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十殿战尊凌天〕〔战龙临门〕〔我有百万技能点〕〔我的未来是大帝〕〔我在漫威扮演DC英〕〔重生之大俗人〕〔生存游戏:随机SS〕〔张伟在爱情公寓里〕〔农门婆婆要修仙〕〔花都怪盗团〕〔乔梁叶心仪最新章〕〔穿越成妃〕〔无敌战王〕〔此情惟你独钟〕〔诡异分解指南〕〔戚卿苒燕北溟〕〔战神归来杨辰秦惜〕〔杨辰秦惜不败战神〕〔萌宝驾到:爹地投〕〔杨辰和秦惜为主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十五章 一场寂寞凭谁诉
    摘星楼位子已经知道了。

    至于别的,顾白也问不出什么。

    飞天鼠虽然不一定是杀人凶手,但盗窃的罪名是逃不掉的。

    因此,王守义领着差役,连夜把飞天鼠提回县衙审问去了。

    书屋又安静下kdd56.来。

    顾白长出一口气,凶手还没找到,但至少有线索了。

    他不用盲目的四处瞎撞了。

    勾子望着一地的狼藉发愁,“白天刚收拾了,现在还得收拾一遍。”

    “愁解决不了问题。”顾白坐下来,“动手才能解决。”

    他指挥勾子,快点儿动手打扫。

    勾子看他,“那你为什么坐下了?”

    “我是主子,你是奴婢,别忘了你的身份。”顾白理直气壮。

    勾子鄙视他,为了偷懒,什么借口都能用的出来。

    她把散落的纸张收起来,刚走到席子旁边,见年掌柜慢慢的睁开双眼。

    “啊!”

    年掌柜本来头晕,不知身在何方,但见到勾子后,吓的一下子坐起。

    他整个人清醒过来。

    “吁,勾子啊,你吓死我了。”他摸着胸口。

    他环顾一下四周,“我怎么在这儿?”

    “你喝醉酒了耍酒疯,我家公子把你扶回来的。”勾子眼珠子咕噜噜的转。

    “耍酒疯?”

    坐起身子的年掌柜摸了摸昏沉的头,他有点儿印象。

    “顾掌柜,谢了。”年掌柜向顾白拱手。

    他这时看到了书屋的狼藉,惊讶的指着:“这,这…”

    “哎。”

    勾子戏精上身,长叹一口气。

    “你醉了耍酒疯,把我们店砸咯。”

    勾子摇了摇头,蹲下收拾纸张,“今儿白天我刚收拾好。”

    年掌柜一听,有点不好意思,“我,我做的?”

    他忙站起来,“顾掌柜,真对不住,有什么损失,我,我来赔。”

    “那倒不用,收拾一下就成了。”勾子抢在顾白开口前说。

    “那我来。”

    年掌柜忙走过去,把地上散落的书卷卷起来。

    勾子向顾白得意地一扬下巴,坐在他旁边,看着年掌柜干活。

    “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顾白佩服。

    “让他说我丑,这就是代价。”勾子为自己倒一杯茶。

    长夜漫漫,闲得无聊。

    勾子忍不住问,“年掌柜,你怎么回事,现在家都不敢回了?”

    年掌柜身子一抖,有点儿害怕。

    “有,有吗?”年掌柜干笑。

    “有,你还说有人要杀你。”勾子八卦之火在燃烧,“谁要杀你?”

    “没,没有,有人要杀我的话,我早报案了。”年掌柜极力否认。

    “别呀,年掌柜,你要是说出来,指不定我们还能帮忙呢。”勾子不甘心。

    “对。”顾白搭话,“勾子往你门口一站,至少是个门神。”

    勾子点头,“有道理,你可以把银子给我,不用向杀你的人求情。”

    俩人三言两语,让年掌柜觉得他们什么都知道了。

    “你,你们都知道了?”

    顾白和勾子对视一眼,“我们都知道了。”

    年掌柜放下手中的活,“你们说真的?”

    “什么?”勾子疑惑。

    “帮我的忙。”

    勾子看顾白,顾白点下头,“力所能及的忙,我们当然帮。”

    “对,要银子的。”勾子插一句。

    她看不起年掌柜,自然不会不计报酬的帮他忙。

    顾白也同意。

    当初顾家被杀,不止书船,一书屋的书都被烧了,现在还没恢复元气。

    顾白又打造了书船,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

    要是能挣一笔意外之财,他很愿意。

    年掌柜苦笑的摇摇头,“我在想什么呢,这事儿,你们根本就无能为力,况且时间也不够了。”

    他坐到俩人对面,“不过,找人聊一聊也挺好。”

    一场寂寞凭谁诉。

    抓住顾白俩人,在深夜之中,排遣一下寂寞也好,或许心会好受一些。

    不过,在开始之前,年掌柜还需要些勇气。

    他问顾白,“有酒吗?”

    “当然有。”

    &nbslijingshan.p;  顾白前世活的一地鸡毛,穿越而来,只求逍遥——用最好的仆人,睡最美…

    在这个两方面,顾白都大打折扣。

    不过,在饮最好的酒,吃最好的菜方面,顾白一直不含糊。

    他挥手,让勾子把徐娘送的青梅酒取过来。

    年掌柜为自己倒上一杯,“好酒,也只有在顾掌柜这儿,才能喝到徐娘最好的酒。”

    他还要为自己倒上一杯,被勾子拦住了。

    “先说事儿,别到时候你又喝醉了耍酒疯。”

    年掌柜苦笑一下,放下酒杯。

    这得从当年借寿开始说起。

    年掌柜当年命不久矣时,年大娘子急的团团转,请了诸多名医诊治。

    当药石也无效时,年大娘子以泪洗面两日,到了第三天,她忽然收拾包袱,说要回娘家一趟。

    年掌柜虽奇怪年大娘子为何在他病重时去娘家,但他已经顾不得理会这些了。

    年大娘子的娘家在城南郊外古镇,平日里一日去,一日回。

    但那天,娘大娘jinbochina.子一天就回来了。

    回来时,已是深夜。

    “她当时坐在床前,对我说,她在古镇上得一高人指点,得到了一个救我的办法。”

    年掌柜起初很高兴,但在听到年大娘子的主意后,他整个人呆住了。

    她提出的办法正是借寿。

    年掌柜当时口头上说的不同意,但心里有一丝丝的动摇。

    “若能活,谁想死呢?”

    刚刚酒醒又饮酒,年掌柜有点儿醉了,双眼迷离之中,夹杂着愧疚。

    相比年掌柜的动摇,年大娘子要坚决得多。

    她的坚决在年掌柜动摇的心里撬出一丝缝隙,越来越大。

    最后,年掌柜同意了。

    他用儿子说服了自己,也欺骗了自己。

    于是,在高人指点下,年大娘子在巳时前往城隍庙,摆下地龙,泥浆等供奉。

    插上四炷香,念下咒语后,年大娘子自言甘愿把寿命借予年掌柜。

    条件是不许他续弦。

    如此这般,借寿就完成了。

    “我一直信守誓言,一直到半年前,我在春堂院遇见了她。”

    年掌柜双目中露出痴迷。

    勾子对此颇为不屑,小声嘀咕:“见异思迁,忘恩负义…”

    年掌柜听到了,苦笑一下,略过不提,直接跳到了他们成亲当日。

    因年小娘出自烟花之地,年掌柜又是续弦,因此在成亲时,他们并没大张旗鼓的操办。

    但入了夜,灭了灯,将要洞房时,在他们中间出现一冰冷的尸体。

    “看不见,摸不到,但你知道,中间肯定夹杂着东西。”

    年掌柜以为年大娘子回来了,在羞愧之中,向空气跪地求饶。

    折腾了一夜,天亮时终于安宁。

    但到了第二夜,同样的事情出现了,不止如此,而且还有了哭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盖世战神之萧破天〕〔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