领教过王守义的脑回路了,不是没可能。

    虽不知水仙何方神圣,但从法海留下的只言片语中,可以看出他绝不是好货色。

    “你放心,我是谁?王守义,守护正义,我才不会用邪门的法子去见水仙。”

    王守义只是先把水仙之名记下来,万一日后有机会碰见呢。

    正说话间,勾子安然无恙的回来。

    “告诉他们家人了?”顾白问。

    勾子点头,“告诉了。”

    顾白探身,不见她身后有人,“他们家人不来接年掌柜?”

    “被我那么也一吓,他们不敢出门了。”勾子得意。

    顾白望一眼狼狈至极,打着鼾的年掌柜,“看来他得这儿待一宿了。”

    时辰不早了。

    他们再不睡,贼就要来了,别到时候把贼吓跑了。

    于是,顾白起身,让勾子在书屋铺上席子,他与王守义一起守在这儿。

    几个差役各守楼上与后院。

    至于勾子…

    顾白安排她,“你回房间休息吧。”

    勾子答应一声,刚要上楼,守楼上的差役不答应了,“那什么,我还是不守楼上了。”

    “为什么?”王守义不解。

    差役指了指勾子。

    勾子翻了个白眼。

    “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图谋不轨的。不怕告诉你,你们县太爷的公子看上我了,我都没理他。”

    “那是他眼瞎。”王守义脱口而出。

    谢长安不在身边后,他十分喜欢说“瞎”字。

    差役依旧摇头,“我倒不是怕你对我图谋不轨。”

    勾子的双眸登时亮了,这意思是可以图谋不轨?

    “我怕你晚上吓到我。”

    勾子双眸中的亮光熄灭了,顺便向差役竖起中指。

    自从跟了顾白后,她好的没学会,尽学了一些坏的。

    王守义还是心地善良的。

    他怕伤了勾子的自尊,叱责手下,“看你们那点儿出息,勾子再丑也是人,还能吃了你们?”

    勾子发www.jdwfw.个白眼,“我谢你全家。”

    王守义觉得古人诚不我欺,好人当真有好报,“不用谢全家,我家就我一个。”

    “那我谢你祖宗十八代。”

    王守义这下咂摸出不对劲儿了。

    他们这么一打岔,提醒了顾白。

    这大晚上的,若是贼进来,一眼看见勾子,吓不死也得丢个魂。

    于是,他把这定为第二套方案:让勾子铺席子打地铺,睡在他旁边。

    勾子为此去后厨取了一把菜刀:“公子,我保护你!”

    顾白很欣慰,至少不是养了一个白眼狼。

    熄了灯以后,众人起初睡不着。

    “老顾,来个故事。”趴在窗户上的王守义回头。

    他负责守窗户。

    不等顾白讲,他又提醒,“讲www.taojiangjia.个无聊的,我失眠,听无聊的容易入睡。”

    顾白:“万一睡死了……”

    “你放心,我们捕快经常半夜捉贼,外出时都睡不踏实,一有动静就醒。”

    那顾白就放心了。

    他在脑子里搜索了一下,准备讲一个特无聊的故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座客栈,客栈的掌柜…”

    顾白刚说到这儿,就听书屋内起了鼾声。

    他循声一看,自称失眠的王守义,头向旁边一歪,睡的别提有多踏实,口水都快流下来。

    “嘿,说好的失眠呢?”

    顾白都无语了,难道他讲的故事就那么无聊。

    他旁边躺着的勾子倒是很精神,“公子,快讲啊,我正听着呢。”

    “客栈里有一条狗,名叫狗子,它特别的丑…”

    勾子翻身,“睡觉!”

    她不忘朝顾白竖下中指。

    所有人都睡了,顾白在安静中,也缓缓地沉入梦想。

    一直到…

    顾白听见书屋内有打斗声。

    他努力地把双眼皮撑开,见王守义领着几个差役,正与一个黑色身iamyb.影缠斗在一起。

    刀光剑影闪烁,呼喝声不断,把他的书架都撞倒了,书页漫天飞。

    这么大的动静,纵然是醉酒的年掌柜也有了动静。

    顾白回头看勾子。

    好家伙,口水把枕头都浸湿了,耳朵快被泡软了,勾子依然睡的死死的。

    “勾子,醒醒,醒醒。”顾白推她。

    勾子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顾白无奈,贴近她耳朵,“勾子!!有人来偷你的私房钱!”

    勾子瞬间站起来,手里厨刀挥舞着,“是谁,敢偷老娘私房钱,不怕做噩梦啊。”

    等她看清屋内的打斗后,勾子逐渐清醒过来。

    “这,这是贼?”勾子指着黑衣人。

    顾白点头。

    这贼也太厉害了,一人斗一群捕快不落下风,还有功夫推倒书架找书。

    “现在是你出场的时候了。”

    顾白推勾子一把,让她勇敢上前,“把他吓住了,这一个月的零用钱我给你翻三倍。”

    “当真!”勾子这下彻底清醒了。

    “当真!”

    勾子再不答话,用面纱把自己的脸遮住,义无反顾的向黑衣人走去。

    黑衣人与王守义等人斗的正酣,忽听身后有人暴喝:“住手,都给我住手。”

    王守义当真停下来。

    黑衣人也住了手,好奇地回头,想看看什么人阻止了这些捕快。

    勾子手握一卷书,“想要这本书?”

    她往自己怀里一塞,“自己来拿。”

    虽然遮住了半边脸,但黑衣人还是看得出,勾子不大好看,他下不去那手。

    他大义凛然,“姑娘,请自重,盗亦有道,俺不是那种人。”

    “哦,那行吧。”勾子扭头要走。

    “慢着!”

    黑衣人喊住勾子。

    他咬一咬牙,算了,为了任务,就牺牲一下吧。

    他慢慢向前走,待走近以后,手慢慢地往勾子怀里伸,尽量不看勾子的脸。

    噗!

    勾子一吹面纱,面纱落下。

    黑衣人呆住了。

    勾子的半边脸,已经提醒他勾子有多丑了。

    但整张脸露出,近距离接触时,黑衣人还是有一瞬间的失神。

    “嘻嘻。”

    勾子朝他一笑。

    黑衣人更觉天昏地暗。

    啪!

    勾子抬起一脚,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膝盖稳,准,狠的顶在黑衣人胯下。

    黑衣人痛的弯下身子,再也动弹不得。

    王守义他们趁机一拥而上,把这厮押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最后一曲倾国倾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