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郑怀辰白锦瑟〕〔秦偃月东方璃〕〔东方璃秦偃月〕〔蚀骨缠绵:痴情阔〕〔秦偃月东方璃目录〕〔神医狂妃甜且娇秦〕〔冷王宠妻:神医狂〕〔冷王宠妻秦偃月东〕〔冷王宠妻神医狂妃〕〔十方武圣〕〔嘉平关纪事〕〔绝世护美兵王〕〔我的功法全靠捡〕〔我真是太阴险了〕〔好歹也是个皇帝〕〔陆爷的小祖宗又撩〕〔戏精老公今天作死〕〔墨肆年白锦瑟书名〕〔我不是神豪〕〔龙魂丹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四十七章 牡丹亭上三生路
    作为县令之子,谢长安虽然本领微末,但他在书院耀武扬威惯了。

    书生们撇了撇嘴,闭口不在言,不想得罪他。

    待他们安静后,谢长安扭头还想找范同商量,让他通融一下。

    “咳咳,那什么,要不我来写吧。”顾白站出来。

    他可不习惯被人围观。

    正在理论的李浮游惊讶地回头,“老顾,你会写诗?”

    “从别人处得来几首诗词。”顾白问范同,“有些还是只言片语,这可以吧?”

    范同想摇头,见谢长安和李浮游瞪他,忙停下,“得是不为人所知的。”

    他想着凑合一下。

    只要写出来的勉强是首诗,还不是耳熟能详的诗,他就让他们进去。

    这俩太岁,一个是真敢动土,一个是县令之子,他惹不起。

    顾白点头。

    这些www.zdhcp.诗词,的确不为今世人所知。

    顾白取过纸笔,在青衣小厮盘托的纸上奋笔疾书。

    李浮游靠过来,好奇地读着。

    “忙处抛人闲处住,百计思量,没个为欢处。白日消磨肠断句,世间只有情难诉。玉茗堂前朝复暮,红烛迎人,俊得江山助。但是相思莫相负,牡丹亭上三生路。”

    “这一首蝶恋花替老李写的。”

    顾白抬头,让小厮把纸张取走,再换一张。

    “梦短梦长俱是梦,年来年去是何年。”

    顾白再停笔,“这是老王的。”

    “人易老,事多妨,梦难长。一点深情,三分浅土,半壁斜阳。”

    “沉鱼落雁鸟惊喧,羞花闭月花愁颤。”

    顾白最后两个半句合写在一张纸上,“这是我们主仆俩的。”

    顾白停下笔,揉了揉手腕抬起头,惊见谢长安和李浮游目瞪口呆的看他。

    “你们怎么了?”顾白莫名其妙。

    难道这些诗词已经有了?不至于呀。

    《牡丹亭》的句子中,有许多对唐诗宋词的熔铸,但在这个世界,应该不会有吧?

    谢长安醒过神,“老顾,第一首词不错,送给我了,我写的那首给老李。”

    “凭什么,我的了。”

    李浮游把他拉走,自己靠近顾白。

    “老顾,可以呀,这首词…我即使读书少,也知道这是一首好词。”

    谢长安凑过来,给顾白肩膀一下。

    “行啊,老顾,深藏不露,以前以为你有见识,想不到你还挺有才。”

    顾白忙澄清,“这不是我做的。”

    “少来。”

    谢长安指着顾白身后,“我俩虽读书不多,但这些是什么人?西樵书院饱读诗书的书生。”

    这些书生此时或在惊讶,或在议论,或在品位顾白方才写下的诗词。

    倘若顾白的诗词不是出自自己之手,这些书生早认出来,指出来了。

    毕竟,不说后面的,单说前面一首词,说不上震古烁今,但绝不是籍籍无名。

    “他们都不曾读过这些诗词,你还说不是你自己写的?”

    谢长安一副你别骗我的神情。

    “老顾,咱们就别谦虚了,这又不是什么坏事儿,别说前面的词。后面的残句,他们也不一定写得出来。”李浮游十分自豪,仰着头故意说给那些书生听。

    在李浮游看来,残句更加证明这些诗词是顾白写的。

    顾白认真地纠正他们,“这些诗词真不是出自我手,而是出自一名为《牡丹亭》的戏本。”

    俩人一怔,“戏本,《牡丹亭》,我们怎么没听说过?”

    “哦。”谢长安恍然,“老顾,这本子是你自己写的?”

    顾白摆手。

    “不,不。这是我偶然收上来的一个本子。写这个本子的先生已经仙逝了,我近日正在抄这戏本子,不日将在书屋出售。”

    顾白说到此处,声音上扬,“这些诗词只是开胃小菜,里面还有许多诗词残句。纵然是戏词,写的也十分有韵味与意境,你们若有兴趣的话,欢迎到北街的书屋购买。”

    “我们知道你书屋在哪儿,你…”

    谢长安有话说,被李浮游拉住了。

    他压低声音:“老顾这是在给自己书屋招揽生意呢。”

    谢长安恍然。

    此时,有书生疑惑地问:“这些诗词,当真出自一戏本子?”

    顾白点头。

    “那写本子的先生是?”书生问。

    不说戏本,单说这几首诗词,就足以证明这位先生大才。

    “汤义仍。”

    诸位书生不知汤义仍是谁,但既然有名有姓,想来应该不是顾白作的。

    如此一想,他们心里平衡一些。

    若不然,这些诗词出自一不曾进入书院的乡野小子之手,会显的他们太无能。

    不过,这位汤义仍先生也怪。

    写得出这样的诗词残句,居然默默无名。

    难道是罪人,用的笔名?

    亦或者是隐士?

    众人疑惑不解,暗下决心,等有时间见了,去那书屋买上一本看看。

    顾白问范同,“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吧。”

    “可以,当然可以。”范同笑颜如花。

    不怪他心情好。

    前面的词,后面的残诗半句,皆是佳作。

    在青楼有一规矩,这首诗为谁写的,那谁就有编写成曲,传唱的权利。

    孟小溪不日将去会稽郡,正需要一些诗词编成曲,当作在会稽郡的敲门砖。

    他觉得前面那首词正合适。

    当然,这些诗词谁都可以传唱。

    但这也有先来后到。

    孟小溪若先写了曲唱出来,那后面的人除非特别出彩,不然只能被孟小溪的曲子盖过去。

    听的人多了,所有人都会认孟小溪的曲子。

    www.fvemperor.

    如此一来,名与望全有了。

    唯一让范同遗憾的是,这诗词不是顾白做的。

    若是他作的,还可以搞个为孟小溪而作的名头。

    如此一来,只要www.carwashippo.词传出去,孟小溪就可以扬名。

    当然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

    范同让几个侍女过来,领谢长安他们到楼上。

    “老顾,这汤义仍不是你自己胡诌的一个名字吧?”在上楼时,李浮游问。

    “就是,老顾,有才华就别藏着,这玩意儿和怀孕一样,藏不住。”谢长安也说。

    “滚蛋,这位先生是我十分敬佩的先生。”

    顾白指着自己,“再者说,我一没进书院,二无名师指点,我是能写出这等诗词的人?”

    “老顾你就是太谦虚。”

    谢长安与顾白呆的时间长,觉得顾白是个真有才。

    “朝闻道,夕可死矣,这么厉害的话都说的出来,写首诗词怎么了?”

    顾白一笑,“这话也不是我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白锦瑟墨肆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