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十殿战尊凌天〕〔战龙临门〕〔我有百万技能点〕〔我的未来是大帝〕〔我在漫威扮演DC英〕〔重生之大俗人〕〔生存游戏:随机SS〕〔张伟在爱情公寓里〕〔农门婆婆要修仙〕〔花都怪盗团〕〔乔梁叶心仪最新章〕〔穿越成妃〕〔无敌战王〕〔此情惟你独钟〕〔诡异分解指南〕〔戚卿苒燕北溟〕〔战神归来杨辰秦惜〕〔杨辰秦惜不败战神〕〔萌宝驾到:爹地投〕〔杨辰和秦惜为主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四十章 湖心亭上
    既然有人故意伪造密室,那么稳婆十有八九是自杀。

    &ngdzqrl.bsp;   余下的十之一二,是稳婆在自杀前,把门扇卸了下来。

    显然,对于王守义之外的正常人,就是稳婆,在自杀前估计也不会多此一举。

    自杀不需要力气,自然不用热身。

    “若是他杀,这死的时机未免也太巧合了。”谢长安意有所指。

    顾白点头,“那位冼公子,的确有嫌疑。”

    他们昨天刚在庄园问了冼鱼,昨天夜里稳婆就死了。

    而稳婆是解答冼鱼娘子一案中诸多谜团的关键人物,现在稳婆一死,什么都查不到了。

    所以,谢长安怀疑冼鱼在情理之中。

    但问题在于,稳婆若对冼鱼有威胁,冼鱼为什么不早点杀死稳婆。

    “咱们昨天若不去追瓜婆,不碰见这事儿,是不是他就会一直不杀稳婆?”顾白问。

    稳婆杀死了冼鱼娘子,冼鱼居然任由她活到现在?

    谢长安也觉着不可思议,猜不明白。

    “嘶”,他拍下额头,“我在书院三年,都没现在用脑多。”

    “哦!”王守义这时恍然大悟。

    “所以说…”他看着顾白和谢长安,“是咱们害死了稳婆?”

    顾白长叹,向尸体走去。

    谢长安无奈,“这智商,老天瞎了眼,居然让你当捕头。”

    王守义提醒他:“那什么,你爹让我当的。”

    “我…”

    谢长安无话可说,扭头跟向顾白。

    “这瓜怂,连自己爹都骂。”王守义摇了摇头,追了上去。

    稳婆依旧挂在房梁上,顾白绕着转了一圈。

    正好王守义追上来,顾白让他搬一把梯子过来。

    “搬梯子作甚?”王守义不解。

    “啰嗦什么,让你做你就做。”谢长安在旁边催促,“反正你脑子也不够用。”

    &wslsjxc.nbsp;  王守义:“你这话说的,小心我回去告诉县太爷,你说他眼瞎。”

    顾白一直把谢长安当朋友对待,从不因他是县太爷之子而恭敬。

    嘲讽的话,不经意间就流出来。

    王守义同他们在一起时间长了,可能受顾白影响,也可能知道谢长安不是小气之人。

    因此,在说话之间,王守义也不再那么拘谨,现在都敢威胁谢长安了。

    谢长安真怕他家老爷子。

    他谄媚的笑,“得,你是公子,我去。”

    “那不成。”王守义摆手,“我是捕头,这事儿得我做。”

    这样万一案子破了,王守义也能趁机邀功。

    “这你倒有自知之明。”谢长安吐槽。

    他找几个捕快,准备把尸体弄下来,被顾白拦住了。

    “先看一下房梁。”顾白说。

    稳婆若是死后挂上去的,那么在挂的过程中,因为人的重量,肯定会在房梁上留下痕迹。

    “那也能先挂上白绫,再把人挂上去。”谢长安表示他今天也是带脑子出门的。

    “若那样,尸体脖子上的勒痕会有体现。”

    这也是顾白不让他们先把尸体放下来的原因。

    王守义很快把梯子找过来,顾白爬到上面。

    老妇人年迈,打扫屋子自然不会打扫房梁,所以顾白轻易在梁上找到了摩擦留下的深痕。

    等把尸体放下来,再查看脖子上勒痕,若不仔细看,很容易当成自缢时的伤痕。

    “对方应该是站在高处,用白绫勒死稳婆后,也不解开,直接挂上去的。”

    王守义摸着下巴分析,一副高深莫测的样。

    “捕头英明。”一捕快在旁边竖起大拇指。

    “去,去,办案的时候不成,拍马屁的时候有你。”谢长安把这捕快赶走。

    放着公子在这儿不夸,居然夸一捕头,太没眼力见了。

    “干什么,这是小六,我为县衙培养的下一代。”王守义还挺护短。

    “拍马屁的下一代?”

    “拍马屁有时候有助于办案。”

    王守义表示,他的许多案子,就是在被拍的神清气爽,飘飘然的的情况下破获的。

    “造孽呀,这得多少冤假错www.zgaipiren.案。”谢长安痛惜。

    顾白站起身,“行了,别在这儿贫了,咱们去稳婆家转转吧。”

    现在还不知道稳婆是不是在这间屋子里被杀的。

    但看屋子里的布置,只有睡觉的被褥,稳婆显然是临时借住在这儿。

    在稳婆的家里,或许有更多的线索。

    “我正有此意。”王守义点头,在前面领路。

    他们很快来到稳婆家。

    把门打开后,顾白见院子很干净,不像是长时间不住人的。

    顾白他们在院子转悠,捕快们进去搜。

    小六子很快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头儿,快来看。”他从正方钻出来,向王守义招呼。

    顾白他们跟过去,见正方的左侧还有一低矮的小门,从小门钻出去后,光线陡然消失。

    这是斗大的黑屋。

    在黑屋中央,有一座小祭坛,祭坛高出地面差不多半个身子。

    在祭坛上,摆着香案,香烛,还有一牌位,牌位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幅画。

    此时,小六子已经把香案上的香烛点燃了。

    “站在上面勒人,同吊死角度差不多。”

    王守义先上祭坛,让小六上去,他们比划一下。

    顾白也登上祭坛,借着灯光,在瞥一眼墙上的画后,顾白登皱起眉头。

    这画太诡异了。

    画作的画技很低劣,几乎用无规则的线条,加上不规则的留白构成。但出奇的,这些无规则的线条与留白,居然把画的内容画明白了,以至于这幅画透着一种神秘、而又违和的规则感。

    至于画的内容,乃是一座湖心亭。

    一位翩翩公子站在湖心亭上,倒背着手,眺望着画外人。

    说是翩翩,但又有一股子的邪性。

    古怪而又不规则的线条,让这位公子身子扭曲着,缥缈着。

    在他身后甚至出现一线团黑晕,貌似一团扭曲的怪物。

    这个扭曲的怪物让顾白无法形容,

    他觉得,只有疯子才能画出这怪物。

    此时,在摇曳的烛光下,怪物几乎要若活过来。

    整幅画透着一种神秘、诡异与恐怖,还有这一种违背人心的扭曲。

    以至于顾白刚看一会儿,心中就有一种失去理智,快要发疯的燥乱。

    这样说起来,这幅画与磨牙,指甲刮黑板有异曲同工之妙。

    顾白急忙把目光抽出来,回头见谢长安望着这幅画,脸上阴晴不定,居然透出一股邪性。

    “哎。”顾白急忙拍醒他,“走火入魔了?”

    谢长安身子咯噔一下,瞬间被惊醒。

    “我去,这画太邪门了。”

    谢长安擦一擦额头的冷汗,“让人觉得恶心,不想看,却又忍不住看。”

    “是挺邪门的。”

    顾白若不是两世为人,意志坚定,估计也要陷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盖世战神之萧破天〕〔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