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在上:夜少,〕〔墨景修秦暮晚〕〔叶无道〕〔半生苦情别君梦〕〔冥王的寻妻之路〕〔昭魂令〕〔妖女哪里逃〕〔叶昊郑漫儿绝世赘〕〔超级废婿韩三千〕〔首辅家的小悍妻〕〔众神世界〕〔杨风战神归来〕〔云安安北辰逸〕〔她在陆爷心头纵了〕〔风华于晋〕〔乔梁叶心仪〕〔仙界第一卧底〕〔荣耀战神〕〔我的师长冯天魁〕〔我自镜中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二十二章 水仙殿
    顾白追上勾子。https://

    “勾子,你放心,公子不会卖你的。”

    勾子:“我这是高兴,至少证明本姑娘还是有用处的。”

    “你这用处还不如给我磨墨呢。”

    至少磨墨还有一点儿技巧在其中。

    “也对。”勾子点头,“我虽然可以用脸吃饭,但用才华吃饭也不错。”

    “行,脸皮大有长进。”

    勾子得意,“那是公子教导有方。”

    俩人半揶揄半吹捧着,往回走。

    “公子,现在雇主的身份打探不出来,咱们怎么办?”玩笑之后,勾子问顾白。

    顾白也犯难。

    但他们今晚也不是一无所获。

    “至少我们知道,鼠儿姑娘手中有他的信息。”

    鼠儿姑娘作为摘星楼在云雨楼的人,也一定有账簿,不然不好向摘星楼交差。

    “所以,现在我们只要想办法把鼠儿手中的账簿搞到手就可以了。”

    “那公子,你要不要用一下你的美男计?”

    “去,费那事儿作甚,咱们也雇一个贼不就成了?”顾白说。

    勾子站住脚步,“不是,公子,你既然有这么好的法子,为什么还让我去楼前招呼客人?”

    顾白很无辜,“我这不是也是刚想出来。”

    勾子将信将疑。

    不过,在路过一卤煮摊子时,俩人一人一份,勾子登时把这些抛之脑后了。

    用过饭后,俩人继续慢悠悠的往回走。

    “那肠子真不错,软烂肥香。”

    “肺头也行,细腻,还有那豆腐,鲜嫩入味。”

    “香而不腥,这卤煮绝了。”

    顾白让勾子记下来,“以后咱们隔十天,不成,五天,来吃一次。”

    “好。”勾子点头。

    她也在回味,“那宝盖儿才绝呢,吃起来有弹性又有嚼头,下酒真不错。”

    他们相互评价着,回味着,最后不约而同的摸了摸肚子。

    “我怎么觉得有点饿了。”勾子说。

    “那咱们回去在吃一顿?”顾白提议。

    勾子点头。

    于是俩人转过身,又向卤煮的地方走去。

    下雨天,夜还深,街上行人稀少,酒鬼也遇不见几个。

    在走过一座石桥后,顾白迎面见一书生走过来,他打着一把油纸伞,不时对着旁边说话。

    让勾子贴近顾白的是,这书生旁边空无一人。

    三人错身而过,书生看也没看他们一眼。

    “什么,家父已然成仙?”书生疑惑,“整天睡女人,也,也能成仙?”

    他的身影渐渐远去,留下顾白和勾子面面相觑。

    “这人有病吧,和空气说话。”勾子说。

    顾白点头,“还睡女人成仙,照这样说,我要是放开了,早成神了。”

    卤煮的摊子不远了。

    噗通!

    他们转过身,刚要走过去,忽听身后传来落水的声音。

    俩人回头,见拱形桥上已经失去了方才书生的身影。

    “我去。”

    顾白扭头跑上石桥,低头一看,见那书生在水里也不呼喊,只是本能挣扎一下然后钻向水里。

    虽然是个有病的,但也不能见死不救。

    顾白把长衣丢给勾子,翻身跃下石桥,如一条鱼,钻向那书生,从后面抓住他。

    说来也怪,那书生在水里不挣扎,被顾白抓住后,反而剧烈的挣扎起来。

    顾白差一点被他连累,拖到水里去。

    “你大爷。”

    顾白咒骂一句,把左手上缠着的白布解下来一段,缠住书生的手。

    这一切妥当后,他浮出水面,试图把书生拖向最近的码头。

    “公子,小心。”勾子在桥上喊。

    顾白不明所以,回头正要看勾子,脚下一沉,人直接被抓到水下。

    “日。”

    顾白只觉脚脖上被人用手抓住了。

    他登时明白,他这是遇见水鬼了。

    幸好,顾白水性不错,临危不乱。

    他记得一本书抄上曾写过一对付水鬼的法子——河水鬼最畏“嚣”字。

    顾白以手为笔,迅速在水中划过一“嚣”,同时脚下一蹬。

    不知嚣字有用,还是顾白的一蹬挣脱了。

    总之,顾白鱼一般冒出水面。

    他畅快地呼吸一口气,把浊气吐尽。

    与此同www.yvonxiao.时,他瞥见桥下有一团阴影向他袭过来。

    勾子再道一声小心。

    顾白也不敢托大,迅速解着左手上的白布。

    他的左手,一剑斩妖怪,亦可斩阎罗。

    不过,顾白今天的左手是无用武之地了——在阴影快靠近顾白时,旁边也钻出一道阴影。cqslh.

    两者缠斗在一起,冒出一股又一股的水花。

    那书生此时有了动静,他惊讶地望着缠斗的阴影:“爹!真的是你!”

    他试图向缠斗的水花游过去,被顾白拉住了。

    “你爹还真成仙了?”顾白惊讶。

    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他拖着书生迅速地游到码头。

    待把书生拖上岸后,啪啪,顾白先给他几巴掌,让他清醒一下。

    石桥下的水花很快也平复,不知谁赢了谁。

    顾白喘着粗气,忙把身上的衣服拧干。

    书生的面容渐渐恢复清明,有了惊慌的神色,不再麻木。

    他往着水面,心有余悸。

    在码头上坐了片刻,惊魂安定后,书生方起身,向顾白拱手:“多,多谢公子相救。”

    &nmamtop.bsp; 顾白摆了摆手。

    他要早知道这里面还有水鬼,肯定不会管这书生。

    “你这…什么情况?”顾白问。

    这也不像是他爹成仙的样子啊。

    书生望一眼河面,心有余悸地说:“我,我与同窗约好今晚去快活楼玩。”

    他刚出门赴约,就碰见一个黑衣人向他拱手问好。

    黑衣人说他父亲成了仙,今日做客水仙殿,烦请他过去一叙思念之情。

    书生不知为何昏昏沉沉的,迷迷糊糊的就答应了他。

    黑衣人吩咐他回去多取些银子,以便孝敬他父亲,他也答应了。

    书生取银子后同黑衣人出了门,一直走到了石桥上。

    刚才,他见水面上有一座宫殿,金碧辉煌,还有几个艳丽的女子在殿中翩翩起舞。

    他父亲正在其中。

    黑衣人说他父亲等他久了,让他快点下去。

    于是,书生二话不说,翻越石桥,跳下水面。

    至于顾白救他时的挣扎。

    “我正往水仙殿走,忽觉身子被拉住了,回头一看,一青皮鱼妖睁开大口好像要吃我。”

    于是,书生剧烈地挣扎起来。

    等黑衣人去收拾青皮鱼妖(顾白)时,书生父亲出现在另一边,朝他喊:“快逃,他是水鬼!”

    接着,他父亲就与那黑衣人缠斗在一起了。

    说到此处,书生又向顾白拱手:“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盖世战神之萧破天〕〔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