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郑怀辰白锦瑟〕〔秦偃月东方璃〕〔东方璃秦偃月〕〔蚀骨缠绵:痴情阔〕〔秦偃月东方璃目录〕〔神医狂妃甜且娇秦〕〔冷王宠妻:神医狂〕〔冷王宠妻秦偃月东〕〔冷王宠妻神医狂妃〕〔十方武圣〕〔嘉平关纪事〕〔绝世护美兵王〕〔我的功法全靠捡〕〔我真是太阴险了〕〔好歹也是个皇帝〕〔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戏精老公今天作死〕〔墨肆年白锦瑟书名〕〔我不是神豪〕〔龙魂丹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二十五章 众鬼落井水底眠
    不等井中女鬼钻出来,变故再生。https://

    顾白寄予厚望的门神失守,门被风猛烈推开,伴着风与雨,冒出一个又一个水做的人形。

    黑猫呆在原地,无动于衷。

    它虽然镇宅、辟邪,但现在势单力薄,它再上去,那就不是镇邪,而是被邪镇了。

    那些水做的人形,渐渐凝聚出真身。

    他们或白衣,或青衣,双眼妖冶,一脸铁青,浑身湿漉漉的,行走间拖出水迹。

    这些皆为水鬼。

    还有别的妖怪从门窗跳进来。

    他们尖耳猴腮,有着红色眼珠,锋利爪子,鱼鳞一样的身子,森然可怖。

    顾白读的书不少,他知道www.haocha100.这是河伥。

    河伥高于水鬼。

    水鬼为溺死之人化为鬼。

    河伥,则是在成为水鬼后,拉替身而不入轮回,不断地拉活人入水害人的水鬼。

    因为这种水鬼害人太多,渐渐异化成了这副鬼样子。

    又一水化的人形的水鬼从窗户跳进来,刚要凝聚成身子,不巧看到了勾子。

    两者对视片刻。

    啪!

    水鬼吓的败逃,水化的人形化作一滩死水。

    顾白很欣慰,门神镇宅与勾子镇邪,其中有一样至少是有用的。

    只可惜,勾子也只是在猝不及防下有用,或者对个别胆小的鬼才有用。

    在大部分水鬼和河伥眼里,她只是丑的让他们避而远之,不至于夺门而逃。

    更何况,他们的目标也不是勾子。

    所有水鬼在站定身子后,目光投向顾白。

    “难怪仙人点名要他。”一女水鬼舔下舌头,上下打量顾白,“真够俊的。”

    她说话的时候,嗓音嘶哑刺耳,而且有着弱弱的回声。

    顾白听在耳里,格外的难听。

    “你,你们干什么?我告诉你们,我老顾可不是好惹的。”

    顾白见他们向自己围过来,忙把脚下的黑猫抱起来。

    怎料,顾白还没让黑猫镇邪呢,老黑先炸了毛。

    喵!!

    它凄厉的惨叫一声,挣脱顾白,霎时间消失在书架中,不知躲哪儿去了。

    顾白望着围过来的水鬼,河伥,又看下空空如也的双手,一阵尴尬。

    “咳咳。”

    他把双手收起来,倒背在身后,“那什么,你们有本事等一下。”

    顾白转身招呼勾子,“快过来。”

    勾子抬头,望着那些水鬼、河伥。

    水鬼、河伥也回头看她。

    虽然被她的丑惊到了,但不妨碍他们弄她。

    勾子知道自己上去也是送。

    于是,她抬起头,“哎呀,你说什么,我眼睛瞎了,什么都听不到。”

    “你狠。”

    顾白回头,又故作高深。

    他慢慢地把左手白布解下来,“你,你们等着,我,我…”

    顾白正说着,忽然瞥见身后的土地爷和土地婆神像动了。

    顾白一愣,错觉?

    围过来的那些水鬼、河伥也停住脚步。

    他们盯着神像。

    只见黄光一闪,一个憨态可掬的,慈眉善目,白发苍苍的矮老婆婆提一玉如意,转着圈出现在他们面前。

    老婆婆整了整衣袖。

    “俊公子…”

    她说着话,抬起头,见到屋内这一幕后呆住了。

    在她身旁,接着有黄光闪过。

    一位须发皆白,慈眉善目,憨态可掬的矮胖小老头转着圈出现在他们面前。

    “你这老太婆,见到小白脸你就…”

    土地爷也见到了屋内这一幕。

    一时间,屋内安静下来,俩人,俩神,众鬼面面相觑。

    当然,还有一个女鬼在努力的从井里往外钻。

    土地爷就是土地爷。

    他最先醒悟过来,

    “打,打扰了。”

    土地爷拱手之后,拉着土地婆转一个圈,化作黄光一闪而没。

    徒留土地婆的声音回荡在空中:“这么俊的公子,咱们不www.0872.帮…”

    书屋又安静下来。

    水鬼与河伥,再次把目光对准顾白,向他围过来。

    “慢着!”顾白制止他们,“lfxindabwg.我警告你们,我可是很厉害的。”

    众鬼无动于衷。

    顾白无奈,继续喊道:“慢着!你们至少得告诉我,你们谁是头儿吧?”

    水鬼与河伥停下来,扭头看着从井里往外钻的女鬼。

    顾白也明白了。

    “哈。”顾白探头看一眼女鬼,乐了,“你们头儿的出场方式挺别致的。”

    女鬼被众鬼看着,停止挣扎。

    “呀!”

    她发出锐利的尖叫,刺人耳膜。

    “还不快过来,把我拉出来!”

    女鬼声音尖锐,在空气中回荡着,满是恐怖与邪气。

    只是这话听起来,让她的恐怖大打折扣。

    水鬼、河伥他们一愣,不解的望着女鬼。

    顾白也不解,“你不是鬼么,怎么自己还钻不出来了?”

    鬼介于虚实之间,不拘于外物,怎么会被卡住。

    顾白不说还好,一开口,女鬼双目如利剑,死死地盯着顾白。

    “你究竟伤了多少条性命在这井里!”

    女鬼趴在井沿上,双腿挂着一串的水鬼,只觉重若千金。

    他们全部是死在这井里的。

    有大人,有孩童,有妇人,因为水井不常来人,拉不到替身,他们孤独寂寞冷。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一位新来的,他们十分热心好客,非得拉着她说说话。

    女鬼有气无处撒,正好找顾白当这出气筒。

    顾白很无辜,“我不知道呀,我从来没去过井边。”

    顾家书屋被烧毁后,顾白图这房子便宜,迅速入手,把书屋搬了过来。

    他当初还奇怪这房子为什么便宜,现在他似乎找到理由了。

    “你还好意思说,他们让我问你,你为什么不来井边?”女鬼又怒问。

    她想,顾白不来井边,井里的水鬼怎么拉替身,不拉替身,当然水鬼多了。

    顾白让女鬼代为告罪。

    接着,他记起来,“不对呀,我虽然不去井边,但勾子去呀。”

    他们搬到这儿后,虽然没起过火,做过饭,饮水也从徐娘处打,但洗漱用水还是从井里打的。

    女鬼低头问一句。

    她抬头瞥勾子一眼,心有余悸。

    “他们说了,勾子太丑,活着已经够不容易了,他们不忍心讨她的替身。”女鬼转告。

    勾子闻言,向顾白一仰头,十分得意。

    丑,有时候还是有好处的。

    顾白也恍然,怪不得勾子打水,没被井里的水鬼拉下去。

    女鬼又转问,“你什么时候来井边转转?”

    顾白:“你当我傻呢,过去被他们拉下去,被他们讨替身?”

    女鬼又转告,“这你不用担心,他们也不讨你替身,你长的太好看,当鬼可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