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城战〕〔一戟平三国〕〔闪婚强爱:老公,〕〔穿成男二的白月光〕〔至尊神医〕〔家有悍妻怎么破〕〔杨辰秦惜〕〔超级王者〕〔无敌神婿〕〔苏年〕〔花痴医妃权倾天下〕〔苏年戚卿苒〕〔杨辰秦惜全本〕〔盛世红妆倾天下〕〔陈天阳苏沐雨的〕〔杨辰秦惜〕〔主神挂了〕〔陛下因何造反〕〔鬼神竟是我自己〕〔修仙也要讲科学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三十二章 书生意气
    “这庄园的家主我认识。https://”

    见顾白打量这座庄园,谢长安说:“他与我是同窗,而且是患难同窗。”

    顾白回头,疑惑地看着他,“患难同窗?我只听说过患难兄弟。”

    “我们俩在书院考核中,他修为第二,我修为第一…”

    空气中沉默。

    谢长安抬头,见顾白和勾子古怪的看他。

    他翻了个白眼,“倒数的。”

    顾白和勾子恍然。

     caoshijie.; 儒道修行,修的是书生意气,若不通文墨,学识和学问不够深,根本不能修行。

    谢长安成语都能用错,学问可想而知。

    “至于为什么不是患难兄弟。”

    谢长安冷笑,“这小子太有上进心,一直想脱离我们的队伍,力争上游。”

    因此,算不得兄弟,只能算是同窗。

    “别人有上进心也错了?”顾白鄙视谢长安,“你可真是个学渣。”

    谢长安不知道学渣是何意,想来不是什么好词。

    “若不能患难与共,谈什么兄弟?”

    对谢长安来说,书院考核倒数第一,那就是灾难,回去要挨县令板子的。

      “不过,这厮天赋实在不怎么样。”

    “虽然他很用功,每天闻鸡起舞,起早贪黑夜读书,修为还是提不上去。”

    “到头来,他还是我的患难同窗。”

    谢长安的语气中,充满幸灾乐祸,同时还有一点庆幸。

    顾白觉得这个学渣是没救了。

    “你怕什么。”顾白问他,“纵然这厮升上去了,还会有人降下来。”

    他拍谢长安的肩膀,“只要你不努力,你的位子没人抢了去。”

    “去,你有没有一点梦想。”

    谢长安把他的手拍走,“只要他还是倒二,我就有超越的机会。”

    若这位同窗也上进了,那他无论怎么努力,也只能是倒一。

    顾白愕然,他想不到谢长安打的是这主意。

    “学渣的世界,我果然不懂。”顾白摇头。

    沿着庄园边缘向西行。

    不到百步,出现一条小河,从庄园流出来。

    王守义留了捕快在此地等候他们,余下的人沿河往南追了。

    顾白他们于是折向南。

    小河两岸栽满柳树,柳枝落在河面上,在河面上荡漾起一圈又一圈的波纹。

    河面上游荡着鸭、鹅,一副田园风光。

    只是奇怪的是,在小河两旁,全是荒草连天的荒野,不曾开辟成良田。

    又走一段距离,他们看见王守义等人站在不远处。

    他们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议论什么。

    “人抓到了?”

    谢长安喜出望外,三步并作两步追过去。

    王守义他们不说话,只是让开一条道,让谢长安走进去。

    “呕。”

    不等顾白走上去,谢长安又捂着嘴巴跑出来,扶着一棵树大吐特吐。

    “你看见什么了?”顾白疑惑,“勾子难道没让你习惯?”

    “去你…”

    勾子话说半截,想到这话是顾白说的,她及时住了口。

    “算你聪明。”顾白得意。

    自从有青楼收这人间妖孽后,勾子再也不敢肆无忌惮的顶嘴了。

    顾白走到前面,在见到镇妖师所守的东西后,也不由地捂住口鼻,皱起眉头。

    在河堤下面,有一淤泥坑,坑本来用泥土、茅草藏着,现在被捕快们挖开了。

    坑内最上层,成品字形摆着一堆头颅。

    有的腐烂露出了白骨,有的布满蛆虫,有的大,有的小,但都看不清本来面目。

    这些头颅张开的嘴巴,黝黑的眼洞,狰狞的面庞,伴着熏天臭气,无不让人觉得恐怖,想吐。

    追踪而来的捕快与镇妖师,他们纵然见惯了尸首,陡然见到这么多,也是忍不住皱眉头。

    “瓜婆呢?”

    顾白把头扭到一旁,望着四周。

    小河在此处变宽,化作一方长满早杂草的池塘。

    周围还是一片旷野,不见良田。

    自然也见不到半个人影,视野也极为开阔,的确是一为非作歹的好地方。

    “跑到这儿就消失了。”王守义说。

    他们追到这儿后,瓜婆突然消失了。

    镇妖师们认为,瓜婆不会凭空消失,她一定是藏到了附近,因此开始四处搜索。

    也因为这搜索,他们找到了这尸坑。

    “一定,一定是那瓜婆把人杀了。”谢长安吐习惯了,边吐边说。

    王守义点头,“而且是先奸后杀。”

    镇妖师们也这样认为。

    “还是先把尸体清点一下吧。”顾白建议。

    他觉得,这瓜婆若吃人的话,谢长安早在这里面了。

    “对,清点下尸体。”王守义指挥捕快们下去,忍着不适,把尸体一一搬出来。

    头颅下面是压瓷实的尸骨。

    奇怪的是,这些骨头很零碎,全部被利刃砍断,或者敲断了。

    顾白接过来一根,把淤泥除掉,仔细打量一番,奇道:“这些骨头是煮过的。”

    “煮过的?”王守义他们大惊。

    顾白点头。

    煮过的骨头会变硬,而且容易断。

    王守义他们取过来一根看。

    这些骨头上的肉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了,但还可以看出,是有煮过的痕迹。

    “另外,你们可以看,这些骨头大都被利刃,可能是斧子,也可能是刀,剁成这样子的。”

    顾白把玩着一截大腿骨,一一指给镇妖师们看。

    “为什么剁成这个样子?”吐干净的谢长安问。

    同时,他十分敬佩的看顾白,“你不怕?”

    “老顾都敢和勾子一起睡,别的还有什么可怕的?”王守义替顾白回答。

    众人恍然的点头。

    “不是。”勾子很气,“睡这个字用的这么暧昧,你们为什么不想歪一点儿?”

    谢长安:“你在和尚眼里,红粉骷髅都算不上,遑论在老顾眼里了。”

    “说回正题。”顾白把白骨丢回尸坑,“你们不觉得,剁成这么长是为了方便啃?”

    众人恍然,还真是。

    他们平时啃个排骨,也是这么长。

    “所以,你也认为凶手是那瓜婆?”谢长安对瓜婆念念不忘。

    顾白摇头,“不知道。”

    他觉得,“现在当务之急是查清楚这些死者的身份。”

    他们身份明白了,或许就知道凶手是谁了。

    “也对。”谢长安点头。

    他指挥王守义等捕快,让他们去附近的村庄查一查,看看有没有人失踪。

    镇妖师们则留在原地,查看周围有无妖怪、鬼怪活跃的痕迹。

    至于顾白他们,远离尸坑,坐在柳树下,河堤上。

    “公子,抄书。”

    谢长安刚坐下,见勾子把身后一直背着的书箱放下,取出笔墨纸砚与席子。

    &xiaomaierp.nbsp; 把书箱盖上后,顾白席地而坐,勾子把书箱放他面前。

    谢长安目瞪口呆,“不是吧,这会功夫你也不闲着?”

    “时间就是生命,浪费不得。”

    顾白叹息一声,提笔写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斗战仙穹〕〔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最后一曲倾国倾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盖世战神之萧破天〕〔重生八零养娃日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