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昊郑漫儿〕〔李欣雨莫海〕〔莫海谢雨桐〕〔谢雨桐莫海〕〔莫海〕〔仙尊归来莫海〕〔重生仙尊归来莫海〕〔重生仙帝归来莫海〕〔剑仙在此〕〔首富娘子:夫君要〕〔秦暮晚墨景修〕〔替身本分〕〔入赘为婿陈江〕〔21948〕〔陈江萧若岚〕〔从斗罗开始抽奖女〕〔21948陈江萧若岚〕〔入赘为婿〕〔秦浩林冰婉〕〔顶级弃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三十八章 陌上人如玉
    “自那以后,庄园里隔三差五就会有人失踪。”

    失踪后,冼鱼带人寻找,必然会在庄园某处的大锅中找到他们的尸首。

    冼鱼尝试请过和尚、道士前来捉鬼驱邪。

    结果鬼没被抓住,道士、和尚全成了冼娘子盘中餐。

    一时间,庄园成了附近村子百姓口中的鬼园。

    园子里下到仆人,上到冼鱼的叔叔长辈,全都人心惶惶。

    所有人都怕下一个被吃的人就是自己。

    “其实,我今天请诸位到园中作客,一是庆祝我迈入八品,还有就是我准备把这庄园卖掉,领着族人离开这是非之地,去会稽郡安家,顺便求学。”

    冼鱼轻笑。

    “我本来还准备卖个好价钱的,现在看来是瞒不住了。”

    “原来如此。”书生们恍然。

    等一阵风刮过,大白天的忽然有点儿冷时,他们才后知后觉的缩着脖子望四周。

    深怕那冼家娘子冒出来。

    “谢弟。”冼鱼问谢长安,“现在你们还有什么疑问?”

    谢长安瞥顾白。

    他想不到什么想问的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觉着这事儿透着股邪性。

    当然,这事儿本来就挺邪性的。

    顾白沉吟片刻,问冼鱼,“村子里失踪了两个孩子,也在那口锅里?”

    冼鱼摇头,“这我不清楚。”

    他自然不会去清点那些尸骨。

    “那庄园里有没有孩子失踪?”顾白又问。

    冼鱼扭头,问下身旁仆人后点头,“有一个。”

    顾白点头。

    他又问,“我很好奇,在发生这些事后,你为什么不报官?反而选择卖园,远走他乡。”

    无论捉拿稳婆,还是把庄园闹鬼上报镇妖司,都可以得到官府的帮助。

    “那稳婆已经逃了,我也没有证据指明其有罪。”

    至于上报镇妖司。

    他已经迈入了八品,七品也指日可待,余杭这座小城容不下他了。

    所以他把闹鬼的消息瞒下来,准备把庄园出手,到时候直接离开。

    自然,他也不会上报镇妖司。

    顾白还要问,冼鱼心中不快,“你一书佣,既无官职,也不是捕快,凭什么过问我?”

    “好奇而已。”

    顾白一笑,不再问话。

    王守义作为捕快,同镇妖司的人,他们遇到这事儿,自然不能不过问。

    他们问明了稳婆的住处,又询问冼鱼一些问题,这才罢了。

    到这时,落日在西,夜幕将临,宴会…

    “来,咱们继续饮酒,不醉不归。”冼鱼邀请众人。

    “那什么,我忽然想起来,我家娘子在chnmovie.等我,再不回去,她要偷人了。”

    一位公子站起身,向冼鱼拱手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说着他有娘子似的。

    接着,另一位公子站起来,“那什么,他家娘子,可能,那什么,你懂的。”

    他也匆匆去了。

    又有一位公子站起来,“他去找别家娘子了,那他家娘子…哈,你懂的。”

    很快,书生陆陆续续离席,一句“你懂的”后,拱手扬长而去。

    顾白在一旁目瞪口呆。

    他问旁边的谢长安,“你们学渣说谎都不会?”

    “胡说,我撒谎就很厉害。”

    谢长安不服气,向冼鱼拱手:“他们娘子在家等我,我就不在这儿看你笑话了。”

    李浮游忙跟着拱手:“我们俩一伙的。”

    他们转过身,领着众人往外走。

    “哎,谢弟,你不领人捉拿凶手了?”冼鱼在后面喊。

    谢长安不理他,头也不回。

    出了庄园,有李浮游在身旁,谢长安不好提瓜婆。

    正好天也晚了,于是众人坐着牛车打道回府。

    在经过村店时,顾白还让勾子去买了一坛酒,切了几斤牛肉。

    伴着车外斜阳,农田,闲适的坐着,一口酒,一口肉,格外惬意。

    谢长安羡慕。

    他忍不住抢过酒坛子饮一口,用手捏起一块牛肉吃起来。

    接着,李浮游也伸出他的罪恶之手。

    “嚯,这牛肉可真有嚼头。”李浮游说。

    他十分佩moloocare.服顾白,“这么难吃的老牛肉,你居然也吃着津津有味儿。”

    顾白饮一口酒,“饮酒,嚼肉,陌上花开,君子如玉,把这些和风一起嚼,不就有味儿了?”

    谢长安点头。

    “在理,慢悠悠走在路上,嘴里啃点儿东西,再幸福不过了。”

    勾子:“听听,这就是读书和不读书的区别。”

    “差了吧?我是读书的。”谢长安纠正他。

    “哦,这就是在用脑子抄书和用屁股读书的区别。”勾子改正。

    “嘿。”谢长安看着勾子,“你这小奴,也太会贬低人了,怪不得你丑呢。”

    “丑也架不住有人想把勾子带回去暖床啊。”

    顾白维护自家小奴。

    “谁?”

    李浮游嚼着肉问。

    “我们公子呗。”王守义倍儿骄傲的说。

    “呃…”

    惊讶的李浮游,把难嚼的牛肉一下子扯断了,“老谢,你什么时候品位这么独特了?”

    谢长安瞪王守义一眼,没好气的说:“我眼瞎了。”

    李浮游看着勾子,“就算真是个瞎子,也不会看上勾子吧?”

    显然,谢长安眼瞎的消息,不被外人所知。

    也是,毕竟县令要脸。

    谢长安也要脸,所以他略过这茬,问顾白,“老顾,你说冼鱼刚才所说,是不是真的?”

    “勉强合理,听起来是真的,但细究起来,还有许多谜团和站不住脚的地方。”

    王守义把李浮游拉到后面,“老顾,你细说说。”

    顾白嚼着牛肉,“稳婆就有问题。”

    稳婆与冼鱼或他娘子什么仇什么怨,居然对冼鱼娘子痛下杀手,而且是一尸两命。

    那冼鱼也奇怪,居然不报官,虽有他自己的理由,但那理由也太站不住脚了。

    另外,冼鱼宁愿卖庄园,也不肯报官请官府擒妖,这点也很奇怪。

    “对。”王守义点头。

    好在冼鱼道出了稳婆住址,冼鱼娘子也有迹可循,他们可以查。

    “还有一点挺古怪的。”

    李浮游嚼着牛肉,“老冼他娘子去世也就一个月吧?我没记得他伤心啊。”

    倒是他步入八品以后,那迫不及待想让所有人知道的高兴样子,让李浮游记忆犹新。

    “所以说,最古怪的不是旁人,就是冼鱼这厮。”谢长安也加入进来。

    &nb“同为倒数,我还不知道他的斤两?我不在的一个月,他居然连跨两品,一定有问题。”

    他略一沉吟就下了结论,“肯定走了什么歪门邪道。”

    他怀疑冼鱼的娘子和肚子里的孩子,就是被冼鱼害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盖世战神之萧破天〕〔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最后一曲倾国倾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