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昊郑漫儿〕〔李欣雨莫海〕〔莫海谢雨桐〕〔谢雨桐莫海〕〔莫海〕〔仙尊归来莫海〕〔重生仙尊归来莫海〕〔重生仙帝归来莫海〕〔剑仙在此〕〔首富娘子:夫君要〕〔秦暮晚墨景修〕〔替身本分〕〔入赘为婿陈江〕〔21948〕〔陈江萧若岚〕〔从斗罗开始抽奖女〕〔21948陈江萧若岚〕〔入赘为婿〕〔秦浩林冰婉〕〔顶级弃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二十三章 西樵书院
    “什么恩不恩的。https://”顾白摆手。

    勾子跑过来,把长衣递给顾白。

    “就是,你心里要是过意不去,请我们吃顿饭就成了。”

    “你这小奴,不知做好事不求回报?”顾白把长衣披上,瞪勾子一眼。

    他回头对书生说,“不用太贵,前面卤煮就不错。”

    “啊?”

    书生被他们一唱一和搞得一愣一愣的。

    片刻后,他才反应过来,“哦,好,成…”

    “不过”,他看着二人,“卤煮是不是太寒酸了,要不,咱们去快活楼?”

    快活楼是余杭城内最大的酒楼,饭菜色香味俱全,登楼者非富即贵。

    若是往日,顾白还真就答应去快活楼了。

    但现在顾白不想,他们的馋虫现全在卤煮上。

    “就卤煮。”

    顾白说的斩金截铁。

    “行吧。”

    书生最后恋恋不舍的看河面一眼,跟着顾白又上了石桥。

    勾子这时靠近顾白,“公子,你说这水仙殿,同老王要查的水仙是不是同一回事?”

    顾白点头,有这个可能。

    但要说这水鬼就是水仙,顾白觉得太扯了。

    法海领着百八十人,在一夜时间消失,而这鬼连顾白都能击退,不可能是他做的。

    据法海的占卜书上记载,在溺毙一人后,在河边行某种占卜之法,可得水仙指点。

    想来水仙手下应该有许多溺死的水鬼才是。

    方才这水鬼,很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那要不要告诉老王?”勾子问。

    “明日告诉他一声吧,不过…”顾白不认为王守义能查出什么。

    幽冥之事,过于虚幻,王守义是捕头,不是镇妖司的人,寻常手段很难查出有用的线索。

    &nbsytfeiyong.p;当然,这消息也不是毫无价值。

    至少他们知道了水仙殿。

    顾白他们到卤煮摊的时候,摊主正要收摊——因为是雨天,客人很少。

    好在,摊主准备的食材够多。

    见顾白他们财大气粗的要包圆,摊主乐不可支,忙把已经收起来的摊再支开。

    “今儿有人付账,勾子,放开了吃。”

    顾白挥手就让摊主来两大碗。

    勾子也不落后,三大碗先摆在面前。

    至于书生,他看一眼摊子,见卤煮里煮的肠、肺看起来过于异样,不由地皱起眉头。www.ibasan.

    他出入的都是快活楼,这些下水让他不敢恭维,总觉得吃下去不大干净。

    顾白和勾子二人顾不上招呼他。

    他们甩开膀子,呼呼的吹着热气吃,汁儿在口齿间横流。

    顾白吞下一碗后,“呼,爽!”

    &他让摊主再来一碗,回头一看,见书生盯着他们,蠢蠢欲动。

    “你怎么不来点儿?”顾白问他。

    “尝尝,特好吃。”顾白极力邀请他。

    书生喉头蠕动一下。

    他本来心中顾虑很大,但见顾白和勾子那狼吞虎咽的样,食指不由地大动。

    尤其是顾白,长的风流潇洒,风度翩翩,温软如玉。

    这么一位谦谦公子居然毫不避讳,他就更没有避讳的理由了。

    于是书生小心翼翼地说,“那,那我来,来点儿?”

    “来点儿!”

    顾白招呼摊主,为书生盛上。

    不一会儿,俩人狼吐虎咽变作三个人。

    在幽暗灯光下,摊子里冒出来的热气,飘到雨幕中,格外的暖和。

    “呼,好吃,这也太好吃了。”

    书生招呼摊主再来一碗。

    他浑身湿透的身子,此刻在卤煮的滋润下,变的不再那么冷。

    “好吃吧。”顾白得意,“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摊子。”

    “嗯嗯。”

    勾子点头。

    “我们公子对吃最讲究了,这话能从他嘴里吐出来,说明真的很好吃。”

    书生好奇,“公子对吃的很讲究?”

    “那是。”

    顾白得意,“不是我自夸,整个余杭城,没我不知道的美食。”

    “那快活楼…”

    书生刚开口,顾白打断他,招呼道:“来,快吃,快吃。”

    勾子瞥书生一眼,“你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觉得我们公子是吃得起快活楼的人?”

    “就你话多。”

    顾白把勾子的头往碗里摁,让她快吃。

    书生挠了挠头,忙把这话题掠过,闲聊起了顾白的营生。

    顾白对此倒不避讳,直言相告自己是抄书的。

    他还把店址告诉了书生,“你那些同窗好友有要读书的,记着去找我。”

    “一定,一定。”书生答应着,却有点儿底气不足。

    书生很快也自报家门。

    他姓李,名浮游,现在余杭城唯一的书院——西樵书院读书。

    顾白点下头。

    在书院读书的人非富即贵。

    这书生还起名李浮游,这不是告诉他很富有嘛?

    顾白当下再不顾及,招呼摊主继续上。

    一直把摊主食材吃完,俩人吃了个肚圆后,他们才向李浮游告辞。

    他们打着油纸伞,慢悠悠的往回挪,不时地打一饱嗝。

    此时,夜已深。

    路上一个人也不见,只有细雨落下的声音。

    俩人闲聊,打趣着,在快到书屋时。

    喵。

    一只猫忽然从身边树上落来,把嘴里叼着的东西放下后,朝顾白叫一声。

    这只猫一身黑毛,顾白白天喂过,认得它是鱼姥姥家的猫。

    “老黑,大半夜的,你在这儿干什么?”顾白问。

    黑猫不答,而是向顾白身后叫几声。

    顾白和勾子不约而同的回头。

    他们的身后空空如也,不见任何人。

    俩人回过头。

    “啊!”

    勾子被吓的往后退,而顾白后退的更快。

    在他们面前,一步之遥,方才黑猫站着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一个人影。

    “喊什么,小小年纪,胆子这么小。”人影颤巍巍地抬起头。

    她声音沙哑,透着沧桑,还有一股子的邪性。

    不过,顾白和勾子听到这个声音,心放下来。

    “哎呦,鱼姥姥,你吓死我了。”勾子拍着自己的小胸脯。

    喵。

    黑猫从鱼姥姥腿后面钻出来,似乎在嘲笑勾子的胆小。

    “姥姥,这么晚了,你出来干什么?”顾白问。

    “收鱼。”

    鱼姥姥说罢,弯腰把脚下的一条鱼捡起来,丢到一旁的抱桶里。

    顾白探头看了一眼,抱桶里不时溅起水花,显然有很多鱼。

    “大半夜的出来捞鱼?”顾白疑惑。

    余杭城富饶,任意捡一条小河,都可以捞上来许多条鱼。

    因此,鱼姥姥从河里捞鱼并不稀奇,稀奇的是这个时辰捞鱼。

    不说夜里水鬼格外活跃,单说河堤湿滑,就不应该在夜里来捞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最后一曲倾国倾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