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昊郑漫儿〕〔李欣雨莫海〕〔莫海谢雨桐〕〔谢雨桐莫海〕〔莫海〕〔仙尊归来莫海〕〔重生仙尊归来莫海〕〔重生仙帝归来莫海〕〔剑仙在此〕〔首富娘子:夫君要〕〔秦暮晚墨景修〕〔替身本分〕〔入赘为婿陈江〕〔21948〕〔陈江萧若岚〕〔从斗罗开始抽奖女〕〔21948陈江萧若岚〕〔入赘为婿〕〔秦浩林冰婉〕〔顶级弃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二十六章 挥剑斩恶鬼
    “他们就是馋你身子,想多看看你。https://”

    女鬼继续转告。

    这下轮到顾白向勾子得意的仰头了。

    “头,头儿,你,你是不是忘了咱们此行的任务?。”

    见女鬼传话传的不亦乐乎,一水鬼忍不住开口打断她,“仙长还等咱们把他抓回去呢。”

    女鬼拍一下额头,终于想到了正事儿。

    她招呼众鬼,“愣着干什么,快把我拉出来呀。”

    她又低头对着井里,“诸位,话已经转告了,咱们是不是…”

    “她出来要杀我,诸位,拉住,别让她出来,事成后我请你们饮酒。”

    顾白忙大声喊。

    不知顾白的话起了作用,还是热情好客的井里鬼不打算放女鬼出来,女鬼依旧被卡着。

    围着顾白的水鬼、河伥只能分出一部分,去往水井。

    余下的水鬼、河伥继续向顾白紧逼。

    顾白警告他们,“我告诉你们啊,我很厉害的,别再靠近我。”

    水鬼河伥们显然不信。

    顾白也不能出手。

    他的左手固然可以斩阎罗,但出一剑至少一个月寿命。

    面对这么多水鬼河伥,顾白唯有擒贼先擒王,一招把他们头儿杀了,才能把他们镇住。

    不然,一剑一个水鬼,不等把他们杀完,顾白先寿终就寝了。

    不过,在水鬼河伥看来,顾白是在虚张声势。

    那边厢,水鬼河伥拉住女鬼的手,胳膊,头发,努力的把她往外拔。

    井里的水鬼自然不让她如意。

    tehaozhuan.  他们在井下面拼命地往下拉。

    一来一往,女鬼被撕扯着,快要裂开了。

    “我警告你们,我们主子是水仙!”女鬼咬牙忍着痛,一字一顿说。

    井下水鬼似乎很怕水仙。

    女鬼话音一落,他们瞬间松开手。

    然而,井上的水鬼河伥还在努力地往外拔。

    于是,猝不及防之下,水鬼河伥们摔了个四脚朝天,女鬼直接被拔上了天。

    靠近后院门口的水鬼河伥们探头看,见女鬼被挂在了书屋的屋檐上。

    “这幸好是个死的,若是活的,这会儿早成鬼了。”

    顾白替飞出去的女鬼觉得疼。

    女鬼很快重整衣冠,从屋檐上落下来。

    “咳咳。”

    她把刚才一切当做未发生,踏进书屋。

    但丢了面子的怒气还在,因此她皱眉,不客气的说:“还愣着作甚,把他抓起来。”

    “慢着!”

    顾白后退一步,大喝一声。

    他问女鬼,“我说,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们会不会抓错了?”

    “就你这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模样,我就是想抓错,你的样子也不容许呀。”

    女鬼听起来像是在揶揄,但不知道为什么,顾白听起来十分悦耳。

    “你这么能说,要不多说两句?”顾白建议。

    女鬼翻个白眼,懒得再说,挥手让水鬼河伥们动手,“记住了,仙长要活的。”

    水鬼河伥们继续向前。

    “慢着!”顾白再喊。

    他扭头问女鬼,“仙长是谁?水仙?”

    女鬼点头,“然也。”

    顾白莫名其妙,“我怎么得罪她了?”

    “你杀了仙长的信徒法海,今日又搅局,把仙长到手的人夺走了。”

    女鬼冷笑,“你说,你哪儿得罪仙长了?”

    “法海是仙长的信徒?怎么说,那百八十号人,全被水仙杀了?”

    顾白趁机套话。

    若能套出原委,帮王守义把案子破了,顾白还能趁机让王守义请客。

    奈何,女鬼不答。

    她只是催促着水鬼河伥,快点把顾白抓起来,仙长估计等着急了。

    “慢着!”顾白又喊。

    女鬼不耐烦了,“你还有什么不明白?”

    “我想知道,为什么抓我要抓活的。”顾白好奇地问。

    女鬼乐了。

    “你要是死了,不白瞎这一副好皮囊?仙长正等着你侍寝呢。”

    她向前走几步。

    “啧啧,怪不得被仙长看上,好看的跟个玉人儿似的。”

    顾白明白了。

    敢情这水仙馋自己的身子。

    顾白眼珠子一转,警告女鬼,“你最好对我客气点儿,若不然,当心我伺候好仙长后,整天打你出气玩儿。”

    女鬼还真有这方面的担忧。

    毕竟这厮太英俊了,仙长被迷得五迷三道很有可能,那到时候她就任由顾白拿捏了。

    “咳咳,那什么,动手的时候轻点儿,别伤到他了。”

    女鬼又催水鬼河伥们上去。

    “慢着!”顾白又喊。

    女鬼强忍着怒气,“你又有什么事?”

    顾白环顾一周,指着那些水鬼河伥,“我觉得他们来抓我,配不上我的身份。”

    他指着女鬼,“要不,你来?”

    女鬼翻个白眼,“谁抓不是抓,你讲究的还挺多。”

    “你不来?当心我伺候好仙长,整天打你出气。”顾白又威胁一句。

    “得,得,我亲自抓你去水仙殿,行了吧。”女鬼向顾白走去。

    “慢着!”

    又一声大喝。

    “还有完没完了!”

    女鬼大怒,脸色铁青,更加恐怖,“我们好歹也是鬼,来一点儿害怕,给一点尊重好不好?”

    顾白见她盯着自己,忙摇头,“我很害怕的,真的。还有,这次不是我喊的。”

    “那是谁喊的?”女鬼怒问。

    顾白指了指勾子,“她,她喊得。”

    女鬼回头看着勾子。

    &n 勾子心虚,说话也结巴起来。

    “那,那什么,我,我寻思着公子喊那么多次了,也,也该轮到我喊了。”

    “你喊个屁,有你什么事。”

    &nbs女鬼不客气的说,“若不是看你丑,活着不容易,早把你收拾了。”

    她绕过勾子,继续向前,准备抓顾白。

    顾白左手向后伸,悄悄地握住一根点燃在土地爷神像前的香。

    “咳咳,其实,有一句话,我真能没骗人。”顾白望着女鬼。

    女鬼已经到了顾白面前,“什么话?”

    顾白一字一顿,“我,真,的,很,厉,害。”

    话音未落,虚影一闪。

    水鬼河伥只觉眼前一花,再看女鬼时,她额头上插着一根香。

    香拉出来的青烟,此刻依旧在神像前袅袅上升,忽然不知香已经移了位子。

    “你,你…”

    女鬼惊讶地看着顾白。

    “好,好快…”

    她话没说完,额前香的青烟飘起。

    呼。

    她也化作一股青烟,被风一吹,烟消云散。

    书屋再次安静,所有水鬼河伥望着女鬼方才所在的位子,惊呆了。

    这人居然可以杀死鬼,而且如此之快,纵然是鬼也看不清。

    在他们的瞳孔中,有一股恐惧在滋生。

    这种恐惧是他们做鬼后,再也没有感受过的。

    “要不,你们也试试?”顾白轻笑,环顾众鬼。

    恐惧化作了求生欲、

    “鬼呀!”

    不知哪个鬼喊了一声。

    河伥跳窗,水鬼化作一滩水,顷刻间,他们逃了个干干净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最后一曲倾国倾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