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城战〕〔一戟平三国〕〔闪婚强爱:老公,〕〔穿成男二的白月光〕〔至尊神医〕〔家有悍妻怎么破〕〔杨辰秦惜〕〔超级王者〕〔无敌神婿〕〔苏年〕〔花痴医妃权倾天下〕〔苏年戚卿苒〕〔杨辰秦惜全本〕〔盛世红妆倾天下〕〔陈天阳苏沐雨的〕〔杨辰秦惜〕〔主神挂了〕〔陛下因何造反〕〔鬼神竟是我自己〕〔修仙也要讲科学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五十一章 我太英俊了
    . ,最快更新有妖气书屋最新章节!

    正在吃饭的顾白抬起头,十分无辜地眨下眼。

    他一直在用饭,招谁惹谁了?

    不过,他也习惯了。

    不被人妒着是丑才。

    楼内,片刻后,书生们叫起好来。

    当然,在他们口中,主要是曲儿好,唱曲儿的人更好。

    至于词,也就那样。

    谢长安听了不服气,要好一起好,凭什么别的都好,唯独词儿不好。

    “诸位都是西樵书院的同窗,可不能做违君子之道的事。”

    他得意洋洋,“你们摸着良心说,这词不好,盖不住全楼?”

    还是那句话,只要脸皮厚,什么牛皮都敢吹。

    谢长安不知道这残句好不好,但这不妨碍他继续夸大的吹。

    几个正直的书生点头,“词儿是挺不错的。”

    “与小溪姑娘出的题目也贴合。”

    以孟小溪自身为题,这词写了貌美如花,流年似水眷侣的寻找,虽然有撩拨之嫌,也不算错。

    “但它不是诗,也不是词呀。”冼鱼突兀的冒出来。

    “且不说这句子是不是谢公子写的,”

    冼鱼停顿一下,冷笑,“就说这句子,戏词而已,登不得大雅之堂。”

    书生们点头。

    诗言志,乃雅乐;词稍媚,多写男欢女爱、相思离别。

    这些文人墨客最喜欢,风雅至极。

    戏曲则不然。

    作为面向大众通俗一点儿的东西,戏曲在词儿上要白,而且出身低。

    后来被文人所接纳,也只不过是作为一消遣手段。

    唱戏的终究是戏子,登不得大雅之堂。

    孟小溪闻言,脸色一僵。

    她就是那戏子。

    一些书生还不知道戳中了孟小溪心中痛处,跟着冼鱼一起起哄,让谢长安做诗词出来。

    顾白放下酒杯,清了清嗓子。

    “这首戏词出自《牡丹亭》,在北街的书屋有售,先到先得,过期不候啊。”

    不管别的,他先把广告打了再说。

    谢长安脸色一僵。

    “老顾,不够意思哈,怎么说实话了,我还准备说是我自己作的呢。”

    他好不容易在作诗这方面耀武扬威,还没享受够呢。

    李浮游翻个白眼,“你得了吧,你觉得你能作出这戏词?”

    谢长安闻言,自己也笑了,“是哈,我老谢也不是这块料。”

    “就是了,你现在说你作的,等我《牡丹亭》本子一出,你不就露馅了?”顾白说。

    此时,楼外,书生们一致认定,这戏词不算诗词。

    更遑论还不是自己作的,而是抄自劳什子《牡丹亭》。

    “你们这不是糊弄小溪姑娘么。”冼鱼继续起哄。

    他让顾白他们必须作一首诗或词出来。

    这摆明了是在为难谢长安,想看谢长安他们笑话了。

    前面的句子全部抄自《牡丹亭》,更让他们有信心看谢长安的笑话。

    谢长安骑虎难下,只能看向顾白。

    “哎。”

    顾白怅叹。

    他放下碗筷,擦了擦嘴,“这诗会什么时候结束?”

    “差不多得三更。”

    “太晚了。”顾白摇头,“我祖母说了,过子夜而不睡,不是好孩子。”

    侍女还想上去端盘,再为顾白上菜,被顾白拒绝了。

    这侍女不错,端来的菜,盘子大,菜足,让顾白吃的很尽兴。

    奈何……

    “这饭吃不安生了。”顾白摇头。

    外面的人太聒噪。

    既然如此,就让冼鱼他们吃不安生,然后走人,回家睡觉吧。

    天色已经不早了。

    “诸位,我不揣着了。”

    顾白以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一股寂寞的气息扑面而来。

    侍女双眼顿时再也容不下其他,太英俊了。

    勾子离顾白远一点。

    某人又要装十三了。

    外面书生奇怪的看着谢长安所在的单间,不知道冒出来的这人是谁。

    “你们想看老谢笑话,殊不知,在我眼中,你们,包括老谢在内,全是笑话!”

    哗!

    外面乱起来。

    一些书生吵嚷着,让谢长安把珠帘挑起来。

    他们倒要看看,谁这么猖狂。

    谢长安望着顾白,“老顾,你怎么把我也饶进去了?”

    顾白拍下他的肩膀,“我这叫大公无私。”

    “我…”

    谢长安摆下手,“算了,我学问差是众人皆知,我也不揣着了。”

    李浮游点头。

    “这心态就对了。老顾现在是为你出气呢,这招叫伤敌一千,自损二百五,你就是那二百五。”

    李浮游说罢,不厚道的笑起来。

    顾白不理他们,继续朗声道:“今儿,我就让你们见识下什么才叫不朽的诗篇!”

    顾白让侍女准备笔墨纸砚。

    侍女刚要去,被顾白拦住了,“算了,让小溪姑娘来吧,这等诗词,必须佳人磨墨。”

    待侍女走后,谢长安和李浮游惊讶的看着顾白。

    “想不到啊老顾,狂也就罢了,想不到你小子狂中还有色,知道把小溪姑娘诓过来。”

    “就是,你这面目隐藏的真够深的。”

    李浮游差点以为顾白不食人间烟火了。

    “嘁。”

    顾白不屑。

    “你们当我是你们俩色胚?我让她来,是为了方便王守义问话。”

    谢长安一拍额头,“哦,对,老王还查案子呢。”

    王守义从饭菜中抬起头,双眼眨呀眨,他都忘记这茬了。

    外面,书生们还在谴责说大话的顾白。

    迫于身份,他们不敢出口成脏,但那文绉绉的话,含沙射影起来,普通人还真接不住。

    奈何,他们遇见的是顾白。

    “我太英俊了,让他们编排几句又何妨?”

    顾白听在耳朵里,不以为意,“不被编排的人,是绝对不够英俊的。”

    书生们正吵闹,见侍女走到孟小溪身边,附耳说话。

    孟小溪听到后,惊讶的抬头,望着正前方珠帘内的人。

    “小姐,怎么办?”

    末了,侍女问孟小溪。

    孟小溪沉默一下。

    旁边另一侍女提醒孟小溪,“小姐,那人狂悖,你别为他得罪这些公子。”

    但有那残句在前,孟小溪真想知道顾白要写的诗是什么。

    更不用说,侍女在她耳旁还嘀咕一句:“小姐,要死了,那公子太太太英俊了。”

    自己的侍女自己知道。

    她好奇让侍女用三个“太”字形容的公子,究竟有多英俊。

    权衡片刻后,英俊占据上风,孟小溪站起身。

    “诸位,不如由我帮大家看下,这位公子究竟有什么底气,敢说这么狂妄的话。”

    在侍女的带领下,她向顾白单间走去。

    “啊,这…”

    书生们凌乱了。

    撂些狂妄的话,就可以近距离接触孟小溪?

    早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我的首富外公〕〔第一战神杨风〕〔斗战仙穹〕〔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最后一曲倾国倾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盖世战神之萧破天〕〔重生八零养娃日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