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郑怀辰白锦瑟〕〔秦偃月东方璃〕〔东方璃秦偃月〕〔蚀骨缠绵:痴情阔〕〔秦偃月东方璃目录〕〔神医狂妃甜且娇秦〕〔冷王宠妻:神医狂〕〔冷王宠妻秦偃月东〕〔冷王宠妻神医狂妃〕〔十方武圣〕〔嘉平关纪事〕〔绝世护美兵王〕〔我的功法全靠捡〕〔我真是太阴险了〕〔好歹也是个皇帝〕〔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戏精老公今天作死〕〔墨肆年白锦瑟书名〕〔我不是神豪〕〔龙魂丹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十七章 情不知所起
    顾白从城隍庙出来。

    徐娘跟在他身后,勾子一脸疑惑地落在最后面。

    众人唏嘘不已。

    “公子,小娘为什么要代替年掌柜去死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勾子,追上来问顾白。

    在她看来,年掌柜是一个忘恩负义,见异思迁的人,不应该有人喜欢才对。

    “傻丫头,因为喜欢呀。”

    徐娘说这话时,目光盯着顾白,“喜欢一个人,就会为他做所有让他高兴的事。”

    勾子瞪大了双眼,“哪怕死?”

    &nczhuixinmei.bsp;  “哪怕死。”徐娘温柔的双眼盯着顾白。

    “可,可为什么呀?”勾子不明白。

    “没有为什么,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徐娘说这话时,身子贴近顾白。

    “咦,这情也太可怕了,居然会把人迷惑到替死的地步。”勾子打个哆嗦。

    她看着顾白,“公子,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对女人敬而远之了。”

    她又打一哆嗦,“咦,都失去自我了,太可怕。”

    顾白后退一步,躲开徐娘,“现在知道也不晚,这情毒可是没解药的。”

    正想趁这机会拉近一下关系的徐娘脸上笑容一僵。

    “咳咳。”

    她觉得有义务掰正他们的观念。

    “话不能这样说。哀莫大于心死,心因情而活,情之一字,对人最重要。”

    她回头先纠正勾子。

    “再说这情,但凡为人,一定逃不掉。因为让你陷进去的不止有男女之情,还有友情,主仆之情。所以面对情,你应该面对它,享受它…”这话说着,徐娘又对顾白深情款款了。

    “主仆之情?”勾子嘀咕。

    “对,就像你和你家公子。”

    徐娘举个不恰当的例子。

    “万一你家公子常病不起,你是不是会精心伺候着,恨不得替他生病?这就是主仆之情。”

    “嘁!”

    勾子翻个白眼,“整天说我丑,还让我伺候他?让他在床上自生自灭吧。”

    到时候,公子不能外出做事,她勾子虽还是仆人,但书屋就是她勾子说了算。

    “到时候,我左手蒸羊羔,右手蒸熊掌,嘴里叼着蒸鹿尾儿,我脚下踩着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我啃一口丢一只,到时候,整个余杭城的乞丐都靠我养活!”

    勾子说着,仿佛成了真,陷入幻想中,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停,停!你报菜名呢。”

    顾白打断她,恶狠狠地说:“我要是卧病在床,我先把你卖了,就卖到青楼。”

    “嘁,你想卖,人家要不要呢。”勾子得意,“影响人家生意。”

    “那我把你卖到别人家当丫鬟。”

    勾子嚣张,“嘁,你当谁都是傻子?”

    “我…”

    勾子这自损一千,伤敌八百的招数,顾白还真无话可说。

    不过,这倒是提醒了顾白。

    他们去摘星楼时,万一摘星楼的人不透露飞天鼠雇主信息,他可以让勾子站在青楼门口。

    让他们做不成生意。

    见他们把话题拉远了,徐娘试图拉回来,“所以说,情之一字…”

    “避如蛇蝎,不可招惹。”顾白接上。

    “嗯。”勾子郑重其事的点头。

    太可怕了,她可不想有朝一日,居然心甘情愿别人去死。

    “你们…”

    徐娘站住,目送他们主仆二人向前走。

    顾白的话顺风传到耳边,“勾子,你不用怕,你太丑,这情之一字与你没关系。”

    勾子不甘示弱,“你什么时候卧病在床?”

    徐娘扶额,这怎么就说不明白了?

    全怪年掌柜,不知道给两个娘子灌了什么迷魂汤,居然让她们甘愿把寿命借给他。

    现在可好,这主仆二人被吓坏了。

    徐娘望着顾白的身影,舔了舔嘴唇,她是真馋他的身子。

    ……

    顾白回到书屋,草草用过早饭后便伏案抄书。

    现在他手头还有一些活儿,多是老顾客的。

    他们等顾白从山上下来,等了一个多月,顾白不能让他们再等了。

    特别是小翠小姐的诗集,今天就要,顾白得抓紧了。

    至于摘星楼,顾白等入夜后再去。

    青楼在入夜后会繁忙起来,许多姑娘都会有客人,顾白那时去,纠缠的人会少很多。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到了中午。

    磨墨的勾子问顾白,中午吃什么。

    “鱼姥姥的鱼。”顾白头也不抬。

    鱼姥姥的鱼同五嫂的鱼肴各有千秋,都是顾白喜爱的。

    昨日已经尝过五嫂的了,现在应当尝鱼姥姥的。

    勾子答应一声,提着篮子出去了,书屋内只剩下顾白一个人在抄书。

    毛笔的笔尖在划过。

    刷刷。

    &nbyangmingwang.sp;  在寂静的书屋中,轻柔而悦耳,让顾白下笔也快许多。

    起初,顾白以为这是他笔尖划过的声音。

    等他笔停了以后,书屋内居然还有刷刷的声音。

    顾白不由地放下手中笔,起身静听,在听到声音从楼上传来后,他蹑手蹑脚上了楼。

    书屋上面一共两层。

    一层住人,再上面是阁楼,放一些古书,或一些杂物。

    一个多月未归,阁楼上积满了灰尘,昨天回来后,勾子也没来得及打扫阁楼。

    顾白轻声上了阁楼,但还是闹出一点儿动静。

    登时,刷刷的声音消失不见了。

    顾白停住脚步,稍等片刻后,动静又出现了。

    顾白快走两步,砰的把门推开,在灰尘弥漫之中,见一个黑色身影在阁楼上。

    这身影在听见顾白开门后,吓的身子一缩,转身就逃。

    阁楼的窗户不知何时出现一道缝隙,这身影奔到那儿,想钻到缝隙中逃出去。

    奈何,它的身子太大,根本钻不进去。

    这时,顾白已经看清这身影的模样。

    它身如兽,大如犬,毛发很长,犹如前世的拖把。

    在惊慌中抬头时,顾白看到它有一个大方脸,还有一长长的舌头。

    “妖怪?”

    顾白把左手纱布缓缓地解开,一步一步向妖怪走过去。

    走至中途,顾白停下来。

    他已经知道这是什么妖怪了——垢妖,专以污垢、灰尘为食,无害,也不会为非作歹。

    顾白估计是阁楼许久不打扫,把它招惹来了。

    在这个世界,有许多良善的妖怪,或在人们身边,就如同狐狸,老鼠一样寻常。

     既然无害,顾白也不打扰它。

    他把手缠上,又慢慢地退出阁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