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十殿战尊凌天〕〔战龙临门〕〔我有百万技能点〕〔我的未来是大帝〕〔我在漫威扮演DC英〕〔重生之大俗人〕〔生存游戏:随机SS〕〔张伟在爱情公寓里〕〔农门婆婆要修仙〕〔花都怪盗团〕〔乔梁叶心仪最新章〕〔穿越成妃〕〔无敌战王〕〔此情惟你独钟〕〔诡异分解指南〕〔戚卿苒燕北溟〕〔战神归来杨辰秦惜〕〔杨辰秦惜不败战神〕〔萌宝驾到:爹地投〕〔杨辰和秦惜为主角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四十四章 一道残阳铺水中
    . ,最快更新有妖气书屋最新章节!

    “吁,还好赶上了。”

    王守义见到他们一行人,松一口气。

    “你赶什么?”谢长安奇怪。

    “赶吃饭…不,赶案子。”王守义及时改口。

    他一本正经的说:“案子有了进展,我来找你们分析分析。”

    王守义伸手请众人向前,“咱们边走边谈。”

    日向西移,晚霞漫天,从城西的天空,一路铺陈到城东。

    沿街的店铺,被斜阳染的微红,凉风一吹,让夏日的傍晚降下温,街道繁华起来。

    各色摊子摆起来。

    赵大头的杂辣羹,小喜的烤白果,瞎老娘的水饮摊子。

    沿街叫卖声也络绎不绝,提个木架卖油饼、糖饼、辣饼小厮,卖各种杂物的货郎。

    整个因夏日而沉寂的小镇,因他们呼喊而活过来。

    顾白他们在瞎老娘的水饮摊子上买了漉梨浆、卤梅水、甘草水。

    当然,是李浮游付的账。

    夏日的午后,饮上这么一口甜水,只觉浑身舒畅。

    街一旁是小河,同样热闹。

    小船挤满整个河道。

    一直到出了这条北街,折向东行,河面才一下子宽起来。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喧闹半江红。

    在路上,一面饮水,王守义一面说着自己今天打探到的线索。

    因他忙了一天,口渴的很,一杯下肚后,他把目光盯向几个人手里的水。

    众人视而不见,美滋滋的喝着。

    王守义看着他们手里的甜水,咽口唾沫继续说。

    “稳婆有一个女儿,十年前大旱又大涝时,迫于生计,稳婆把她卖到了快活楼。”

    在快活楼养了几年后,稳婆之女出落成一位才女,擅长茶艺书画,略懂琴棋戏词。

    “传言她与快活楼现在头牌孟小溪是好友,茶艺书画还在孟小溪之上,只是姿色差不少。”

    她运气倒不差。

    在梳拢当天遇见了冼鱼,被冼鱼看上,出银子替她赎身,进入冼家庄园当了妾。

    后来,她就很少出现在余杭城了。

    “再后来,差不多在一年前,邻居听稳婆提起过,说她闺女死了。”

    至于怎么死的,邻居们不知道,但肯定不是得病死的。

    “我怀疑稳婆杀死冼家娘子,与她闺女的死有关系,十有八九是争风吃醋惹出来的。”

    世家豪族的后院里,姬妾成群,类似这腌臜事常见的很。

    李浮游对此颇有认同。

    “你说说,本是同根生,不对,同根用,相煎何太急呢。”李浮游摇头。

    他不知道从哪儿弄出一把扇子,风度翩翩的摇了摇。

    “嘁。”勾子不屑。

    “把你关在深门大院了,整天围着一女人转,你也得疯。”

    勾子觉得,让她们疯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些大猪蹄子。

    “哎,哎,这打击面有点广啊。”顾白提醒她。

    “哦,对。”勾子点头,“公子,你是别人啃不到的大猪蹄子。”

    “嘿,你这小奴…”

    顾白表示,你又不是女人,为什么帮女人说话。

    “路见不平一声吼哇。”

    勾子正义凛然,面对自家公子也不怯。

    王守义向她竖起大拇指,“现在像你这样有正义还丑的,不多了。”

    “你大爷!”

    勾子向他竖起中指。

    世人对她恶意频频,而她只以中指相对。

    她活着,就是对这贼老天,最大的嘲讽。

    几个人不理中二的勾子。

    王守义继续道:“这次去快活楼,我们顺便可以找孟小溪,了解下稳婆闺女具体怎么死的。”

    勾子赶上来,“老王,你还真是赶案子,我还以为你是去蹭饭呢。”

    “去,我是那样的人?”

    王守义翻个白眼,“我老王,一辈子以案子为重,以守护正义为己任。”

    “行了行了。”顾白打断他,“县令不在这儿,别在这儿大义凛然了。”

    “县令公子在呀。”李浮游说。

    “得了吧,我这县令之子,比老王在县令面前还不受待见。”谢长安无奈。

    王守义跟着点头。

    他可不敢让谢长安帮他在县令面前美言,因为谢长安的话,县令都是反着听。

    说回快活楼,王守义拜托李浮游。

    “李公子,我们几个里面,去快活楼最多的就是你,烦请你向孟小溪引荐一下我们。”

    李浮游一脸为难。

    “孟小溪姑娘可不是用银子能请过来的。”

    作为余杭城内第一楼内的头牌,孟小溪可不是一般的清倌人。

    她以绝色而知名,以才艺而娱人,因此成为孟小溪的座上宾,必须得有才。

    若用银子能请过来,那无疑是自降身价。

    莫说孟小溪不肯了,纵然是快活楼背后的靠山,余杭世家许家也不会答应。

    现在,他们把孟小溪当祖宗一样供着,就等她名声在外后,被贵人看中。

    “咱们余杭城,最贵的贵人不就是老谢了?”

    勾子疑惑不解,“难道快活楼掌柜想把孟小溪嫁给县令大人?”

    “咳咳。”

    谢长安呛住了。

    李浮游也乐了,“莫说县令没这心思,纵然有,他也不敢呐。”

    “对,咱们余杭城,县令最大,但在县令家里,夫人最大。”

    王长安比划一下,“胳膊粗的棒子,直接就打到县令背上了,我亲眼所见。”

    勾子惊讶,“这么厉害?”

    “嗯呐。”

    李浮游点头,“县令夫人出身江南门阀陆家,修为不在县令之下。”

    勾子和顾白回头看谢长安,“你,难道是小妾生的?”

    “滚,你们才是小妾生的。”谢长安没好气的说,“我可是我娘手中的宝。”

    再者说,县令也得敢娶小妾才成啊。

    顾白摇头。

    他在谢长安身上,看不出丝毫豪门的东西。

    “也不尽然。”勾子觉得在好色这方面,谢长安还是深得豪门本色。

    “此言差矣。”李浮游不认同,“好色是男人的天性。”

    “我们家公子就不好色。”勾子反驳。

    “你们家公子本身就够色。”

    李浮游和谢长安一起羡慕嫉妒恨。

    嫉妒一番后,话题又回到孟小溪身上。

    “那孟小溪有了才名后,会送到郡以上名门望族世家子弟的床榻上。”

    李浮游听说再过几日,孟小溪就要去会稽郡了。

    等她在会稽郡扬名,离进入豪门也就不远了。

    待孟小溪取悦了那世家子弟,许家从一县名门望族,被抬举成一郡名门望族也是有可能的。

    勾子叹息,“进豪门又如何,还不是小妾。”

    再有才华,最后还不是成了笼中鸟,被人把玩。

    谢长安和李浮游惊讶的看着勾子。

    不得不说,在顾白熏陶下,勾子的思维有点异于常人。

    当然,勾子本来就挺异于常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盖世战神之萧破天〕〔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