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卡卡卡卡卡〕〔扬天〕〔一世龙皇〕〔从零开始的富豪人〕〔末世之异能进化〕〔龙王殿萧阳〕〔我的上单是真的菜〕〔魔女异闻日志〕〔纹龙快婿〕〔萧阳叶云舒的〕〔全职高手之最强散〕〔斗罗之蚀雷之龙〕〔东京城市流行〕〔藤仙记〕〔王婿叶凡最新章节〕〔这个西游有点诡异〕〔雄爸天下〕〔重生后我渣了死对〕〔极品学霸横扫南北〕〔环球挖土党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二十四章 上香
    二十四章

    鱼姥姥不答。https://

    她只是把抱桶往顾白身前移,“今天捞了不少新鲜小鱼。”

    &nbs525gou.p;鱼姥姥一开口,顾白就知道鱼姥姥接下来要说什么。

    他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了。

    顾白吞下口水,“我包圆了,姥姥,记着啊,我包圆了,千万别卖给旁人。”

    鱼姥姥说的新鲜小鱼齐整的一指长。

    用手一掐,肚肠就会挤出来,再用指甲刮一下鱼鳞,这鱼就收拾妥了。

    在入菜时,用油煎透,放入调味红烧,一直烧到骨刺酥烂,撒上芫荽即可出锅。

    在吃时,牙齿剔下背脊和肚腹两边肉,用舌头细品,有小鱼独有的鲜美。

    下酒尤其爽。

    顾白非常喜欢这种小鱼,但凡鱼姥姥有做,顾白必定在抢购者之列。

    这种小鱼也只有鱼姥姥做的好吃,别的人做不了。

    因为这一指长的小鱼,若无经验,捞上来后,肚子里有一股子的苦味。

    只要鱼姥姥自己捞上来的,才又新鲜,又无异味。

    奈何鱼姥姥不常做。

    现在顾白知道原因了:晚上来捞鱼,当然不常做了。

    鱼姥姥若有所思的瞟顾白身后一眼。

    “想吃,你也得有福分等到明天。”

    鱼姥姥抱起抱桶,“你小子,招惹不该招惹的东西咯。”

    “什么?”顾白不解。

    鱼姥姥也不答,颤巍巍的消失在夜幕中。

    被鱼姥姥这么一吓,顾白背后汗毛倒竖,风声鹤唳,觉得黑暗之中处处有妖邪。

    “勾,勾子,不怕,公子保护你。”顾白拉住勾子。

    勾子翻了个白眼,“我才不怕呢,明明是你在怕。”

    见她语气里有鄙视,顾白贴着她,“你当然不怕了,你长的就辟邪。”

    他张望着四周。

    “本公子不一样,在故事里,像我这么英俊的,不碰见几个女鬼都不好意思叫故事。”

    “嘁。”勾子不屑。

    “你知道公子为什么买你嘛?”顾白问。

    勾子摇头。

    “因为我太英俊,你太丑,可以中和一下,少招惹一些是非。”

    顾白说到这儿摇头,“可惜,你已经这么辟邪了,还是掩盖不住本公子的俊气。”

    勾子快走几步。

    她不想跟他说话了。

    顾白忙追上去,“你等等我,我还等着你辟邪呢。”

    在他们身后,黑猫大摇大摆的跟上去。

    穿过石桥后,他们回到书屋。

    顾白被鱼姥姥刚才的话弄的心里直发毛,因此换了湿衣服后,先点了香。

    他在门神处烧上几根。

    勾子坐在席子上消食,顺便把跟来的黑猫抱在怀里。

    “公子,你临时烧香是不是有点儿迟了?”

    “你懂什么,烧香拜神贵在诚,与烧的多少、早晚没关系。”

    顾白关上门,在灶王爷处也烧上。

    “你这神像还是假的,旁人临摹的,不是从寺庙道观求来的,这也叫心诚?”

    道观、寺庙里供奉诸神。

    自然,世人普遍认为从道观、寺庙里求来的神像,才会真正的保家宅平安。

    “心中有神,处处真神,心中无神……神像太真也无用。”顾白依旧强词夺理。

    他最后在土地爷和土地婆神像前烧了几根。

    勾子十分不明白。

    “公子,你为什么在家里供土地爷和土地婆的神像?”

    一般而言,这两者的神像都被供奉在土地庙。

    “嘁,你懂什么。”顾白不屑地回答。

    如果不经历前世的买房如割肾,也就不会明白顾白对土地爷和土地婆的虔诚。

    前世是求神无门,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当然要好好地供起来。

    勾子翻个白眼,“那你至少得用供品吧。”

    顾白停下来。

    他觉得勾子说的有道理。

    但他们书屋不开火,自然也无吃食,这大半夜的去哪儿整供品去?

    勾子站起来,自告奋勇,“要不,我现在去做一点儿点心?”

    顾白拒绝了。

    “拉倒吧,你做的点心上供,别说诸神保佑了,诸神不来找咱们算账就阿弥陀佛了。”

    勾子撇嘴,重新坐下,“那你自己想办法。”

    顾白环顾一圈,双眼一亮,“我还真有办法。”

    顾白走到书架子前,挑了几本书,放在各自神像前。

    两位门神放忠臣贤将守国门。

    灶王爷前放《大荒食谱》。

    至于土地爷和土地婆,顾白放《比翼鸟》,一本讲述异世界陈世美的爱情悲剧。

    jiangxinmuye.   “书当供品?”勾子瞠目结舌,“这也行?”

    “有什么不可以,你没听人说过,书是精神食粮。”

    在他看来,书还是最好的供品。

    “那些吃的摆在神像前,中看不中吃。你再看我的供品,中看还中用。”

    勾子向顾白竖起大拇指。

    她现在知道什么叫无理也能搅三分了,顾掌柜就是这样的人。

    勾子现在只期望,诸神发怒时,别把她一起带走。

    雨渐大,风也渐suliaodiban.大。

    外面的世界成了吞人的怪兽,发出凄厉的惨叫。

    书屋的门窗开始发出呻吟,吱吱呀呀的乱响,就好像有人在拆书屋。

    鱼姥姥的话让顾白格外警惕。

    他望着四周,招呼勾子把被褥取下来,今天晚上他们依旧在大堂睡觉。

    “彼此之间也好有个照应,避免你被妖怪抓走了。”顾白这理由很堂皇。

    勾子却知他心中所想,“我看你就是想让我帮你辟邪。”

    顾白把缠着的左手的白布缓缓解下来,“你确定?”他看着勾子。

    勾子果断地屁颠屁颠的为二人铺床。

    勾子心里其实也有点怕,毕竟他们刚遇见水鬼不久。

    现在顾白解除自己的封印,让勾子安全感倍增,现在顾白不让她陪睡都不成了。

    勾子刚把床铺好。

    砰!

    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打断了夜晚的安宁。

    接着,风裹着雨,噼里啪啦的钻进书屋,往里面倒灌。

    “大爷的。”

    顾白停止解白布,向门窗走去。

    他刚要把门窗关上,忽然,瓢泼的雨水中钻出一人影,直取顾白咽喉。

    说时迟,那时快。

    在顾白猝不及防时,一道黑色闪电从顾白面前闪过,直取雨水组成的人影。

    这道黑色闪电正是在书屋混吃混喝的黑猫。

    人影一撞即碎。

    顾白刚要松口气。

    砰!

    书屋通往后院的门被猛烈地吹开,又钻进几个水做的人形。

    门直对着院子里的水井。

    “啊!”

    勾子大叫,指着水井,不敢置信地说:“鬼,鬼…”

    顾白回头一看,只见一披散着长发,身着白衣的女鬼,正缓缓地从井里钻出来。

    “我去!”

    顾白大喊,“诸位神快显灵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