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在上:夜少,〕〔墨景修秦暮晚〕〔叶无道〕〔半生苦情别君梦〕〔冥王的寻妻之路〕〔昭魂令〕〔妖女哪里逃〕〔叶昊郑漫儿绝世赘〕〔超级废婿韩三千〕〔首辅家的小悍妻〕〔众神世界〕〔杨风战神归来〕〔云安安北辰逸〕〔她在陆爷心头纵了〕〔风华于晋〕〔乔梁叶心仪〕〔仙界第一卧底〕〔荣耀战神〕〔我的师长冯天魁〕〔我自镜中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有妖气书屋 第五十二章 无言独上西楼
    在书生们注视下,孟小溪来到单间前。

    她挑起珠帘,瞥了一眼后,人呆立在原地。

    许久后,忙把珠帘放下。

    &nb“这就是你说的英俊?”孟小溪压低声音。

    侍女惊讶,难道不是?

    孟小溪白她一眼,着手整理衣衫与鬓角。

    这已经不能用英俊来形容了。

    她整理一番,得到侍女妥当的答案后,才又笑盈盈的挑起珠帘。

    “敢问公子,方才那句子是你写的?”孟小溪先问顾白。

    接着才向谢长安和李浮游点下头。

    谢长安不怪她。

    有顾白,还顾得上招呼他们,孟小溪已经足够有礼数了。

    但谢长安还有点儿不服气。

    “为什么不能是我写的?”谢长安问。

    孟小溪轻笑,“谢公子,真会开玩笑。”

    谢长安还有话说,被李浮游拉到一旁。

    “知道你学问不成,就别一直提醒别人了。”李浮游让他别打扰俩人说话。

    现在孟小溪眼里全是顾白。

    谢长安嫉妒的闭上嘴。

    “那残句不是我写的,出自《牡丹亭》,汤义仍先生所著。”

    顾白不忘再打个广告,“不日,在我的书屋有售。”

    孟小溪点头,“汤先生大才,句子很好,不过,字也很好,如其人。”

    “咯吱,咯吱。”谢长安咬牙。

    当初,他想登楼而不能。

    而顾白与孟小溪刚见面,她就变着法的夸顾白。

    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捏。

    众人回头看他。

    “那什么,他饿了,你们继续。”

    李浮游提起一鸡腿塞谢长安嘴里。

    作为一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李浮游乐于见到顾白与孟小溪有一段佳话。

    才子配佳人;美人配君子,俩人简直天作之合。

    然而,顾白一句话,让他的幻想破灭了。

    顾白一本正经的纠正孟小溪,“请你不要侮辱我。我的人远比我的字好看多了。”

    “呃。”

    孟小溪呆立在原地,错愕的看着顾白。

    李浮游则把鸡腿从谢长安嘴里拽出来,塞到自己嘴里。

    恩人呐,你这样会娶不上媳妇的。

    孟小溪回过神,轻笑,“公子说的对,你的字比你可差远了。”

    顾白点下头,“这就对了。”

    他挽起袖子,“把笔墨纸砚端上来。”

    孟小溪伸手从侍女手中接过,放在顾白身边,葱白的手捏起了砚。

    “哎,不用你。”

    顾白拦住她,“让勾子来。”

    “钩子?是谁?”孟小溪疑惑。

    她见多识广,知道这名字在蜀地大不雅,有屁股之意。

    接着,她心中一顿,想这位顾公子不会对钩子有什么爱好吧。

    勾子这时从顾白身后站出来,“我是勾子。”

    孟小溪被吓一跳,后退一步,面容失色。

    好在,她玲珑剔透,机智过人,很快恢复过来,“姑娘,长的还挺别致。”

    见勾子磨起了墨,孟小溪疑惑,“那我…”

    “哦,找你过来,其实是为了一个案子。”顾白回头招呼王守义,“老王?”

    王守义这会儿已经看呆了。

    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姑娘,天仙儿似的。

    尤其在与勾子比较后。

    “老王?”勾子在顾白示意下,把脸探到王守义面前。

    “妈呀!”

    王守义吓的一哆嗦,筷子掉到地上。

    从上天到地狱,这落差有点儿大,差点把王守义腰闪了。

    “让你问案子呢。”

    勾子翻个白眼,回到顾白旁边继续磨墨。

    “哦,对。”

    王守义忙站起来,局促的擦了擦手,“我,我,我就是…”

    他一时间激动的说不出话。

    “案子?”孟小溪疑惑。

    “关于一个稳婆闺女的,名字叫…”

    顾白在等勾子磨墨时,替王守义回答,只是这名字她不知道。

    “四儿。”王守义忙说,“她在甜水巷时只有这么一个小名。”

    至于到了快活楼用什么名字,他就不知道了。

    “她是你好朋友。”王守义提醒她。

    这是稳婆来快活楼看她女儿时,回去告诉邻居的。

    “四儿?”孟小溪一动,“你们问的是司司吧,被冼鱼赎身的司司。”

    “对,就是她。”王守义点头。

    “她怎么了?”孟小溪疑惑。

    顾白等人面面相觑,这话问的有意思。

    “她死了。”顾白说。

    “哦。”

    孟小溪应一声。

    她脸上的表情在顾白他们看来很奇怪。

    她不是悲伤,而像听到某个认识的人死去了,心生对生命易逝的慨叹。

    “你们不是好朋友?”顾白问她。

    “以前是,后来不是了。”孟小溪苦笑。

    她们就是水中浮萍,时聚gdhywyer.时散,一些朋友处着处着就丢了。

    “后来,后来是什么时候?”顾白也不再卖关子,“她差不多一年前就死了?”

    这下轮到孟小溪疑惑了,“一年前?”

    她摇头,“不会,我半年前,在街上还见过她。”

    虽然在司司赎身后,她们很少联系,但她们之间还有情谊。

    一直到半年前。

    在银坊前,孟小溪准备去打一簪子。

    下马车时,正好碰见从店里出来,手里把玩着一小银锁的司司。

    见到朋友,孟小溪很高兴,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向司司打招呼。

    让她始料未及的是,司司压根不认识她,说她认错人了,然后错身而过,上了马车走了。

    “我记得很清楚,就是在半年前开春时。”

    她抬头看着几个人,“你们为什么说她在一年前就死了。”

    他们给不了她答案。

    安静片刻后,王守义问,“你确定,当时她是司司?万一你真的认错了?”

    puerchas.  孟小溪摇头。

    “错不了,当时我的丫鬟也在场,她也认识司司。”

    孟小溪相信自己的眼睛,除非世上当真有一个身高,容貌与司司一样,且用相同香粉的人。

    “哦,对了。”

    孟小溪记起来,“当时她上的马车,也是冼家的。”

    世家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经常在马车上挂上自家的标识。

    冼家的标识是一条鱼。

    孟小溪清楚地记着,司司在进入马车,头也不回的放下车帘后,那鱼抖动的样子。

    所以她确定那就是司司。

    这也是她方才听闻司司死了,而不过分悲伤的原因。

    既然司司已经不认他,放弃了她们的友谊。

    那么孟小溪也就渐渐地不再把她放在心上。

    孟小溪半年前见过司司!

    这下轮到王守义他们疑惑了。

    “莫非,你见到的是鬼,所以她不认你?”王守义想出一个可能性。

    “当时司司已经死了?”孟小溪惊讶。

    王守义肯定的点头,“不错,她死了。。”

    “司司被冼鱼娘子害死后成了鬼,早忘记了生前事,所以不认识你了。”

    王守义双手一拍,“看来,我们现在得找到司司的鬼,这样就真相大白了。”

    “有道理。”谢长安点头。

    李浮游疑惑,“咱们为什么不直接问冼鱼?找司司鬼魂,多麻烦呀。”

    顾白懒得理他们。

    两个学渣配上一个识字半边的文盲,能把这案子梳理出来就有鬼了。

    勾子翻个白眼。“我说诸位,你们说的,司司死了,忘记了生前事。现在你们就算能找到她化为的鬼,要是能问出答案来,就见鬼了。”

    “不是。”勾子及时醒悟。

    她现在说话怎么也前言不搭后语了。

    此时,外面起了喧哗。

    盖因孟小溪进来的时间长了,外面的书生或嫉妒,或好奇,渐渐喧哗起来。

    “咳咳,着什么急,好诗好词从来不怕等待!”

    又放出狂言后,顾白提笔,在纸张上挥洒起来。

    孟小溪回过神,靠近顾白,看着他书写时眉宇间的变化,心怦然一动。

    糟了,那是喜欢的感觉。

    “听闻小溪姑娘不日将去会稽郡?这首词正好送给你,让你怀念家乡时,无病呻吟一下。”

    顾白边写边说。

    李浮游扶额,这一对在一起,他是看不到了。

    谢长安倒是很欣慰。

    看来上天还是公平的,在给了顾白好皮囊的同时,还给了他一个不通人情的脑袋。

    只是,在看到孟小溪的样子后,谢长安又嫉妒的牙痒痒——孟小溪压根没听见顾白说什么,她整个人正微笑着,仔仔细细的看着顾白,不放过任何部位。

    他的鼻梁,他的眉宇,他的额头,还有那诱人的嘴唇。

    孟小溪越看越喜欢。

    顾白很快停了笔。

    “我说在座的全是笑话,就一定全是笑话。”

    他把纸笺递给在孟小溪,“小溪姑娘,你给他们念念。”

    “哦。”

    孟小溪接过纸笺,恋恋不舍的看顾白一眼后才看手中纸,心不在焉的念起来。

    “相见欢,李煜。”

    孟小溪的侍女此时站在珠帘处,听孟小溪唱一句后,朗声向外面的侍女传递。

    外面的侍女离着不远,彼此间传递,这五个字很快在快活楼此起彼伏的响起来。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孟小溪停住了。

    在她眼前晃动的顾白的影子顷刻间被打破,化作一座西楼,月如钩。

    她抬起头,惊讶地看顾白。

    侍女把这两句传递出去后,也咂摸出味儿来。

    这两句词,很厉害啊。

    不止他们。

    方才还喧哗的书生们,此时听着这两句在楼里此起彼伏的传递,也安静下来。

    他们被惊吓到了。

    这两句就摄尽凄惋之神,一时间书生们既然找不到可以与之匹敌的诗词。

    孤独之甚、哀愁之甚,在短短几个字之间,体现的淋漓尽致。

    “绝句啊。”

    有书生忍不住赞叹。

    孟小溪停下来,侍女也停下来。

    一些书生听得震撼,正迫不及待的等下文,却迟迟不见有后续。

    “后面呢!”

    “快念啊。”

    “着急死了。”

    一些书生着急的催促。

    他们如同碰到了山珍,只闻其味儿,被馋的心痒难耐。

    孟小溪也迫不及待。

    她低下头,继续念。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孟小溪念完最后三个字,人已经傻了。

    她死死地抓住手掌纸笺,深怕它逃了,自己则沉浸在词的离愁之中。

    楼内也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一些书生沉浸在词中,还有一些书生是被震撼到了。

    他们万万想不到,口出狂言的顾白,居然作出这儿一首前无古人,后难有来者的词。

    这首词,莫说他们了,就是放到秦淮河畔的书院,也会把夫子的下巴惊掉的。

    与这词一比。

    书生们觉得顾白说的对,他们的确全都是笑话。

    “嘘嘘。”

    顾白向李浮游和谢长安打招呼。

    现在吃了吃了,喝也喝了,案子查了,孟小溪也见到了。

    他们现在需要回家睡觉了。

    谢长安俩人被顾白唤醒,

    顾白向孟小溪道别,孟小溪全部神思在纸笺上,漫不经心的点下头。

    “这诗词出自我书屋的一本诗集,诸位若喜欢,到时候记得去买啊。”

    顾白挑珠帘而出后,又为自己书屋打个广告。

    无人理他。

    所有书生还沉浸在那首词的震撼中。

    顾白不以为意,领着几个人下了楼,在书生们沉浸在词中时,径直离开了。

    祖母说过,过子夜而不睡,不是好孩子。

    许久后。

    “这词…”

    孟小溪抬起头,才惊讶的发现,顾白等人已经不在了。

    书生们也相继回过神。

    “好词啊。”

    “甘拜下风,与这词相比,我这的确算是笑话。”

    他们叹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功高盖世萧破天〕〔斗战仙穹〕〔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盖世战神之萧破天〕〔最后一曲倾国倾城〕〔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帝姬她又回来冠绝〕〔重生八零养娃日常〕〔总裁的翻译官夫人〕〔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
  sitemap