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十殿战尊凌天〕〔战龙临门〕〔我有百万技能点〕〔我的未来是大帝〕〔我在漫威扮演DC英〕〔重生之大俗人〕〔生存游戏:随机SS〕〔张伟在爱情公寓里〕〔农门婆婆要修仙〕〔花都怪盗团〕〔乔梁叶心仪最新章〕〔穿越成妃〕〔无敌战王〕〔此情惟你独钟〕〔诡异分解指南〕〔戚卿苒燕北溟〕〔战神归来杨辰秦惜〕〔杨辰秦惜不败战神〕〔萌宝驾到:爹地投〕〔杨辰和秦惜为主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三十四章 牡丹亭
    见顾白下笔如有神,谢长安探头过来看。https://

    “你这是抄书?”他不解,只有一沓纸,无书,抄什么书?

    写书还差不多。

    顾白指了指自己脑袋,“抄多了,都已经记在脑子里了。”

    谢长安恍然。

    当初在山寺抄书时,顾白就已经把光明经、法华经等经书烂熟于胸了。

    “你记那么多书作甚,废脑子。”

    谢长安摇了摇头,很为顾白惋惜。

    “有那点时间,多记些姑娘的生辰八字,所住所爱多好。”

    只有如此,才能讨得姑娘欢心。

    顾白摇了摇头,“你知道在书院,你为什么一直是倒数吗?”

    “不知道。”

    “因为你经常顶着个屁股出门,把脑子塞茅房了。”顾白一点儿也不客气。

    “嘁。”

    谢长安嗤之以鼻。

    “真当本公子记性差呢?我那是懒得记,不屑地记。你换成姑娘,我什么不记得?”

    “北关门外蔡家,一共仨姑娘,大的腿长,小的腿短,二姑娘是个麻子脸;六尺巷许家大姑娘,沟子贼大;南门李寡妇,刚嫁给第五任丈夫;横河桥老王家,刚生一闺女,体重七斤六两…”

    谢长安躺在席子上,伸出手,把城内姑娘娓娓道来,如数家珍。

    勾子和顾白目瞪口呆。

    “死了四任丈夫的寡妇,刚生下来的姑娘你都惦记?你也太畜生了。”顾白忍不住说。

    “你畜生,你才畜生呢。”

    谢长安不乐意了。

    “你懂什么,唯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他得意,“我谢某人,纵横情场这么多年,引无数女子折腰,靠的是什么,就是…”

    “你爹是县令。”勾子无情指出。

    “咳咳。”谢长安并不否认,“当然,也有这方面原因,主要还是我不打无准备之仗。”

    他让顾白向他学着点儿。

    “你确定?”顾白挑眉,“就我这样貌,学你?”

    谢长安不说话了。

    “我们公子若找姑娘,那勾一勾手,整个余杭城的姑娘都得疯。”勾子帮腔。

    谢长安仰头长叹,“既生谢,何生顾啊。”

    顾白不理他。

    他回头继续抄书。

    毛笔在纸上划过,留下一行字:天下女子有情,宁有如杜丽娘者乎……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www.85gke.

    顾白没说假话。

    他的确在抄书,也的确把书yungtan.记到了脑子里,但此番抄书,并非这个世界的书。

    作为一名书商,一名书佣,无书可抄时怎么办?

    &nbfvemperor.sp;  顾白的答案时抄上个世界的书,首选的正是顾白前世研究的东西——戏曲杂剧的剧本。

    因为喜爱,也因为钻研,这些东西早刻到顾白脑子里了,所以抄写时信手拈来。

    当然,在署名上,顾白还是相当有节操的。

    他深知一部作品来之不易,是创作者的呕心沥血之作。

    他只是一个抄书者,不能蹬鼻子上脸摇身一变成为创作者。

    再者说,万一又碰见蛇妖这种二愣子呢,所以,保险起见,前世谁的作品,顾白就署谁的名。

    至于所得的银子,顾白只能道一声对不住了,毕竟他想给,创作者也要不到。

    他这次抄写的是大名鼎鼎的《牡丹亭》。

    当然,他不是逐字逐句的抄,而是在抄写的过程中,把不符合这个世界的改掉。

    至于戏本中的一些典故,顾白就不准备改了。

    这些典故,这个世界的人或许不懂,但并不影响对故事的。

    或许可以作为彩蛋,让这个世界的人去猜。

    至于故事,杜丽娘与书生刘梦海梦中相爱、交欢,人鬼相恋,还魂,起死回生等等。

    顾白觉得,相较于前世,故事更适合发生在这个世界。

    顾白思量着这些,沉浸在抄书中,在抄写到唱词时,忍不住唱出来。

    勾子和谢长安没听出顾白唱的什么,因为顾白唱的太难听了,就像咬牙时的咯吱咯吱响,让人听了想打他。

    “停,停。”

    谢长安让顾白打住,“老顾,你若要我的命,尽管取,不用这么折磨我。”

    “嘁,不懂享受。”

    顾白不理他,继续抄书。

    谢长安幸灾乐祸,向一旁磨墨的勾子说:“上天果然公平,给了你们公子这么好的皮囊,把他的嗓子拿走了。”

    勾子翻个白眼,“说的你不想换似的。”

    谢长安笑不出来。

    这主仆俩太狠了,俊的让他说不出话,丑的居然也让他无话可说。

    谢长安索性不说话了,把顾白往旁边挤了挤,自己占据大半个席子睡起来。

    在太阳偏向行时,王守义他们终于回来。

    “公子,附近只有一个村庄。”王守义用帽子扇着风。

    “只有一个村庄?”

    顾白望着面前的大片荒地,不应该只有一个村庄才对。

    衣冠南渡后,大量百姓南逃,江南一时间聚集了许多百姓,很少见有土地被荒置。

    “哦。”

    王守义指着面前这条河,“这条河从庄园出来,所以冼家认为水也是自己的。”

    若用此水灌溉土地,必须向冼家缴纳水费。

    “那水费高的吓人,所以在这儿有地的村民,也不耕种了,任由它荒着。”

    王守义当捕头还是很敬业的,他把这个打听明白了。

    “这也太霸道了。”勾子说。

    “这些世家豪门不都这样?”顾白见怪不怪了。

    他看着勾子,“你忘记你的名字怎么来的了?”

    谢长安不知道,“怎么来得?”他把头探过来,好奇地问。

    “不许说!”勾子急忙拦住顾白。

    顾白对自己的小奴还是很好的,他及时住了口,让谢长安自己猜去。

    “失踪的人是村子里的?”顾白问。

    王守义摇了摇头,“不是村子里的,村子里最近只丢了两个孩子。”

    顾白回头问整理尸骨的镇妖师,“尸坑里有几个孩子?”

    一位镇妖师伸出四根手指,接着又弯下去一根,“三个孩子尸骨,还有一个不知道是不是。”

    那具尸骨太小了,有点儿像猫的尸骨。

    顾白点头。

    他向谢长安建议,“要不,咱们去你的同窗庄园看看?”

    谢长安一愣,“找那叛徒,为什么?”

    “这么多尸骨,若是凶手从远处运过来的,估计早被人发现了。”

    这个时代的村子闭塞,有个陌生人经常路过,很难不被人发现。

    顾白觉得,凶手是附近的人更靠谱。

    既然村子里没少人,那么,这些尸骨的主人,十有八九是庄园里的。

    谢长安点头,“有道理,那咱们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最后一曲倾国倾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