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城战〕〔一戟平三国〕〔闪婚强爱:老公,〕〔穿成男二的白月光〕〔至尊神医〕〔家有悍妻怎么破〕〔杨辰秦惜〕〔超级王者〕〔无敌神婿〕〔苏年〕〔花痴医妃权倾天下〕〔苏年戚卿苒〕〔杨辰秦惜全本〕〔盛世红妆倾天下〕〔陈天阳苏沐雨的〕〔杨辰秦惜〕〔主神挂了〕〔陛下因何造反〕〔鬼神竟是我自己〕〔修仙也要讲科学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十九章 云雨楼上
    雨依旧淅淅沥沥下个不停。

    目送白小白红纸伞消失在人群中后,勾子关了店门,同顾白出门。

    在走过石桥时,他们碰见了准备收摊的鱼姥姥。

    顾白帮一把手,把抱桶提回了鱼姥姥的家。

    在鱼姥姥家门口,处处可见猫,各色各样的猫都有,不时地上蹿下跳。

    从鱼姥姥家出来后,顾白他们往云雨楼走。

    云雨楼在西街,他们需走到县衙所在的大街,再折向西行。

    “掌柜的,你错过了一个长寿的大好机会。”

     对水洼迎面而上,不时跳跃的勾子回头看着顾白说。

    “什么长寿机会?”顾白莫名其妙。

    “借寿哇。”

    勾子站住脚步等顾白。

    “你看小翠姑娘瞅你那眼神,你若答应和她在一起,她绝对愿意把寿命借给你。”

    “去,本公子是那样的人?”

    顾白停住脚步,在路过的饼店买了几个油锅饼子。

    他与勾子一人一个,在雨中边走边吃。

    在路上店铺上灯时,顾白他们到了烟雨楼。

    烟雨楼的生意并没有因为雨而少很多,客人三五成群,纷繁如织,在招呼中进入云雨楼。

    顾白心里犯嘀咕,止步不前。

     15858513883.;  “怎么,公子,你怕了?”勾子在旁边幸灾乐祸。

    “笑话,你我都不怕,我会怕他们?”

    顾白一句话顶回去。

    “我只是担心自己不能完好无损的出来。”

    “那是青楼,又不是虎穴,她们还能把你吃了不成?”

    勾子就不明白了。

    顾白叹口气,“你不懂,本公子跟你不一样,她们还真能把我吃掉。”

    然而,又不得不进。

    于是,顾白把整洁的衣衫弄乱,绑头发的绳子也解开,淋雨之后遮住半边脸。

    这些准备妥当了,他才带着勾子向云雨楼走去。

    顾白这身打扮还是有点儿用的。

    那些招呼客人的风尘女子见他身着布衣,还凌乱,理也不想理他。

    奈何,门前招呼客人的还有一位姥姥。

    姥姥年轻时也是做伺候男人勾当的,现在虽然老了,退居二线,但眼光还在。

    她那眸子一瞥顾白,登时放出光芒。

    勾子以她的丑保证,姥姥双眼冒出的光,居然比楼前挂着的烛灯还明亮。

    “哎呦,公子,快请,里面请。”

    姥姥三步并作两步跑过来,说着话就来拉顾白。

    勾子虽然不情愿,但还得挡上去,谁让她是仆人呢。

    “咳咳,我告诉你啊,我们公子银子不多。”

    她觉得这借口,足够让姥姥对顾白的好感下降三分了。

    顾白塌肩,探胸,低头,只负责降低自己气质。

    “哈哈,哈哈。”

    姥姥大笑,眼里根本没有勾子,“先里面请,怎么能让公子破费呢。”

    她绕过勾子,拉着顾白往里面走,“公子若拮据,我手里还有俩糟钱…”

    勾子目瞪口呆。

    娘咧,看脸的世界她真不懂,居然真的可以当饭吃。

    顾白也无奈,他想不到这样也挡不住他的气质,哎,还是太英俊了。

    青楼里的姑娘见姥姥拉一人进来,或止不住好奇,或想过来看看,都围过来。

    “去,去。”

    姥姥挥手,让她们一边去,这是留给自己的。

    这倒也省了顾白的麻烦,于是他没多挣扎,领着勾子一起进了云雨楼。

    姥姥把他们领进一上房。

    顾白刚坐下,姥姥千娇百媚的就要靠过来。

    勾子及时挡在他面前。

    “哎呦!”

    姥姥被吓一跳。

    她这才看清勾子的模样,整个人清醒许多。

    顾白赶忙开口,“烦请姥姥把鼠儿姑娘请出来。”

    勾子从袖子里取出一两银子递给姥姥。

    姥姥下意识的接了,“哎呦,公子,请鼠儿作什么,她是我们这儿最丑的姑娘,要不姥姥把我们楼里的初云姑娘带过来,我们俩一起伺候你?初云姑娘出身梨园,今天刚梳头…”

    顾白忙拦住她,“别,咱们先办正事,正事要紧。”

    “哟。”姥姥痴痴的笑,“上我们云雨楼,这不就是最正的正事?”

    勾子看得出来,她十分馋顾白身子。

    “鼠儿姑娘,一两银子。”勾子在她耳边大喝。

    “鼠…”痴迷的姥姥清醒过来,“一两银子?”

    见他们点头,姥姥有点儿遗憾,不过稍纵即逝,

    她笑起来,脸上粉簌簌往下落,“那成,你们先办那正事,咱们随后再聊这正事。”

    她扭着身子出去了。

    “聊你大爷。”顾白舒一口气。

    他对勾子说:“有时候太英俊,也不好。”

    勾子翻个白眼。

    门外很快传来动静。

    “哎呀,姥姥,谁呀,让您这么上心。”一娇媚的声音说。

    “你进去就知道了。记住了,只许办摘星楼的事,不许干别的。”姥姥警告他。

    “我想干,人家也得愿意呀。”

    娇媚的人说着,把门推开。

    “啊!”

    姥姥刚把门关上,就听见有鼠儿姑娘大叫一声。

    也不知道因为丑,还是因为英俊被惊到了。

    片刻后,鼠儿姑娘安静下来。

    她盯着顾白,“我见过风流倜傥的贵公子,但就没见过您这样英俊的。”

    不过,她的眼神清澈,显然也知道顾白找她不会干旁的事。

    她又看着勾子,“谢谢你,让我有了在青楼待下去的信心。”

    “你大爷!”勾子怒竖中指。

    鼠儿姑娘把腿一翘,“说吧,想偷谁,抢谁,杀谁?”

    她瞥勾子一眼,“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做主,银子少收你两成。”

    勾子这才把中指收回去。

    顾白奇怪地看着她,“你就是摘星楼?”

    他以为楼中藏楼,另有玄机呢。

    “我是摘星楼,别人也是摘星楼,任何地方都可以是摘星楼。”鼠儿姑娘神秘一笑。

    “那你在烟雨楼…也接客?”

    “当然。不过,你也看到我的样子了,靠接客,我得饿死,所以得兼个职。”

    顾白和勾子对视一眼。

    这也行?

    “公子,你看鼠儿姑娘都这么努力,你还有什么借口不努力?”勾子语重心长。

    “一边去。”

    顾白不理她。

    他看着鼠儿姑娘,“飞天鼠你认不认识?”

    “飞天大盗鼠字辈的都在我这儿接活儿,当然认识,怎么了?”

    鼠儿姑娘戒备的看着顾白,“你是官府的人?”

    不等顾白回答,她又否定了。

    “不会,你若是官府的人,这会儿早被送到某个富贵人家床榻上了。”

    顾白现在又www.izufe.有了一个不当官的理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斗战仙穹〕〔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最后一曲倾国倾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盖世战神之萧破天〕〔重生八零养娃日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