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十殿战尊凌天〕〔战龙临门〕〔我有百万技能点〕〔我的未来是大帝〕〔我在漫威扮演DC英〕〔重生之大俗人〕〔生存游戏:随机SS〕〔张伟在爱情公寓里〕〔农门婆婆要修仙〕〔花都怪盗团〕〔乔梁叶心仪最新章〕〔穿越成妃〕〔无敌战王〕〔此情惟你独钟〕〔诡异分解指南〕〔戚卿苒燕北溟〕〔战神归来杨辰秦惜〕〔杨辰秦惜不败战神〕〔萌宝驾到:爹地投〕〔杨辰和秦惜为主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三十章 举目见日,不见长安
    “信我!”

    谢长安盯着顾白。https://

    “你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器宇轩昂,风度翩翩,意气风发,才貌双全…”

    谢长安卡壳了,推王守义一把,让他接着说。

    “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美艳无双…”

    “停,停。”顾白打断他,“这些全是形容美女的。”

    “意思就那么个意思。真的,你不当诱饵,简直暴殄天物,牛嚼牡丹,焚琴煮鹤,天理难容…”

    “打住!”顾白打断谢长安。

    他问谢长安,“你这成语,谁教你的,西樵书院先生就这水平?”

    谢长安摆手,“与西樵书院先生无关,我上课全睡觉了。”

    “真的。”他点头,“上课睡觉,那滋味,真的舒服。”

    入睡快,有人陪,醒来就有人玩。

    “青楼之外,书院堪称最好的睡觉场所。”谢长安向顾白传授经验。

    “话题扯远了。”王守义提醒他们。

    “哦,对。”谢长安一拍额头,“老顾,你必须得去呀。”

    顾白重新提笔抄书,“凭什么?”

    “凭咱们是兄弟。老王这仇,不能不报。”谢长安说的冠冕堂皇。

    “不去!”

    “给你银子。”

    “不去!”

    www.pnxyw.

    “一百两。”

    “那妖怪在那儿?”顾白放下笔,“作为兄弟,为老王赴汤蹈火,两肋插刀,在所不辞。”

    王守义握住顾白的手,“老顾,还是你仗义。”

    “仗义个屁,他跟银子仗义。”谢长安打走他的手。

    顾白倒不是贪银子。

    实乃被那些债主逼的不行了,这一百两银子正好可以解他的燃眉之急。

    见顾白答应,王守义和谢长安松一口气。

    他们约定好时间后,谢长安起身去骚扰白小白去了。

    “老王。”顾白问他,认不认识什么贼。

    “当然认识,怎么了?”王守义好奇地问。

    “那什么,我想请贼去偷个东西。”顾白说。

    王守义指着自己,“大哥,我是个捕www.ivsmt.头,你也太明目张胆了。”

    “那我就不帮你报被奸污两次的仇了。”

    “别。”王守义语气一软,“老顾,我是认识贼,但贼不认识我呀。”

    贼见到他全是逃的,更不用说请贼帮忙了。

    “牢房里倒是有几个蟊贼。”王守义说。

    顾白拒绝了,“能被你抓住的贼,本领想必高不到那儿去。”

    “你说这话,可就伤兄弟心了。”

    王守义表示需要安慰,把顾白余下的半壶酒,全喝了下去。

    那边,谢长安在拨弄着自己长发,“你好,我叫长安,谢长安。”

    白小白抬头看他一眼,又低下头,“白小白。”

    “这名字…”谢长安搜肠刮肚后说:“真白。”

    白小白不理他。

    谢长安并不气馁,他笑着说,“看你读书这么认真,那我考考你。”

    不等白小白回话,他就自顾自的说起来:“我名字里的长安有个典故,你可知道?”

    白小白无可奈何的合上书,摇了摇头。

    “举目见日,不见长安,我的名字出自这儿。”

    他又问白小白,“你这知这话何意?”

    白小白摇头。

    谢长安唇角微微上扬,白小白对他已经有好奇心了,而好奇心正是成功的一半。

    “意识是说,任何人见到我,首先想到的是与我共度春宵,而不是问我的名字,你呢?”

    啪!

    一本书打在谢长安脸上。

    “登徒子!”

    白小白走到门口,提着红色油纸伞气冲冲的走了。

    无论晴天还是雨天,白小白都提着这把油纸伞。

    “我怎么就流氓了,姑娘,这已经是很委婉的说法了。”谢长安在后面喊。

    cheeyangkor.白小白头也不回。

    “我怀疑你在书院上课时根本不是在睡觉。”顾白说。

    “那是什么?”谢长安疑惑。

    “睡觉得带脑子,你估计把屁股带去了。”

    ……

    翌日。

    在收到一百两银子,并且谢长安保证安全后,顾白决定出卖色相。

    勾子戴着兜帽,遮住面庞,跟在他身边,俩人行走在城南外的大道上。

    “啧啧,想不到公子出卖一次色相,居然能挣到一百两银子。”

    勾子现在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建议,“公子,要不你别靠才华吃饭了,我觉得还是靠脸吃饭比较好。”

    “呵呵。”顾白回她。

    于他而言,不是靠不靠脸的问题,而是他不靠才华吃饭,他就要死。

    这些天,顾白一直在想一个问题。

    年掌柜可以向两位娘子借寿,不知道他不可不可以找人借命。

    他要的命也不多,转给他一天两天就成,他可以出银子。

    当然,这也只是想想。

    顾白暂时还没有去借命的打算。

    不过,对于许多贫苦的百姓而言,用一百两银子换他们一年的命,他们想必肯换。

    毕竟,对他们而言,辛苦三四年所得,都不一顶抵得上这一百两银子。

    “你也可以靠脸吃饭。”顾白叮嘱勾子,“记住了,待会儿见机不对,立刻把面纱掀起来。”

    这是顾白避免自己中招昏迷,晚节不保的杀手锏。

    顾白就不信了,这妖鬼见到勾子的模样,她还会有兴致。

    勾子点头,“记住了,三十两银子是我的。”

    “放心吧,少不了你的。”

    顾白答应的很干脆。

    至于给不给,鬼知道,反正他是主子,可以为所欲为。

    至于谢长安,王守义他们,领着镇妖司、捕快乔装打扮成路人与商队,远远跟在后面。

    一旦有什么不对,他们将一拥而上,保证顾白不会被妖鬼占便宜。

    只是他们千算万算,算错了顾白的杀伤力。

    他从南城门一直走到大道的尽头,一路上占尽了风头与目光。

    起初,只是一些女子对他指指点点,后来有人上前搭话。

    再后来,她们就三五成群,或在顾白身前,或在顾白身后,悄悄地看他。

    在顾白一颦一笑时,发出惊叫声。

    顾白被她们震的脑仁疼。

    这还罢了,最让顾白受不了的是,一些男人也凑在这些姑娘堆里,对顾白暗送秋波。

    也不知道他们是惦记那些姑娘,还是惦记顾白。

    总而言之,一路走下来,妖鬼没见到一个,倒是见到一群花痴。

    谢长安无可奈何。

    他让顾白先缓缓,去不远处村店喝口酒,解解渴,等这些姑娘散去后再做诱饵。

    “这些女子太花痴了,一点儿也不知道矜持。”谢长安酸溜溜的。

    以前,他谢长安至少与英俊沾点儿边。

    现在,他觉得自己与英俊无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盖世战神之萧破天〕〔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