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昊郑漫儿〕〔李欣雨莫海〕〔莫海谢雨桐〕〔谢雨桐莫海〕〔莫海〕〔仙尊归来莫海〕〔重生仙尊归来莫海〕〔重生仙帝归来莫海〕〔剑仙在此〕〔首富娘子:夫君要〕〔秦暮晚墨景修〕〔替身本分〕〔入赘为婿陈江〕〔21948〕〔陈江萧若岚〕〔从斗罗开始抽奖女〕〔21948陈江萧若岚〕〔入赘为婿〕〔秦浩林冰婉〕〔顶级弃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十三章盗亦有梦
    </p>

    “轻点,轻点。”

    被捕快们压在身下的黑衣人痛呼。

    “我轻你大爷。”

    王守义踹他屁股一脚,一脸兴奋。

    法海那案子虽然没破了,但他王守义今天终究是破大案了。

    他捕头的位子,可算是保住了。

    “疼。”

    黑衣人委屈极了。

    &n他抬起头望着勾子,“你们捕头什么时候和鬼携手办案了?”

    “鬼你大爷!”

    勾子又给他一脚,“我是人,正儿八经的人。”

    “人?”

    黑衣人趴在低声,眼睛往上瞟一眼,已然心有余悸,“居然有这么丑的人!”

    接着,他懊恼起来,“大爷的,想不到我飞天鼠一世盗名,居然栽在一丫头片子身上。”

    要知道她是人,黑衣人才不会被吓到。

    “我丑你大爷!”

    勾子大怒,亮起脚尖,“是不是还想让我给你一脚。”

    黑衣人身子一缩,“不得了,杀人啦!”

    “你个杀人凶手,还敢贼喊捉贼。”王守义也给他一脚。

    顾家几乎灭门,所以王守义对这黑衣人一点儿也不客气。

    “杀人凶手?”黑衣人一怔,“谁?”

    “你说呢!”

    捕快这时候已经把他绑好了。

    王守义低头把他提起来,顺便扯去蒙面。

    &不愧是飞天鼠,他留这个八字胡,尖下巴,还真像个老鼠。

    “我,杀人凶手?”飞天鼠双目瞪圆了,“不可能。”

    他望着王守义,“官爷,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是飞贼,不杀人。”

    “编,接着编。”

    王守义指着自己的双眼,“知道这是啥不?贼眼,任何犯人都逃不过我这双贼眼。”

    “官爷,你可以侮辱我的人,但你不能侮辱我的事业,我是贼,我真的只是贼。”

    飞天鼠急了,这怎么还说不清了。

    杀人和贼,那罪名差距可大了去了。

    “杀人越货的是强盗,我们是两回事,轻易不呛行。”

    “看来不给你上刑,你小子师不会说实话了。”王守义摆手,准备押他回县衙,好好折磨他。

    “慢着。”顾白拦住他。

    顾白现在信不过王守义,不是信不过他的人,而是信不过他的智商。

    这好不容易得来的线索,顾白可不希望就这么断了。

    “老王,你别着急,让我来问问他。”

    “人赃俱获,还有什么好问的。”

    话虽如此,王守义还是给顾白让开位子。

    顾白审视飞天鼠一番,“暂且认为你说的是真的,只是一个贼…”

    “我本来就是一个贼。”

    “你好很骄傲?”王守义瞪他。

    “盗圣大会,我排名第二呢。”飞天鼠小声嘀咕。

    顾白问他,“好,你是贼,那你告诉我,来我书屋偷什么?”

    “你不明知故问。”

    飞天鼠方才就是中了勾子圈套,才被抓住的。

    “不说?”顾白挥手,“勾子,取针。”

    “好嘞。”勾子转身离开。

    “取针作甚,你要扎死他?”王守义疑惑。

    “我在他脸上刺几个字。”

    “什么字?”

    “吾是大盗飞天鼠。”

    顾白看飞天鼠以后还怎么上街,怎么在他们盗圈儿里混。

    “这主意不错。”王守义眼前一亮,“不过,滥用私刑是犯法的。”

    “那你来。”

    “那不犯法。”王守义摩拳擦掌。

    “别,好汉,我招。”飞天鼠撑不住了。

    在脸上刺字这一招太狠了。

    “好,老实交代,你来偷什么?”顾白问他。

    “一本,不,几页书。”

    “几页书?”顾白疑惑,“什么样的书页?”

    “帛书,用白丝织就,水火不侵。”飞天鼠也干脆,见躲不过,知无不言。

    “那是什么书?”

    飞天鼠摇头,“这我就不知道了,我只负责偷书,别的一概不问。”

    “还不说实话?”

    王守义接过勾子手里针,“来,我给你扎几针。”

    飞天鼠哭了。

    “不是,我真不知道,我就拿钱办事,还只收了定金…哎,对了。”

    飞天鼠忽然想到什么。

    “契约书和定金都在我怀里,你们一看便知,我只是一个贼,杀人跟我没关系。”

    “契约书?”顾白看王守义一眼。

    王守义下手极快,迅速在飞天鼠身上摸过,取出几枚银元宝,还有一张纸。

    他把纸递给顾白,银子自己收下了。

    不止如此,他怕搜不干净,又伸手在飞天鼠身上摸。

    “官爷,官爷,没,没…”

    王守义搜出一些碎银子。

    “官爷,这次真没…”

    王守义搜出一个小牌子,银铸的,上书“盗叁”。

    “官爷,那是我身份的象征,我…”

    “你个三,居然自称是二?”

    王守义鄙视他。

    “那什么,人总得有梦想不是,贼更得如此。”

    “你们这些贼挺有钱啊,居然用银牌做身份牌,我们一般用来做长命锁。”

    顾白在低头查看契约书,“差不多,这牌子指不定也能当长命锁。”

    “这位爷真识货。”飞天鼠点头。

    这牌子就是贼的长命锁。

    这牌子若不在身上了,贼圈里一般认为被抓,或者被偷了,那闯出来的盗名也就荡然无存。

    他祈求王守义,“官爷,你把牌子留给我吧,这牌子得来不易。”

    得参加盗圣大会,付上十两银子,才会有这么一牌子。

    “这也行?”

    顾白想自己要不要日后多半几次大会。

    王守义顺手揣怀里,继续摸:“你都被抓住了,要这牌子也没什么用了。”

    “官爷,这次真没了…哎,你摸哪儿呢…哎唷,哎哟哟…”

    飞天鼠居然发出了舒适的呻吟。

    &nyunjiaoso.bsp; 顾白抬起头,惊讶地看着正搜裤裆的王守义,还有舒适的飞天鼠。

    “你,你们…”

    顾白后退一步,“要不,给你们找个无人的地方?”

    王守义忙缩回手,“我是为了搜刮银子。”

    “我是刚才被踹痛了,现在一碰,还挺舒服。”

    飞天鼠也忙解释,只是脸上的回味,让人觉得有点儿猥琐。

    “不用解释。”顾白摆手,“你们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他抖了抖手里契约书,“你们做贼的,居然有契约书,还这么周密?”

    上面居然有出现各种委托情况后,委托人与贼所要负的责任与义务。

    看起来还很公平,一点儿也不霸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最后一曲倾国倾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