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在上:夜少,〕〔墨景修秦暮晚〕〔叶无道〕〔半生苦情别君梦〕〔冥王的寻妻之路〕〔昭魂令〕〔妖女哪里逃〕〔叶昊郑漫儿绝世赘〕〔超级废婿韩三千〕〔首辅家的小悍妻〕〔众神世界〕〔杨风战神归来〕〔云安安北辰逸〕〔她在陆爷心头纵了〕〔风华于晋〕〔乔梁叶心仪〕〔仙界第一卧底〕〔荣耀战神〕〔我的师长冯天魁〕〔我自镜中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三十九章 神之左手
    “怎么说?”

    王守义看谢长安。

    “招来什么妖鬼的指点他,最后把他妻儿折进去了呗。”

    谢长安十分笃定。

    反正他不认为,冼鱼可以凭借自己,在短短一个多月之内迈入八品之境。

    “去!你那是赤裸裸的而嫉妒。”

    李浮游把他推开,坐在顾白身边,方便嚼牛肉。

    回到城内,天已经晚了,李浮游请客,算上勾子五个人,去八仙楼用了一顿饭。

    八仙楼的名气不比快活楼,也不如快活楼快活,但菜还不错。

    有李浮游这大财主在,顾白、勾子和谢长安放开了点,白肉、乳炊羊、入炉羊、盘兔、炒兔、石肚羹、炒蛤蜊、西京笋等等,全是勾子平日里只闻其名,不曾吃过的大菜。

    这一顿,勾子气吞山河,震住了所有人,差点没把桌子也啃下去。

    顾白觉得,勾子若在前世,或许还有用武之地——当吃播。

    只是不知道那些观众看到勾子的尊荣,还能不能觉得美食诱人。

    “看你那点出息,没吃过东西似的。”在回去的路上,顾白鄙视勾子。

    因为勾子吃的肚圆,走起路来几乎是在www.dnsah.挪。

    一小二外出送食,在大街上已经来回两三趟了,勾子还没走出这条街。

    等他们回到家,顾白走路几xdjava.乎快睡着了。

    翌日。

    因为昨天被荒废了,所以顾白起了个大早。

    他趁着勾子在睡觉,大早上吃了顿好的——在街上摊子上买了一份合羹。

    合羹是肉面,差不多肉和面各半,吃起来倍儿爽。

    吃了一嘴油后,顾白回到书屋,坐在席子上抄书。

    “老顾。”

    谢长安走进来,王守义跟在他身后,“有线索了。”

    顾白抬头,“什么线索?”

    “稳婆的线索!”王守义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她住的地方里离你这儿不远。”

    顾白望下窗户外面的天空,日头未出,时辰尚早,勾子未起www.518shoping.。

    “行啊,老王,办案够积极的。”顾白称赞。

    “什么积极,我把他拉起来的。”谢长安表示自己才是勤劳的那位。

    顾白:“在看同窗热闹这事儿上,你果然是积极的。”

    谢长安:……

    “不带你这样看人下菜碟的。”

    更不用说,谢长安也不是为了看冼鱼的热闹,他只是凑巧碰上了。

    县令每天要起早,他对谢长安要求高,所以谢长安也不得不每天早起,陪老爷子修炼。

    “今天一大早,刚用罢早饭,县衙门外的鼓就敲起来。”

    很快,衙役来报,说有人来报案,说他们家邻居,一个稳婆上吊自杀了。

    县太爷问案发之地,谢长安在旁一听,“哎,这不是杀害冼鱼娘子的稳婆所在的那条街么?”

    死者又正好是稳婆。

    “我觉得没那么巧,所以把老王拉起来,准备去看看。”

    正好,他们路过书屋,所以进来找顾白了。

    “老顾,走,看看去,指不定还能为我们出个主意。”王守义邀请他。

    “对,虽然有我在已经绰绰有余了,但智慧又不嫌多。”谢长安也说。

    在山寺的时候,谢长安就与顾白合得来,所以也希望顾白与他同行,一路上也可以聊天解个闷。

    若是遇见中意的姑娘,顾白这模样,也是一绝佳帮手。

    早上散下步也不错。

    于是向楼上勾子招呼一声,顾白同谢长安他们出去了。

    “话说,老白,你这左手怎么回事?”谢长安昨天就好奇了。

    起初以为是顾白手有恙,刚才看他抄书,似乎又完好无损。

    “这白布?”顾白抬起左手,“这是一道封印。”

    “封印?”

    “嗯,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这左手是神之左手,出手必杀,不止是敌人,我自己它也杀。”

    消耗寿命,等同于谋杀。

    谢长安和王守义停下脚步,古怪的看着他。

    “老顾,你是不是把脑子放家里,把屁股带回来了?”王守义问他。

    谢长安:“这话我怎么听过?”

    “去,我这是真话。”顾白一本正经。

    只是俩人都不当真,反而才猜起了顾白缠手的原因。

    “老顾不近女色,把左手缠起来,可能是为了保护好自己的夫人。”

    能说出这话的,自不用说,当然是谢长安。

    “也可能是有残疾,太丑,或者是小鸡爪,所以不敢示人。”王守义就正经许多。

    他们猜半晌,让顾白公布真确答案。

    “我刚才就是实话呀。”顾白很无奈。

    说话间,他们到了稳婆所在。

    衙役们已经在等着了。

    见他们过来,一衙役走过来,把他们询问的告诉王守义。

    王守义:“难怪冼鱼找不到这稳婆,原来她藏到了邻居家。”

    一个街头,一个巷尾,百步之遥,这冼鱼就是没查到。

    “足见他就没放在心上。”顾白说。

    若是他,为了寻找仇人,肯定把稳婆的家还有这条街死死地盯住。

    自然也就有可能发现这稳婆踪迹了。

    他们进到这户人家。

    一老妇人正坐在院子的台阶上哭泣。

    她与稳婆是老姐妹。

    一个月前,稳婆来找她,想找个地方藏身,老妇人就把这屋子赁给她了。

    老妇人本就一个人,有稳婆在,倒也有个伴。

    老人觉少,常常晨光熹微时起床。

    但今天早上,稳婆迟迟不见出门。

    老妇人奇怪,于是扒在门缝上往屋子里看,见到了房梁挂着的尸体。

    “当时门被里面关上了,她去街上找人,把门撞开的。”王守义说。

    稳婆的尸体还挂在她藏身的房间,人已死去多时,身上有了瘢痕。

    这间屋子很小,只有一扇容不下人进出的小窗。

    王守义觉得,凭这一点,已经可以判定稳婆是自杀。

    “不见得。”

    顾白没有在查看尸体,而是绕着门前前后后的看。

    这间屋子以前是杂物间,后来住人,虽然被打扫了一番,但有些地方还有灰尘。

    譬如左扇门门轴下。

    为了支撑门扇,在门下槛两端有门枕,也就是墩台,墩台上凿有小眼用以放置门轴。

    有了这个,门就可以旋转自如了。

    这扇门是被中间撞开的,但顾白发现,左扇门墩台上有门摩擦过的痕迹。

    唯有把整扇门从小眼上拔出来,才能留下这样的痕迹。

    “这扇门近期又被卸下来过吗?”顾白问正在哭泣的老妇人。

    老妇人摇了摇头。

    她一个人居住,轻易不拆门。

    顾白点头,回头望着俩人,“现在知道答案了吧?”

    谢长安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盖世战神之萧破天〕〔总裁的翻译官夫人〕〔重生八零养娃日常〕〔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