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城战〕〔一戟平三国〕〔闪婚强爱:老公,〕〔穿成男二的白月光〕〔至尊神医〕〔家有悍妻怎么破〕〔杨辰秦惜〕〔超级王者〕〔无敌神婿〕〔苏年〕〔花痴医妃权倾天下〕〔苏年戚卿苒〕〔杨辰秦惜全本〕〔盛世红妆倾天下〕〔陈天阳苏沐雨的〕〔杨辰秦惜〕〔主神挂了〕〔陛下因何造反〕〔鬼神竟是我自己〕〔修仙也要讲科学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四十一章 水仙又见水仙
    他又看向王守义和小六。

    这俩人压根没看画,对他们而言,这画乱七八糟的,压根没看的价值。

    见俩人看他,王守义莫名其妙。

    “不就一副破画,你俩至于一脸心有余悸?”

    他在祭坛下翻箱倒柜,搜查着东西,“我画的都比这画好,这稳婆居然还供着。”

    顾白和谢长安对视一眼。

    “当真是无知者无畏呀。”谢长安感慨。

    “只要你继续上课睡觉,你迟早也可以。”

    顾白拍谢长安肩膀鼓励下,上前一步,把墙上的画取下来,卷上,以免谢长安继续看。

    这幅画的确有一种诡异的吸引力。

    就像刚结痂的伤口,纵然知道疼,也让人情不自禁的想去揭开。

    & “我就纳闷了。”谢长安很奇怪,“我是书院书生,你就一抄书的,怎么看起来你比我还有学问?”

    顾白一笑,“这有什么纳闷的,我抄书时又不睡觉。”

    “不是这个。”谢长安摆手。

    他上前一步,“当年教你习字的先生是谁?我觉得他挺有学问的。”

    识字与有学问、有见识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譬如一些典故,一些词语,一些典籍,若不经先生点拨,纵然认识字,也不知其何意。

    现在不入书院,而认字的人,大多如此。

    顾白则不然。

    他在聊天时,不止会引经据典,有时见解中还有许多新意,让人耳目一新。

    谢长安觉得,顾白若进书院读书,估计不会是他的患难同窗。

    对于谢长安的问题,顾白迟迟没有回答,呆呆地望着前方。

    “你怎么了,傻了?”谢长安拍他一下,“画不都取下来了,你怎么也入魔了?”

    顾白摇头,指着香案上的牌位,“你看这个。”

    谢长安走过去,探过头,见神牌上写着两个字:“水仙”。

    “水仙?”谢长安惊讶,“这居然是神的牌位。”

    这么邪门的布置,居然供奉着一水仙,真是邪门他娘给邪门开门,邪门到老王家了。

    “水仙?”王守义走过来,“怎么在哪儿都能碰见他。”

    “怎么,你听说过他,这是哪路神仙?”

    谢长安回头问。

    王守义摇头,“我可不认识,只是法海的案子与这水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把法海与水仙勾结,水仙或许是蛇妖,俩人可能同性相爱的猜测,一股脑的告诉谢长安。

    顺便,他把李浮游被水仙殿的水鬼勾引着跳水,被顾白救起来的事儿也说了。

    “《白蛇传》那本书,就是法海写的。”王守义笃定。

    “你可真有想象力。”谢长安叹为观止。

    “什么想象力,这是推理,顺理成章的好不好。”王守义有不同意见。

    “推理个屁,法海那秃子能写出《白蛇传》?我看是老顾写的都比你的推测靠谱。”

    谢长安脱口而出。

    “咳咳。”顾白咳嗽一声,打断他们。

    他指着香案下面,还有在香案左右沿着墙壁一字摆开的酒坛,“把这些东西检查一下。”

    他再不打断他们,估计谢长安就要破案了。

    “好嘞,我来。”

    小六子一直在旁边候着,闻言招呼几个捕快去把坛子搬出来。

    小六子先搬出一坛,坛子挺大,挺沉,广口,里面有水声,外面用酒封封住了。

    小六子就近放下酒坛,用刀一挑,把酒封挑开。

    “嚯,好大酒味儿,挺冲的,这得是烧刀子吧?”小六子说着探头往里面看。

    江南的酒柔,一般很少有这么霸气侧漏的酒。

    “嗯,是烧刀子。”王守义挺了挺鼻子,嗅到了。

    他踏上祭坛,刚准备弄上两口尝尝,小六子大叫一声,后退一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怎么了?”王守义瞬间提刀在手。

    “孩,孩,孩…”

    小六子哆哆嗦嗦,吓的www.touchedyou.脸色苍白,话都不利索了。

    “还什么?”王守义催问,同时小心翼翼的向酒坛走去。

    “孩子!”小六子口吃半天,终于说出来。

    “孩子?”王守义疑惑,酒坛里怎么会有孩子。

    他走上前,把香案上的烛台取下来,照住酒坛。

    一眼望去,饶是有小六子的提醒,王守义还是头皮发麻,脸色大变。

    “还,还,还真是孩子。”王守义硬着头皮,回头说。

    这些顾白、谢长安俩人也觉得不好了。

    烛光摇曳中,只觉小黑屋的黑暗向他们逼过来,准备把他们吞噬。

    “这,这,这地35talk.方太邪门了。”谢长安咽口唾沫。

    “快,把所有的酒坛子搬到外面去。”顾白招呼。

    外面有太阳光,至少可以驱散下邪气与阴气。

    在王守义的带领下,捕快们硬着头皮上,把酒坛一个又一个的搬到院子里。

    王守义又以身作则,领着小六子把酒坛一个又一个打开。

    顾白强忍着不适上前查看。

    无一例外,所有酒坛子里全泡着孩子。

    他们全部是刚出生的孩子,有的身上还挂着脐带。

    “大爷,那稳婆就那么死了,也太便宜她了。”

    谢长安看了一眼就不忍心看了。

    顾白也皱眉,不过,他还是让王守义派人把酒坛子里的孩子取出来。

    “让他们入土为安吧。”顾白叹息。

    王守义作为捕快,见多了尸体,本以为已经免疫了,但今天心中又有了恐怖。

    不过,作为一名捕快,他硬着头皮也得干下去。

    况且,顾白说的对,的确得让他们入土为安。

    捕快们很快找来了裹尸布,在地上铺开,王守义和小六子合作,一一摆在布上。

    其他的捕快离得挺远的。

    顾白靠近,仔细地查看每一具小尸体。

    这些尸体中,有的是畸形儿,有的是早产儿,一看就知道活不了。

    但大部分孩子,看起来一切正常。

    顾白收回目光,长出一口气,“这些尸体里面,至少有一半不是被害死的。”

    “稳婆在接生时,若碰见死胎,畸形胎,或明显活不了的胎儿,家主自己不忍心,会把他们交给稳婆处理。”顾白抄书时间长,在只言片语间看到过一些记载。

    但还有一类他没说:若生了女胎,一些人家不想要,也会交给稳婆处置。

    “但大多数稳婆的做法是让他们入土为安。”

    顾白望着那些酒坛,“所以,你说的不错,让稳婆这么死了,太便宜他她了。”

    王守义忙完了。

    他站起身,回头问顾白,“她会不会在接生过程中,故意杀死孩子?”

    顾白一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斗战仙穹〕〔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最后一曲倾国倾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盖世战神之萧破天〕〔重生八零养娃日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