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城战〕〔一戟平三国〕〔闪婚强爱:老公,〕〔穿成男二的白月光〕〔至尊神医〕〔家有悍妻怎么破〕〔杨辰秦惜〕〔超级王者〕〔无敌神婿〕〔苏年〕〔花痴医妃权倾天下〕〔苏年戚卿苒〕〔杨辰秦惜全本〕〔盛世红妆倾天下〕〔陈天阳苏沐雨的〕〔杨辰秦惜〕〔主神挂了〕〔陛下因何造反〕〔鬼神竟是我自己〕〔修仙也要讲科学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二十九章 一丝不挂
    此地无银三百两。https://

    顾白也不拆穿他们。

    他只是挑下眉,瞥王守义一眼,“那看来这妖鬼的眼光不怎么样呀。”

    “我…”王守义忍住。

    “也就是老顾你说这话,若是旁人,我王守义肯定得找他理论一番。”

    “说说吧,怎么回事?”

    顾白来了兴趣,想听听谢长…不,王守义怎么被奸污的。

    王守义刚要开口,又被顾白打断了。

    他招呼外面的勾子,让她去徐娘酒垆取了一些下酒菜,这才让王守义继续开口。

    “你…”

    望着一口菜,一口酒,双眼盯着他等下文的顾白,王守义心想这又不是看戏,需要这么惬意。

    他转念一想,心说反正又不真的是自己。

    于是,他也为自己倒上一杯酒,夹上一筷子菜,惬意的娓娓道来。

    “在我双眼好了以后…”

    “嗯?”顾白和谢长安同时看他,“你的眼什么时候坏了?”

    谢长安不忘踹王守义一脚。

    “哦,那什么,我前几天害了眼疾,所有眼瞎了几天。为了让自己眼瞎也可以行动自如,我去南山寺向谢公子请教一番,跟着他诵读了几天经书,”王守义编个理由,好把故事继续讲下去。

    眼睛好了以后,王守义下了山。

    他奇迹般的发现,自己的双眼不止好了,而且可以看见鬼。

    在河水里浮尘的溺死鬼,在树上挂着的吊死鬼,还有饿死鬼,全部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分不清谁是人,谁是鬼。

    这可把王守义吓坏了。

    “我只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又恨我不是畜生,跑起来太慢。”

    王守义狼狈的逃,一直到逃到南城门外,见鬼少了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

    他找了一个放在路旁的木桩休息。

    不等他把气息喘匀,迎面走过来一妇人,刚从城里出来,挎着一篮子,篮子里有瓜果。

    那些瓜果特新鲜,水灵灵的,让人看着就想吃。

    更不用说王守义跑了大半天,早渴极了。

    他向那妇人讨一瓜吃。

    妇人答应了,但又个条件。

    妇人向王守义勾勾手,“你来陪陪我,这一篮子瓜我就送给你。”

    王守义当时气急了。

    “我就吃你口瓜,你居然想要我身子?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可是堂堂县令之…咳咳,左膀右臂!你若是长的好看,咱们还有的谈,长这么丑…”

    妇人乐不可支。

    “哎呦,原来是县令之…左膀右臂,妾身给你开玩笑呢。”

    她从篮子里取出一瓜递给王守义,“公子,快解解渴吧。”

    王守义见县令的名头果然有用,不由得意的取过瓜,手刀一切,劈开两半。

    他让妇人留个地址,等他回到县衙,有了银子之后,上门答谢。

    妇人摇头,“公子,你快吃吧。”

    王守义也不再多说,一口瓜啃下去。

    接着,王守义就不知道天南海北了,隐隐约约的觉得自己在船上,起起伏伏。

    有时候在骑马,颠簸的他屁股疼。

    后来,他就醒了过来,见自己一丝不挂的倒在茂密的草丛里。

    那妇人也在旁边,见他醒来,笑道:“不错,不错,想不到我能睡到县令的…左膀右臂。”

    王守义想哭的心都有了。

    他万万想不到,自己整日打雁,居然有一天被雁啄了眼。

    “你,你给我报上名来!”王守义怒道。

    妇人笑,从篮子里拎起一瓜,“你想到还想尝一尝这瓜的滋味?”

    说着,妇人手刀一切,瓜一分为二。

    但里面不是瓜瓤,而是蠕动的蛆虫。

    “我王守义是谁?有名的胆子小。”王守义这话说的挺骄傲,仿佛不是在说自己。

    他当时就提起裤子,一面吐,一面逃,片刻的功夫就到了城门。

    城门处有守卫。

    “他们见了我这样子,立刻上来关心地询问。”

    王守义被妇人恶心到了,现在见有这么多人,当即胆气壮,领着城卫向妇人所在处追去。

    他准备报仇。

    等他领众人来到木桩子处时,出乎王守义的预料,那妇人还在那儿。

    ldmeijiang.

    见王守义过来,妇人还笑着向他招手。

    “这我哪儿能忍,当即率城卫们围了上去,准备把这妖怪或鬼抓住。”

    然而,结果又出乎王守义的预料。

    那妇人化作绿烟,在城卫间掠过,城卫登时如中了迷烟,摇晃着倒在地上。

    王守义在目瞪口呆之余,也晕了。

    昏迷中,他又隐隐约约的觉察到自己在坐船,在骑马,还有在啃瓜。

    瓜里的蛆虫让他忍不住想吐。

    后来,他真的吐了。

    &nbsitwoa.p; 这时,他见自己又是一丝不挂,回头看四周,那些城卫也一丝不挂。

    好在那妇人并没有要他们的性命。

    于是,王守义领着城卫灰溜溜的回到城内。

    王守义叙述到这儿,谢长安插口道:“这事儿只限于我们三个知道,不许往外传了。”

    顾白还没回答,勾子在旁边点头,应一声“嗯”。

    勾子还不忘抬头提醒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白小白,“记住了,不许往外传。”

    白小白把头抬起来,迷茫的望着众人。

    现在只要书屋开门,白小白必定来书屋看书,一看一下午,有时候甚至会忘记用饭。

    勾子现在买饭的时候,会顺便帮她买点,整个跑腿钱。

    此时,白小白所有的注意力全在书中,压根没听见他们说什么。

    不过,她也懒得探究,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埋头看书。

    &nb 说好的仅限三个人知道,这一会儿功夫知道的就五个人了。

    王守义想哭。

    谢长安却把白小白惦记上了。

    “哎,我去,书屋什么时候多了一位小美人?”谢长安上下端量白小白。

    “幸好刚才用了老王的名…咳咳。”

    谢长安及时住口。

    他朝白小白方向喊:“那什么,被妖鬼奸污的就是王守义。”

    “你小点儿声。”

    王守义拉他坐下,“我告诉你,我现在还没娶妻呢,你别把我名声败坏了。”

    谢长安点头,“放心啦,这姑娘绝对不会看上你的。”

    他已经把白小白当成自己的囊中物了。

    “所以,老谢,不对,老王,你被妖鬼奸污了两次?”

    顾白问,“第二次还是在有防备的情况下?”

    王守义含泪点头。

    “啧啧,这可难办了。”顾白谢客,“这诱饵你们还是另选旁人吧。”

    “别呀。”

    谢长安收回目光,“来之前,我觉得我就可以,但现在,我觉得只有你才行。”

    他指着顾白,“你这脸,这身子,这细皮嫩肉,天生就是当诱饵的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斗战仙穹〕〔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最后一曲倾国倾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盖世战神之萧破天〕〔重生八零养娃日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